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筆趣館 > 老子是宗主 > 第532章 又一個帝境

            第532章 又一個帝境

                (很多書友可能已經發現了,我的新書《都市仙王》已經開始上傳,如果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關注一下,新書準備時間很長,有了一次長篇的經驗,各方面的處理也會更圓滿一些,相信不會讓你們失望。但是首先保證的是,老書不會斷,也不會停,大綱規劃的是大約兩百萬字完本,會嚴格按照大綱規劃寫完,請放心閱讀!)</p>
              
                  </p>
              
                  易云飛本以為人族與異族大戰的時候,已經叛變的天機門會在背后下黑手,可是此刻左蒼擎帶著天機門的高手分明就在中州北部海岸。</p>
              
                  </p>
              
                  左蒼擎的瘋狂,的確不是一般人能夠理解的,聚集中州北部海岸這里,他的目標已經不難猜出,他的目標居然是易云飛。</p>
              
                  </p>
              
                  “門主,那易云飛畢竟是與當年武帝同等修為的帝境修為,身邊還有幾十萬人族修士,我們真能一舉將他們全部絞殺嗎?”黑袍人目光復雜的看著驚濤駭浪翻滾的無盡海,語聲悠悠,帶著幾分飄渺。</p>
              
                  </p>
              
                  “妖族在武帝結界還沒有破滅的時候,就能夠數次入侵人族領地,可想而知他們的實力有多么的恐怖,易云飛等人終究還是要費一番手腳的。再說我們這邊發動的時機如此微妙,他們根本沒有絲毫休整的時間,剛剛經歷大戰,又馬不停蹄的趕回來,一番勞頓,我們是以逸待勞,本身就占據這優勢。”</p>
              
                  </p>
              
                  “帝境,數十萬年才出一個,根本沒有什么成熟的經驗供易云飛參考,他根本就沒有適合帝境使用的功法,你以為這樣的境界這么簡單就能夠穩固下來?一個境界不穩的帝境,也就是力氣大一些的通虛修士而已,有什么好怕的?”左蒼擎臉上帶著自行的笑容,淡淡的說道。</p>
              
                  </p>
              
                  黑袍人并沒有回答,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他的目光看向隱藏在陣法之中的天機門弟子,他看到了那群負責術數推算的老頭。這群老頭和所有天機門修士一樣,緊張的看著無盡海之中,等待著易云飛的出現,目光之中帶著興奮的神色。可是黑袍分明感覺到這群人那興奮的神色之中,有著一些別樣的意味。</p>
              
                  </p>
              
                  “來了!”左蒼擎面色一正,清喝一聲,揮手招呼了一聲黑袍,兩人身形一閃,瞬間消失在原地。特殊陣法的作用之下,整個天機門所有修士就在剎那之間消失不見,海岸邊除了呼嘯的海風,再無其他聲息。</p>
              
                  </p>
              
                  無數絢麗的光芒從北方朝著海岸邊飛馳而來,三天的時間,易云飛就帶著諸多修士從幽州趕了回來。這在武帝結界存在的時候如同天塹一般的無盡海,現在全速趕路之下,居然只需要這么一點時間就跨海而過了。</p>
              
                  </p>
              
                  他們飛的并不高,法器帶起的勁風在海面上卷起真正巨浪,幾乎是眨眼之間就到了海岸邊。早在出發之前,易云飛等人就研究過,從這里登陸,趕往東部海岸的距離最近。</p>
              
                  </p>
              
                  而就在登陸的剎那,易云飛心頭猛然一跳,目光猛然朝著四方掃視而去,他感覺到了一股濃郁到極致的殺意。天眼通早已經成為了他不可或缺的神通術法,雙眼掃視的同時,他的天眼通就第一時間施展了出來。</p>
              
                  </p>
              
                  天機門本以為天衣無縫的埋伏戰,瞬間就在易云飛眼中無法遁形,易云飛看到了數個如同水幕般的陣法籠罩下的天機門弟子,他看到了正一臉興奮之色的左蒼擎,嘴角微微翹起,臉上帶上了一絲冷笑。</p>
              
                  </p>
              
                  “準備戰斗,此地有埋伏!”易云飛語氣平靜的大吼一聲,剛剛登陸的人族修士稍微一愣,他們自然是看不大天機門修士的,不過雖然疑惑,但是出于對易云飛的信任,還是以最快的速度整理隊形,坐著戰斗準備。</p>
              
                  </p>
              
                  “開啟陣法!”本以為隱跡于無形的左蒼擎看到了易云飛掃視過來的目光,看到了易云飛嘴角的冷笑,他面色大變,心中一陣猛跳,幾乎是用吼叫的聲音下達了命令。</p>
              
                  </p>
              
                  轟隆隆的巨響在海岸邊的地底不停的響起,無數帶著繁復銘文的銘文柱從地底升起,幾乎在剎那之間,無盡的光幕從四面八方升起,很快就將易云飛一行近五十萬人全部籠罩其中。</p>
              
                  </p>
              
                  這可是整整五十萬修士,就算是緊挨著站在一起,占據的面積也極為巨大。這是五十萬修士,這些修士是人族各大勢力精心挑選出來的精銳,修為最低也在通虛初期境界,而且經歷了宗運牌的幾次洗禮之后,整個實力又有不少的提升。</p>
              
                  </p>
              
                  “左蒼擎,我很佩服你,真不知道你是哪里來的勇氣。憑借區區一個天機門,就想絞殺人族半數修士嗎?”易云飛仿佛沒有看到陣法的光芒,他目光透過天機門設置的隱藏陣法之上的光幕,帶著戲虐的神色,看著左蒼擎吼道。</p>
              
                  </p>
              
                  “天機門?怎么可能,他們不是只是善于打探消息嗎?怎么在陣法方面也有著這樣的造詣?”</p>
              
                  </p>
              
                  “同為人族,而且如今整個人族兩州都齊心合力的在與異族大戰,這天機門是發了什么瘋了,居然選擇在這樣的時刻叛變了嗎?”</p>
              
                  </p>
              
                  “可惡,我這輩子最恨的就是叛徒了,前一刻還稱兄道弟,后一刻就拿著刀子朝自己人身上招呼,這種人就該千刀萬剮。”</p>
              
                  </p>
              
                  直到此刻,跟隨著易云飛的一行人才知道了天機門已經叛變的事情,有人滿臉的不可置信,有人氣的雙目通紅,恨不得將天機門的人碎尸萬段。</p>
              
                  </p>
              
                  易云飛其實一直都沒有覺得天機門叛變能夠給人族帶來多大的麻煩,人族的實力在短短的時間里在已經今非昔比,這是因為他們依附在了易云宗門下,有宗運牌的反哺。而沒有依附在易云宗門下的天機門,自然是不會有這樣的待遇的,所以即使是天機門信心十足,但是他們的判斷應該也還停留在兩個月之前。</p>
              
                  </p>
              
                  所以在易云飛心目中,既然你敢叛變,那我剿滅你就行了。而且現在五大異族聯合入侵,他沒有想到天機門會這么大膽子,會想著在這里攔截人族的援軍。他的本意是以最快的速度剿滅異族,再去收拾天機門的,所以他并沒有急著對身邊人透露這個消息。</p>
              
                  </p>
              
                  左蒼擎哪里會與易云飛在語言上有任何的糾纏,他一聲令下,無數天機門修士影影綽綽的從隱藏之中露出了真容,居然有近二十萬之多。這些修士沒有絲毫的耽誤,與左蒼擎一起飛速的打出法訣,運轉大陣,冷冽的殺機在大陣之中彌漫。</p>
              
                  </p>
              
                  火光,隕石,冰箭,巨木,巖刺,這個陣法的攻擊手段易云飛無比的熟悉,居然是他曾經使用過的上古五行陣。這陣法威力無比恐怖,當初易云飛還在益州的時候,就憑借這道陣法絞殺過無數中州修士。</p>
              
                  </p>
              
                  “易云飛,你想不到吧?我天機門也掌握著這五行大陣。”左蒼擎臉上露出殘忍的笑容,他目光炯炯的看著陣法籠罩之中的幾十萬中州修士,帶著自信和期待。</p>
              
                  </p>
              
                  “班門弄斧,居然在我面前用陣法?”易云飛抬手朝著天空一掌揮去,一個巨大的掌印顯化,在天機門修士瞠目結舌的神色之中,將漫天的隕石冰箭全部拍飛了回去。</p>
              
                  </p>
              
                  一掌拍出之后,沒有任何的停頓,左手一晃,放在空間戒指之中的蒼翼雷刀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中。無盡的刀意彌漫,面色平靜的易云飛緩緩的將手中長刀舉過了頭頂。</p>
              
                  </p>
              
                  “快,所用攻擊都集中在易云飛身上,全力將他絞殺!”左蒼擎莫名的心中猛跳,他嘶吼著不停下令,施放法訣的手指已經化作一團幻影。</p>
              
                  </p>
              
                  “易浩然,你還要猶豫到什么時候?你想親手殺了我們兒子嗎?”一個清亮的女聲猛然在高空之中響起,一個風華絕代的女子猛然出現在天空之中,她目光炯炯的看向左蒼擎所在的方向,臉上帶著一絲憤怒。</p>
              
                  </p>
              
                  “母親?”易云飛一眼就看到了天空那個女子,那個人正是消失許久,前去尋找易云飛父親的覃傾城。</p>
              
                  </p>
              
                  “殺!”就在這個時候,異變突起,一直跟隨在左蒼擎身邊的黑袍人雙目之中射出猶如實質的寒光,雙掌猛然朝著被覃傾城吸引了目光的左蒼擎背后拍下。</p>
              
                  </p>
              
                  “找死!”左蒼擎一聲怒吼,身上猛然綻放出耀眼的光華,黑袍人的雙掌的確是拍中了左蒼擎的后背,也確實是將他拍飛了出去。可是左蒼擎在空中隨意的轉身,很是輕松的踏足在地上,雙目帶著刺骨的寒意,看向黑袍人。</p>
              
                  </p>
              
                  “早就知道你有問題了,今日,就將你們父子二人一起解決了!”左蒼擎臉上帶著冷笑,身上的氣息飛速的攀升著。他本來展露出來的修為只是通虛巔峰而已,此刻卻是一路攀升,很快就跨過了通虛境界,而且還在一路猛漲。</p>
              
                  </p>
              
                  “原來這就是你的底氣!”易云飛若有所悟的低語,舉起的長刀沒有絲毫猶豫的朝著身前陣法上的光幕猛然劈下。</p>
              
                  </p>
              
                  “你隱藏的好深,與你朝夕相處二十年,居然連我都沒有發現,你居然已經進入了帝境!”黑袍人渾身氣息鼓蕩,常年籠罩在斗篷之中的面容第一次展露了出來,同樣是劍眉星目,與易云飛有著幾分相似。</p>
              
                  </p>
              
                  “傾城,可敢與我合力與帝境高手打一場。”此人臉上帶著豪氣,仰天大笑,朝著天空中的覃傾城招了招手。</p>
              
                  </p>
              
                  “有何不敢?若你真的要坑殺咱們兒子,我連你都殺!”覃傾城同樣一笑,身形晃動,眨眼間出現在男子身旁,雙目之中滿是戰意的看向左蒼擎。</p>
              
                  </p>
              
                  “兒子,這個人教給我和你爹了,你專心破陣!”覃傾城朝著易云飛的方向嫣然一笑,大聲喊道。</p>
              
                  </p>
              
                  “破個陣而已,哪有那么麻煩!“易云飛心情不錯,第一道刀光剛剛落下,他的第二刀和第三刀已經緊接著劈下。在天機門修士驚駭欲絕的目光之中,威力恐怖的五行大陣瞬間就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豁口,就連地面,都被這刀光劈砍出了一道深不見底的峽谷。</p>
              
                  </p>(https://)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