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笔趣馆 > 诸天归来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不出一招 3/7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不出一招 3/7

                却说随着祁云的刻画,整个传法古塔不住嗡鸣,而在祁云落下最后一笔的时候,古塔之中,万千股法术气息齐齐嗡然,整个古塔之上,顿时呈现出了一只巨大的赤色爪子!
              
                  妖凤之爪!
              
                  三百六十五道法术传承齐全,无数年传承的古塔,气息翻滚,顿时浮现出了妖凤之爪!
              
                  与祁家,梧桐殿内所藏的那妖凤爪,分外相似。天『』籁 小说
              
                  大道,反本归源。
              
                  祁家无数年传承之中,从妖凤爪中领悟出了一道道零散的法术,早已经将妖凤爪“拆”的七零八散。但等祁云最后一道法术刻画出来,却又复归了原本的模样。
              
                  三百六十五道法术,凝聚一起,反而又成了这妖凤之爪!
              
                  是聚合!
              
                  刻画法术,气息共鸣,本来就有助于感悟法术,突破修为。再加上目睹古塔异象,法术归源……祁正族长,祁成周大长老,以及祁长叔、莫婉,莫不一个个神色动容,隐隐觉得大受启。
              
                  于是,即便祁正族长也无暇去招呼沐萱他们了,立刻盘膝坐下,全力运转真气,开始参悟、以及消化目睹这一幕的理解。
              
                  祁雨、祁楚这些小辈,他们修为稍浅,但正是如此,对于他们来说,反而更容易突破境界!
              
                  一个个盘膝坐下,真气周天搬运,只觉身上的窍穴鼓动,竟是有了突破瓶颈的感觉。
              
                  这是难得的契机!
              
                  而即便是外人入沐萱他们,目睹这样的异象,感觉着灵气的波动变化,对他们来说也是一?#21482;?#36935;。所以几个人也都大受触动,隐隐有所领悟。
              
                  柳渺……
              
                  此时众人都在领悟的当口,她怎敢随便说话,打?#25490;?#20154;?
              
                  影响旁人修炼感悟,这可是近于结仇了!
              
                  无奈之下,柳渺只好将挑战的话咽下去,且等众人领悟过了再说吧。
              
                  她很是郁闷。
              
                  当然,虽说郁闷,但她也不得不承认,目睹祁云刻画传承,古塔震动,异象生成……对于她而言,也有所得。
              
                  只是,即便如此,也丝毫不影响她想要挑战祁云的念头!
              
                  即便不如对手,也不是不能打啊!
              
                  ……
              
                  半晌之后,众人才都一个个从感悟中恢复过来,人人脸上都带着喜色。
              
                  收获颇丰!
              
                  祁正族长、祁长叔、莫婉他们,一个个都隐隐只觉得,自己好似摸到了突?#39057;?#31569;基境的可能!要说他们其实天赋也不差,只是限于功法,限于祁家的条件,所以始终未能跨过这最后的一步。
              
                  但这三年的时间,众人每日饮苦雨茶,不断淬炼,其实也在巩固着根基,提升着自己。
              
                  此时又目睹这一异象,功法补全……顿时让他们都望到了突破的可能!
              
                  至于祁成周等等,他们年龄稍大一些。而筑基的过程,其实对于修士的练气修为、根基、以及肉身的承受能力,都有很高的要求。
              
                  随着修士的年龄渐渐增大,气血不断衰减,其实筑基的可能也就在不断降低了。
              
                  他们心底无比的遗憾。
              
                  祁雨这些小辈,却是一个个都突破了几窍。沐萱、柳渺他们,也从观摩之中,得到了一些收获……不虚此?#23567;?br />  
                  皆大欢喜!
              
                  柳渺却早就等的不?#22836;?#20102;,踏前一步,“祁云……”
              
                  祁云却早知其意,不知何时、也不见他从何地,转过身来的时候,手中竟是多了一个茶壶,而后随手空中一取,竟是取过几个茶杯,提壶?#20849;瑁?#24403;此盛时,岂能无茶?”
              
                  茶水注入杯?#23567;?br />  
                  由于角度的问题,祁云给柳渺?#20849;?#30340;时候,正好把其他?#35828;?#22312;了身后,而柳渺的话音戛然而止。
              
                  惊怖!
              
                  柳渺只觉,茶水倾注,水花四溅……其中,竟似蕴藏着一道无上的剑意!
              
                  由于角度的问题,这一股剑意,只锁定在了她一人的身上!
              
                  汩汩、汩汩——
              
                  茶水徐徐注满,正好与茶杯的边沿齐,不多一分,不少一厘。祁云已经转身,手中握着第二个茶杯,去为下一个?#20849;?#27700;去了。
              
                  那一股剑意已经荡然无存。
              
                  但柳渺依然呆在原地……
              
                  她的心底,却仍在不住地回放着那惊鸿一瞥之间的剑意!仿佛?#27493;?#22825;龙,翩然而至,却又很快远去。
              
                  这一股剑意,柳渺甚至分辨不出该算是什么?#24066;裕?br />  
                  似乎宏大磅礴,声势骇人,齐天一剑;却又似乎至细至微,方寸之间,毫厘变幻;似乎中正平和,堂堂正正;却又好似奇诡变化,不知所踪……
              
                  一剑之中,竟似乎蕴藏无数之意!
              
                  柳渺的脑海之中不住浮现,简简单单,倒水入杯的刹那,一闪即逝的剑意……却让她心底不住推演出无数纵横剑法。
              
                  该怎么挡?
              
                  挡不住啊!
              
                  柳渺额头上竟是觅出了冷汗。
              
                  ……
              
                  祁云已经转身去为沐萱他们?#20849;?#20102;,汩汩、汩汩——一个个倒满茶水,祁云?#26377;?#27491;好送到众人身?#21834;?br />  
                  老实说,眼下这真不像是喝茶的好时候啊!
              
                  但众人刚得了祁云的好处,自然也不好推拒,所以都只好接过茶杯,轻抿一口。
              
                  沐萱还在奇怪,柳渺一直在喊着要跟祁云斗法的,如今众人都感悟完毕,岂非正好是开口挑战的时候?怎的柳渺反而一点儿动静都没了?
              
                  祁正族长抿一口茶,心神好似才从震惊之中恢复过来,“祁云,你的这一道法术刻下,刻下了祁家数万年的根基啊!”
              
                  至今,祁正族长依然神色难?#20113;?#38745;。
              
                  众人也心有戚戚,真的,这是万年的传承根基啊!
              
                  祁云笑道:“族长过誉了。”
              
                  祁成周大长老、祁长叔他们也都纷纷开口,各个神色动容,久久难?#20113;?#38745;。
              
                  正因为身在其中,?#26049;?#24863;觉到了祁云此举对于他们的重大意义!
              
                  柳渺好半晌才从那一股剑意之中恢复过来,脸色竟是微微?#34892;?#33485;白了。她望一眼祁云,心中犹有惊悸。斗法?比试?她再没有丝毫的心思了……
              
                  不出一招,已经将她挫败。
              
                  却说沐萱等人虽然奇怪柳渺为何忽然不再提比斗的事了,但这倒也正合他们之意,所以沐萱见柳渺不说话,她便开口道:“祁正族长,祁云,我们在这里叨扰的时间也不短了,算算时日也不早了,是该返程了。来时我爹爹沐,还有吹雪峰,我娘亲,都殷殷劝着,想要见你一面,不知你?#31245;敢?#19982;我们同行,一同返回沐王城?”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