<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笔趣馆 > 阴间驸马爷 > 第877章 当场惨死的核心弟子

            第877章 当场惨死的核心弟子

                “师兄!您受伤了啊!要不要紧啊?”
              
                  在看到东方朔捂着流血的喉咙惊讶地瞪着我时,一个女弟子冲到他身边担心地问道。. .CO
              
                  “没事,这点小伤还死不了!咳咳……不过他一个被我毁了全身经脉的废?#35828;?#25954;伤了我们太真门的人,这件事情可不能就这么算了!既然他只是个扫地之人,就算彻底废了他,想必天院长也不会太在意的。”
              
                  东方朔阴狠地盯着我说道。
              
                  “师兄,您放心吧,锦茹这就砍断他的手和脚,让他彻底沦为废人,替您出气!然后把他吊在树上流尽最后一滴血而死。”
              
                  那个女弟子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说完之后,脸色铁青地站起来,向我走来。
              
                  我能看出这个女弟子是?#19981;?#19996;方朔的,所以为了她心爱的人的确会毫不犹豫地折磨死我。
              
                  门外其它几个?#25490;?#30340;弟子都饶?#34892;?#33268;地围了?#20384;矗?#26174;然是觉得有好戏看了。
              
                  在看向我的眼神里,也是有意外,有惊喜,也有同情。
              
                  意外的是我一个扫地之人居然还会剑术,惊喜的是我一个看上去病恹恹的废人竟然能一?#20804;?#32988;,赢了东方朔。
              
                  同情的是我毕竟?#35828;?#20102;太真门的弟子,接下来肯定是死定了。
              
                  那八个孩子见状后,纷?#30528;?#21040;我身前意图帮我阻止那个女弟子靠近我,还指着对方大声喊道:
              
                  “原来你们就是害得我们师傅经脉尽毁的坏人啊?”
              
                  “不许你伤害我们的师?#25285;?#20320;是个坏女人!”
              
                  “明明是你们先动手的,我师傅只是自保而已。”
              
                  “你们既然是修仙?#25490;?#30340;弟子,出手伤害手无寸铁的我师?#25285;?#36824;要不要脸啊?”
              
                  “就是啊,我师?#24403;?#26469;就已经被你们毁了经脉,你们还想咋样啊?”
              
                  “别以为我们天武学院好欺负啊!我们可是有五百弟子呢!你们若是敢伤害我师?#25285;?#25105;们跟你们没完!”
              
                  ……
              
                  “哼!你们天武学院就是个穷乡僻壤的没落武院罢了,就算有上千弟子又如何?在我们修仙?#25490;?#24351;子眼里,就是一群蝼蚁罢了。别说是你们这些三脚猫功夫的小屁孩了,就是你们长老在我们跟前屁也不是!我警告你们啊,若是不想给这个废人陪葬的,就赶紧闪开!”
              
                  那个女弟子不屑一?#35828;?#23041;胁道。
              
                  “孩子们,既然你们都叫我师傅了,那就听师傅的话,都?#35828;?#19968;边去,不必担心为师的。为师扫了几年地了,也该好?#27809;?#21160;一下筋骨,否则老虎不发威,难免被一些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小看了。孩子们,想不想看看为师如?#25105;徽兄?#26381;这个自以为是的?#25954;?#21449;吗?之后再让小金把她扔进池塘里?#39038;?#34503;好不好啊?”
              
                  我挺身而出,挡在孩子们跟前盯着那个女弟子争锋相对地说道。
              
                  “好啊!好啊!师?#25285;?#21315;万别手下留情啊!”
              
                  “师?#25285;?#35753;这个坏女人被池塘里的水蛇吃掉双眼!哼!”
              
                  “师?#25285;?#25226;那个废了您经脉的大坏蛋也扔进池塘喂鱼去!”
              
                  “耶!师傅要出手教训大坏蛋啦!”
              
                  “小金,快帮师傅咬这个坏女人!最好直接把她吹到池塘里去!”
              
                  ……
              
                  孩子们在我身后?#26388;?#22320;嚷嚷道。
              
                  “汪汪汪!呜哇哇!”
              
                  就连小金也跑到我跟前对着那个女弟子叫唤道,像是真的打算把那个女弟子吹到池塘里去,被我赶紧弯腰抱了起来制止了。
              
                  我这么做倒不是担心小金被那个女弟子伤着,而是不想暴露小金是神兽的秘密。
              
                  一旦小金当着这么多不同修仙?#25490;?#24351;子的面,把眼前这个不可一世的女弟子吹到池塘去,那小金是神兽的秘密就很快人尽皆知了。
              
                  到那时,我?#19981;?#25104;为大?#22812;?#27880;的风云人物,而我目前自保能力太差,更无法确保小金不被人伤害,或者被掳走,所以我需要的是蛰伏,等到时机成熟时,再?#24187;?#24778;人,才是明智的做法。
              
                  “哈哈!真是笑话!就这?#21019;?#28857;小破狗本小姐一脚都踩死了,还能有本事咬我?看来你们这天武学院的确是快倒闭了!连只像样点的看门狗都买不起啊!接下来本小姐数到三,不想死的都赶紧?#35828;?#19968;边去,别妨碍本小姐教训这个废人。否则惹怒了本小姐,灭了你们的天武学院也只是一句话的事!”
              
                  那个女弟子大笑着嗤之以鼻道。
              
                  “一……”
              
                  “二……”
              
                  说到后面再次绷着脸恶狠狠地数数威胁起来。
              
                  “真是?#20040;?#30340;口气啊!天武学?#26680;?#28982;非修仙?#25490;桑?#37027;也不是随便任人挑衅之地!哼!”
              
                  就在我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时,一个颇为不悦地苍?#20185;?#38899;从我身后传来。
              
                  那个女弟子也停止了数数,向我身后看去。
              
                  我也本能地转身一看,原来是天院长来了。
              
                  孩子们见天院长来了,都蜂拥而至,围着天院长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
              
                  “天爷爷,这个坏女人要砍断师傅的手和脚,然后把师傅挂在树上呢!”
              
                  “天爷爷,就是那个大坏蛋把我们师傅全身经脉废了的!”
              
                  “是啊,天爷爷,那个大坏蛋和这个坏女人是一伙的。说是来自于什么太真门的修仙弟子。”
              
                  “天爷爷,我们师傅不是废人,他的剑术可厉害了呢!师傅的一?#20804;频?#26415;就是何长老也做不到呢!”
              
                  “嗯,就是的,天爷爷,那个大坏蛋二话不说就用剑攻击我们师?#25285;?#32467;果师傅赤手空拳,一招就把他打伤了呢!”
              
                  “若不是师?#30634;?#20307;虚弱,手上没劲的话,那个大坏蛋早就死翘翘了呢!”
              
                  “天爷爷,?#38498;?#21035;让我们师?#30634;?#22320;了吧?#21683;?#20182;教我们剑术吧?好不好嘛?”
              
                  “天爷爷,赶紧把这个坏女人和那个大坏蛋赶出天武学院,我们不欢迎他们!”
              
                  ……
              
                  在听了孩子们的一番话后,天院长也是?#34892;?#24847;外地看向了我,显然也是明?#23383;?#21069;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是对于我这个原?#31454;?#23376;们眼中的废人,突然间被他们心甘情愿地认做师?#25285;?#24863;到极其不?#20260;家欏?br />  
                  尤其是看到我怀里抱着的小金时,还从他眼里闪过一?#31354;?#24778;。
              
                  我能明显感觉到一向眼里无视我的天院长头一回正视起我来。
              
                  在沉默了一会后,天院长看着孩子们笑咪咪地说道:“孩子们,天爷爷已经明?#33258;?#20040;回事了。你们放心吧,有天爷爷在,谁也休想在这里撒野的。至于你们刚刚认可的师傅嘛,能赤手空拳?#35828;?#37027;个你们眼中的大坏蛋,还能做到何长老做不到的一?#20804;频?#21073;术,那自然是没必要再扫地了。从即日起,苏长老就负责教你们剑术吧?这下你们满意了吧?呵呵。”
              
                  说完之后,又看着我若有深意地问道:“苏长老,以前是?#25103;?#21452;眼蒙尘,忽视你了,那?#38498;?#26412;学院的孩子剑术就交给你负责了,有问题吗?至于何长老年事已高,早就有隐退的意思,是?#25103;?#33510;于没有替代他的剑术长老,才强行挽留他的。所?#38405;?#19981;必顾虑何长老的感受,他?#23633;?#20320;还来不及呢。”
              
                  “既然天院长不嫌弃飞扬是个曾经的废人,也不怕飞扬得罪的人给天武学院带来麻烦的话,飞扬?#25954;?#23558;最好的剑术传授给孩子们。”
              
                  我不卑不亢地回答道。
              
                  “呵呵,苏长老放心便是。虽然天武学院早已不复当年排名前十的天武宗实力,沦落到一个小小的武院,那也不是随便一个阿猫阿狗的所谓?#25490;?#24351;子可?#38498;?#20316;非为的。?#25103;?#33267;始至终,都没有将那些没有实力?#26041;?#31070;域大世界排名前十的?#25490;桑?#30495;心放在眼里过。所?#38405;闃还?#23433;心教授孩子们剑术便可,其它的事情?#25103;?#33258;会妥善处理好的。”
              
                  “耶!天爷爷威武!天爷爷万岁!”
              
                  “耶!我们终于有最好的苏长老当师?#36947;玻 ?br />  
                  “?#38498;?#35841;敢再欺负我们苏长老,我们就跟她拼命!”
              
                  “就是,我们要跟苏长老学好剑术,把那些坏蛋都打到再也不敢做坏事为止!哼!”
              
                  ……
              
                  孩子们再次欢呼起来!
              
                  “你就是天院长?那个曾经挺辉煌的天武宗的掌门人?哼!你不过就是一个没落宗门的过气掌门罢了,好像还被?#26388;?#20102;丹田,才沦落至此的吧?你如今虽然全身经脉尚存,那也是半个废人嘛。就你这样也敢在我们堂堂修仙?#25490;?#22826;真门核心弟子的面前大言不惭吗?#21683;?#19981;是看你已经是个快入土的糟老头,懒得出手教?#30340;?#30340;话,明年的今天这帮孩子们就该给你坟头上香除草了呢!更何况本小姐可是当今舒妃娘娘的外甥女,又天资?#23244;保?#22914;此年轻就已经是核心弟子,有朝一日成为这天下至尊的存在也只是时间问题。你个老不死的若是惹恼了本小姐,只需一封信送到宫里,随便罗列天武学院一些意图谋反的罪状,就能让整个天武学院从此不?#21019;?#22312;!到时候你和这个所谓的废物苏长老会被本小姐敲碎全身骨头而亡!你信是不信?”
              
                  那个女弟子不屑一?#35828;?#25171;量了一下天院长,冷嘲?#30830;?#22320;说道。
              
                  “好一个太真门的核心弟子,好一个舒妃娘娘的外甥女,竟然是如此蛇蝎心肠的女子!你这种心性的女子也配修仙吗?#21683;?#26159;让你得道成仙了,必将是天下百姓的灾难。若是你这种人有朝一日问鼎天下至尊的话,绝对是人世间生灵涂炭的悲剧啊!看来?#25103;?#26377;必要替天行道,帮太真门清理门户了!”
              
                  天院长脸色一冷,一字一顿地说道。
              
                  说完之后,随手一指,一束幽蓝色火焰瞬间将那个女弟子全身包裹。
              
                  “啊!你敢杀我……你……啊!好痛啊……”
              
                  那个女弟子浑身?#25226;蹋?#24456;快就全身燃烧起来。
              
                  顿时,一连串最凄惨和不甘心的?#21543;?#21709;彻整个天武学院上空……
              猜你?#19981;叮?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