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笔趣馆 > 诸天归来 > 第十一章 传法古塔

            第十一章 传法古塔


              最终,经过祁云的一番演法,印证了后者果然参悟到了二十三种法术,并且已经初步掌握了其中一小部分。
              天赋惊人。
              而且,最关键的是——祁云参悟的法术中,居然有五种是新法!
              祁正族长、祁成周大长老,都是惊喜的几乎恨不得立刻坐下参悟!而这五种法术中,还有一种是关乎修炼的基本法,这将是对他们家族的“妖凤诀”的补充!
              这一法诀的价值,可就更加惊人了。
              哪怕是外姓的长老,也都人人脸上露出了喜色!
              他?#19988;?#38468;祁家多年,所修炼的大都也是“妖凤诀”,如果真的因为祁云的感悟,而使得家族的妖凤诀有所改进的话,那他们所有人都会受益。
              只有粟焚长老,脸上不由阴沉了几分。
              ……
              祁家祭祖顺利结束。当然,这是对祁家的其他人而言。对祁云来说,因为领悟了五种新法,所以需要去家族的“传法古塔”留刻下来,以便可以万年传?#23567;?br />  这是一种莫大的荣耀。
              至少祁长叔都很是羡慕,他虽然修炼到了先天境圆满境界,却也没有这样的殊荣。
              祁长叔狠狠一拍祁云的肩头,“好小子,去吧,一定要用心刻画!”
              传法古塔。
              祁云尚是第一次来到这里,这是一座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小塔,高只有六七丈,藏在了祁家后山的深处。若非祁正族长他们带领,还真不好找。不过位置虽偏,表面更是古朴无奇,但以祁云的眼光,却是轻易发现了藏在暗处的层层守卫。
              妖凤爪虽然是祁家无数年传承的根基,但毕竟无法让人?#31508;?#21442;悟,所以也就有了这“传法古塔”的存在。
              路上走着,祁正族长已经把传法古塔向祁云简单介绍了一番。
              简单来说,传法古塔,就是让家族的修士,把他们对于修炼的理解、参悟的法术所留下来,留给后人参悟、修习的地方。
              当然,能够在这里留下传承的,无一不是修为精深、或者在某一法术上造诣超群的人。
              所以,对于祁家人来说,能在这里刻画?#20185;?#25152;学,留给后人,着实荣耀非凡。
              ——祁云却?#19988;?#20026;参悟到了五种新法,旁人都不会,自然只有让他来留刻下传承来了。
              很快到了塔前,见到了古塔的看守长老。
              祁云偷眼打量看守长老,但见他明?#38405;?#23681;已长,浑身都透着一股腐朽的气息,满脸皱纹,神色之间疲色难掩。?#36335;?#24050;经走到了寿数的尽头,只是在勉强支撑着罢了。
              到了他这个年岁,早已经波澜不惊,万物不萦于心。纵然见到祁正、祁成周两人联袂而至,也是无动于衷。
              安坐那里。
              反倒是祁正族长对看守长老却很是恭敬,“长老,这是我族后辈祁云,今日祭祖时参悟祖传神物,参悟到了五种新法,所以带他来留下传?#23567;!?br />  “什么?”
              看守长老却是惊得一下抬起头,与先前?#39057;?#39118;轻的模样形?#19978;?#26126;对比。
              “参悟到了五种新法?”
              “是的,新法。”祁正族长恭敬地道。
              “他这个小子?”
              “是。”
              “十七窍修为?”
              “咳……”祁正族长也不由微微尴尬。
              看守长老依然满脸古怪,“我族已经沦落到这种程度了吗?连这种?#36824;?#36890;了十七窍的小子,也能赢得参加祭祖的资格?”
              祁云:?#21834;?br />  他那叫一个汗啊,居然被人给鄙视了。
              祁正族长也汗,连忙解释道:“长老,祁云修为虽然稍浅,但他,嗯,肉身力量强横,一手印法力大无穷,所以接连胜过了族内的多位天才弟子,赢得了参加祭祖的资格。”
              看守长老闻言,扭头打?#31185;?#20113;,忽的伸手,在祁云的肩头上一拨。
              祁云也瞬间意识到,看守长老是想试探他的修为,只不过后者出手太快,祁云体内气机莹然而动,已经自发运转,朝着看守长老手上反弹了过去。
              只是他这点儿修为,比看守长老差了多少?
              看守长老劲力巧妙的一转,祁云就已经收势不住,被带的歪倒向了一旁。
              不过祁云的白阳图解和太清八景图都是无上玄功,自然运转,所以祁云虽然一个趔趄,却在倒地前站起了身?#21360;?br />  “咦?”
              看守长老浑浊的双眼不由惊得光芒一闪,显然对祁云居然能?#24187;?#24378;地站住颇感意外。
              “好精纯的真气。”看守长老给出了评价,“跟我来吧。”
              他没有评价祁云的肉身力量,却评价了真气的修为。祁云目光一凝,表面不动声色,果然不能小觑了这些老妖怪啊,一个个见识过人,修为深厚。
              不过这也无妨,只能说明他根基扎实罢了。
              说着,看守长老转身去开启塔门。
              祁正族长连忙上前,“长老,我来吧。”看守长老笑道:“无妨,我这把骨头虽然老了,但也不至于连开启传法古塔都做不到的。”
              祁正族长连忙道:“长老?#30340;?#37324;话?我族如今多亏了有你的坐镇。”
              “老了。”
              说话间,看守长老已经开启了古塔,引着祁正、祁成周以及祁?#39057;?#20154;进入了古塔。
              古塔是由一种特殊的石料雕铸而成,与看守的长老一样,都带着一种沧桑味道。只是,古塔的陈?#26705;?#21364;为它分外增添了历史的感觉。这是传承多年的遗刻,是一代代祁家的先祖的智慧、大道、法术的凝聚。
              走在期间,?#36335;?#33021;够看到一位位祁家的先祖,披荆?#37117;?#24320;创了如今祁家的偌大基业。
              祁云四下打量着,从第一层的入门开始,祁家第一位先祖领悟到的第一道法术,一直到第三十九代先祖记录下的第一百零?#35828;?#27861;术,以及无数惊才艳艳之辈,留下的他们对于法术的理解……
              祁云的气息也不由被牵动了起来。
              真气滚滚流转,光华隐隐。
              祁正族长他们都不意外,古塔凝聚着祁家无数先祖的智慧,后辈弟子进入这里,有所感应,修为有所突?#30130;?#33258;然很正常。
              祁云自然而然地运转了白阳图解、太清八景图,真气如同滚滚长河,一举贯通了第十八处窍穴!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