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筆趣館 > 自古紅樓出才子 > 第1010章 誰敢在這里繼續挑釁?

            第1010章 誰敢在這里繼續挑釁?

                第1010章
              
                  接下來的幾天,萬彬與王洋幾乎可以說是焦不離孟,孟不離焦,每天都蹲在一起,寫寫畫畫,討論得唾沫星子橫飛的。
              
                  而高俅、高世則、宗澤等人,也會時不時地竄過來,給出他們各自的意見。雖然大宋金融機構籌備委員會尚未成立,但是,金融法案卻正在他們的共同努力之下,漸顯雛形。
              
                  不僅僅是萬彬著急,高俅、高世則、宗澤他們也很著急,因為如果銀行一旦搞定,那么農業貸款這一塊就能夠實施,如此一來,那么就可以借著這一政策大規模的吸納百姓們遷徙往陜西北路。
              
                  畢竟沒有百姓,哪來的稅賦收入,又哪來的糧食和工商業。
              
                  沒有讓王洋等待太久,十五名年富力強,同時還對于金融工作不排斥的年輕官員終于抵達了洪州。
              
                  打量著眼前的洪州城,哪怕現如今是陜西北路這樣的苦寒之地,可是,這些年輕官員們,都感覺到了,洪州城與他們所經過的那些城池似乎有些不太一樣。
              
                  首先就是,洪州城內的道路已然經過了拓寬,并且在道路的中間位置,用水泥墩子進行了分隔,而且入城的馬車、牛車,都需要按照靠右行駛的規則來行進,至于行人,則是行走在道路兩旁那比道路要高出近半尺的所謂人行道上。
              
                  而在道路交叉的地方,則會有一名穿著十分醒目的衣著的差役守在中央位置,每隔數息,便會起身吹響哨子,揮動手中的旗幟。
              
                  隨著他的手勢,十字路口的各種車輛,還有行人都能夠得以交替行進,一切都顯得那樣的有條不紊。
              
                  而城內的建筑,似乎也是經過了翻修的,顯得十分的規整,而且城內往來的百姓和商販還真不少,完全看不出這陜西北路這才剛剛經歷了戰亂的模樣,百姓們的臉上那洋溢的笑容,實在是讓這一票剛剛抵達洪州的年輕官員們嘖嘖稱奇不已。
              
                  “雖然人煙稀少了些,可是能夠看得出來,這里的百姓,似乎生活還要比咱們之前路過的那些城鎮要好過……”其中一位坐在車中的年輕官員感慨地道。
              
                  “諸位可不要忘記了,治理這陜西北路的是誰……”另外一名年輕官員理了理自己身上發皺的衣物,頭也不抬地道。
              
                  “也是,王大人可是咱們同科的狀元,這兩年來,這西北戰事,他可是立下了不少的汗馬功勞,倒是沒有想到,他不但武略過人,這文治,也是很有一手。”
              
                  “陛下既然把咱們都派過來,想必是因為這陜西北路六州之地緊缺人手,我等科舉之后,一直未有實職,如今到了這里,倒真可以在這里大展拳腳才是。”
              
                  “諸位大人,諸位大人,已經到地方了,還請諸位大人下車。”就在他們七嘴八舌的議論之時,車簾被掀了開來,一股嗖嗖的冷風,瞬間讓這些興奮過頭的年輕官員不由得打了個寒戰。
              
                  #####
              
                  哆哆嗦嗦地裹著披風沖入了官衙之后,在吳七郎的引領之下,十五名年輕的官員來到了前廳。掀開了那厚實的棉簾,就感覺到了一股子熱浪襲來。
              
                  讓所有人都不由得精神一振,而此刻,一位身著官服的年輕俊朗男子長身而起,笑瞇瞇地朝著他們迎了過來。
              
                  “諸位大人,本官有禮了……”
              
                  “咦,果然是王大人……不敢當大人之禮。”一干年輕的官員們手忙腳亂的趕緊回禮,目光都落在了王洋的身上。
              
                  王洋的目光掃過這十來位年輕官員,不禁微微一愣,沒想到這幫子官員里邊,居然還有三位是來自于太學的同窗,雖然不是同班也非同級,但是他們卻是曾經跟自己一起跟國子監對掐過的戰友。
              
                  “你是朱大郎,你是朱二郎?”
              
                  “我就說,我就說王大人肯定還能記得咱們,沒錯,小的正是朱二……咳咳,朱永恒見過王大人,當年咱們可是一起在那酒樓揍過國子學狗的。”
              
                  “對對對,還有下官,下官當時也在場……”另外一人也趕緊扯起了嗓子,仿佛是在提醒王洋,他也是戰友。
              
                  瞬間,場面突然顯得尷尬起來,唔……王大官人瞬間感覺到,在場的有五名年輕官員的表情有些僵硬,哦不,甚至是有發青的趨勢。
              
                  “咳咳,諸位,莫非是……”王大老爺很快從戰友相逢的喜悅之中省過了神來,哎喲臥槽。
              
                  既然有當年一起大罵和痛打國子學狗的太學戰友們……唔……那么這些官員里邊,肯定也有國子學的優秀學子。
              
                  “下官許昌,見過王大人。下官正是出身國子學,當年王大人的拳腳,實在是令下官記憶猶新。至于你們幾個,呵呵,不過手下敗將爾……”
              
                  其中一名年輕的官員昂然而出,然后先是朝著王洋一禮,之后,轉過了頭來,朝著朱大朱二還有另外一名太學出身的官員面露輕蔑之色。
              
                  瞬間,三位太學豬,唔……三位太學優秀學子直接就炸了。
              
                  “國子學狗,安敢羞辱我等!”朱大朱永亮當場就炸了,鼓起了眼珠子,一副撈衣挽袖想要單挑的架勢。
              
                  “路上還沒吃夠教訓不成?”許昌呵呵一笑,滿臉期待的模樣,也是開始磨拳擦掌起來。
              
                  而那些不屬于國子學也不屬于太學團體的年輕官員們,則都十分識趣的,可以說是下意識地朝后退開,然后一臉興致勃勃看好戲的模樣。
              
                  王大官人直接就懵逼了,半天才回過神來。“喂喂喂,你這這是弄啥呢?停,都不許動手。”
              
                  “不要忘記這里是哪里!”王大官人差點讓這幫子家伙給氣得七竅生煙來。
              
                  “還請大人恕罪,但是他們實在是太過欺人了,這一路上,經常出言羞辱我等。”朱永亮一臉悻色地收起了架勢,不過此刻倒還不忘記朝王洋告狀。
              
                  “大人,還不是因為他自討沒趣,非要出言挑釁我們這幫子國子學出身的人。”許昌撇了撇嘴,毫不示弱地反駁道。
              
                  “好了,都他娘的給我閉嘴!”王洋看到雙方又要吵成狗,準備撈衣挽袖打出狗腦子的架勢,終于拿捏不住自己的官架子暴發了。
              
                  “誰要是敢繼續在這里挑釁,信不信老子把他扒成光腚丟到外面去裸奔。”
              
                  這句話一出口,一干新到的官員都不由得臉色大變,夾緊菊花倒吸了一口涼氣。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