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笔趣馆 > 超级兵王 > 第6933章 需要快点远离这里

            第6933章 需要快点远离这里

                每一个拥有特殊血脉那就注定不凡!
              
                  以后前途无量,现在却和他们在一起,是个商队护卫,这说什么他们都感到难以置信。
              
                  看到那个护卫还想狡辩,叶谦突然伸手,一道锋光斩去,只见那护卫根本难以阻挡,他的手腕处就被划破了一个口子,顿时流出了一丝丝鲜血,那鲜血和别人的不同,居然呈现幽蓝蓝色,刚从胳膊渗透出来,很快就挥发掉了。
              
                  这就是特殊血脉!
              
                  要知道叶谦自己就是特殊的虚空血脉,为了高搞清楚?#31508;?#33258;身的血脉问题,还特意去星宿天宫的传承大殿查阅过特殊血脉相关的典籍。
              
                  他绝对不会认错。
              
                  福伯,柳轻柔以及护卫们都怔怔地看着这一切,目光之中充满了震惊。
              
                  而那护卫脸色?#27493;?#28176;变了,他知道现在自己已经无法狡辩“特殊血脉”这个事实了。
              
                  叶谦回过头看着柳轻柔,笑道:“这种血脉知道的人应该挺多,幻蓝血脉,这个名字想必大小姐也听说过吧?”
              
                  “幻蓝血脉?”
              
                  护卫们听到后都是一头雾水。
              
                  而柳轻柔和福伯听到后皆是脸色大变。
              
                  福伯喃喃自语:“居然是这种血脉,听说曾经帝国就有一位幻蓝血脉者,实力非常强悍,曾一掌覆灭过一个城池!”
              
                  福伯所说的话震惊了这些护卫,他们现在看那个护卫的眼神就不同了,没想到这个人的特殊血脉居然这么?#30475;螅?#37027;以后的成就简直无法想象啊!
              
                  而这个时候,叶谦却再一次开口了:“你们只是听说过这个血脉的?#30475;?#20043;处,但是却不知道它有什么具体的效果。”
              
                  顿了一下,叶谦看着那眼底闪过慌乱之色的护卫,说道:“幻蓝血脉者身?#20185;?#25918;出来的气息有着特殊的效用,一旦这类人经过虎?#33162;?#30340;时候,虎?#33162;?#27838;染上这种气息后,就会迅速枯萎,而这就是你给那些?#31508;?#20256;递信息的手段!”
              
                  顿了一下,又道:“咱们这一路过来,虽然遇到的虎?#33162;?#19981;多,但是也不少,你每隔一段路程便会靠近附近的虎?#33162;藎头?#33258;己的气息,使得这?#21482;⑽膊?#36880;渐枯萎,而那些追杀的人便是沿着这个讯息,便知道了我们的行走路线,这也是我们为什么便道了,他们都会出现在客栈的原因!”
              
                  “你,就是那个内鬼!”
              
                  叶谦声音斩钉截铁!
              
                  而无论是柳轻柔,福伯还是那些护卫,听到这些秘辛后,都一个个感到不可思议,当然,也有人抱着怀疑的态度。
              
                  就见叶谦一道?#30475;?#30340;灵力轰了过去,那护卫顿时惨叫了一声,击飞了出去,所有人?#24187;?#25152;以。
              
                  但很快,他们就发现了不同,因为在护卫倒地的那一片区域,周围的草丛居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而且那种草他们认的,正是虎?#33162;藎?br />  
                  叶谦所说的千真万确,这幻蓝血脉的确是有这种特效!
              
                  “胡说!”
              
                  只见那倒在虎?#33162;?#20174;的护卫吐了口血,眼神充满了怨毒,盯着叶谦:“你口口声声说我是内鬼,又说出我身具幻蓝血脉的事,甚至是幻蓝血脉的秘辛你也道了出来,但是我就想问一句,你到底是哪只眼睛看到我通过这种方法给那些?#31508;?#20256;递消息了?你这是凭空污人清白,我可?#36828;?#22825;发誓,我绝对没有做那种背叛商队的事情!”
              
                  护卫的声音非常陈恳,就连福伯听到后,都忍不住说道:“这个也无法判断出他给?#31508;?#20256;递信息吧?”
              
                  而叶谦却紧盯着那个护卫:“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叶谦扔出来了一个鼓鼓的腰包,上面的划痕是从别人身上割下来的,就听叶谦说道:“这个是我从客栈出来后杀了那两个?#31508;?#20043;后,从他们的身上发现的,你看看吧!”
              
                  旋即,叶谦将腰包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只见全是一些干枯的草叶子,与那地上的虎?#33162;?#19968;模一样。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叶谦质问那个护卫。
              
                  只见那个护卫脸色?#26412;?#21464;化,最后?#34892;?#27809;底气的说道:“这个你确定是从那些?#31508;?#36523;上拿到的?不是故意弄的要陷害我?”
              
                  “放肆!”
              
                  这个时候,柳轻柔却开口了,她美眸?#20102;福骸?#20844;子杀了那两人后,的确取了他们的包裹,这是我亲眼看到的。”
              
                  听到大小姐站出来说话,那护卫顿时无法可说。
              
                  他此时心如焚烧,眼睛的余光不时地朝着后方看去,他也知道想在这些人眼皮?#25317;?#19979;逃走,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尽力的狡辩,其实就是在拖延时间,?#21364;?#37027;些?#31508;指仙侠矗?#21040;时候,他便安全了。
              
                  心中一时间?#20102;?#36807;好多借口,最后,护卫声音却变得委屈了起来:“小姐,小的的确不知道自己的血脉会引起这样的效果,可能是小的无意间造成的这一切,成了那些?#31508;?#30340;线索,所以才让他们知道咱们的行程,这是小的的错,小的甘?#29976;?#32602;,但是小的绝对不是内鬼,小的对商队那是忠心耿耿,绝不可能去做这种丧失道德的事情!”
              
                  “这……”
              
                  听到护卫语气诚恳,好像不是在说假话,柳轻柔脸色迟疑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福伯也说道:“这个护卫对于商队的忠心我还是信得过的,他应该不会背叛,之所以出现这样的事情,可能也是他无意为之,被那些?#31508;?#27880;意到了他血脉的异常,才会导致这一?#23567;!?br />  
                  顿了一下,又道:“现在当务之?#31508;?#24555;点远离这里,摆脱那些?#31508;鄭?#26082;然咱们知道了?#31508;?#26159;怎样发现咱们的踪迹的,所以路上的时候,一定要避过虎?#33162;藎?#38450;止那些?#31508;?#26681;据这些线索再一次追?#20384;礎!?#38656;要快点远离
              
                  随后又?#20384;?#30340;看向那个护卫:“虽然这不是你故意的,但这对整个商队造成了很大的损失,回到柳家后,一定会严惩不贷!”
              
                  那护卫知道自己躲过了一劫,顿时跪在地上激动连连:“小的谢福伯明察秋毫,还小的一个清白!”
              
                  “别说了,走吧!”
              
                  福伯喝道。
              
                  其实福伯心中也是有考量的,的确,这个护卫的说辞没有任何的毛病,而且他对于商队的护卫知根知底,都比较信得过的,更重要的是,这个护卫居然是特殊血脉者,以后前途无量,在这种情况?#24187;?#30340;境地下,如果就这样杀了他,那的确是很大的损失!
              
                  叶谦看到这一切后,只好叹了口气。
              
                  关于这个护卫是内鬼的事情,也是他推断出来的,目前的证据确实无法有力的证实对方就是内鬼。
              
                  但是?#26412;?#19978;告诉叶谦,这个人绝对是内鬼!
              
                  不过福伯都这样说了,柳轻柔也是默许的态度,他一个外人也不好说什么,只好作罢,喊道:“那就继续?#19979;?#21543;。”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倒是非常的平?#30149;?br />  
                  ?#31508;?#20063;没有出现,看来也验证了幻蓝血脉的事情,对方知道他们踪迹的确是因为这么件事。
              
                  现在那个护卫行走的时候,也非常的小?#27169;?#24403;然也有同伴盯着他,不让他的血脉气息沾染到虎?#33162;?#19978;面。
              
                  一路风平浪静,所有人悬着的心都渐渐地松了下来。
              
                  但是,叶谦却一直注意着那个护卫,尽管那个护卫说了一些合乎实际的理由,但是叶谦的?#26412;?#19978;告诉他,这个人就是内鬼。
              
                  所以,他留了一个?#38590;邸?br />  
                  如果这人是内鬼的话,让他无法通过幻蓝血脉?#21019;?#36882;信息,那么他肯定会想别的什么办法。
              
                  ?#31449;浚?#20182;会露出狐狸尾巴。
              
                  越过了一片山脉之后,商队行走在一片丛林,丛?#33268;?#26641;成荫,倒非常的凉快。
              
                  驭~
              
                  就在这个时候,前面突然马蹄飞扬,一匹又一匹骏马?#26432;级?#26469;,到了商队跟前的时候,他们却停了下来。
              
                  护卫们顿时都防备了起来。
              
                  这些人来历?#24187;鰨?#32780;且他们这些天来一直被追杀,所以看到这些人后下意思的谨慎小心。
              
                  只见那领头的是一个穿着白色衣冠的青年,长的可谓是玉树临风,一表人才,而在他的身后,除了五六名年轻弟子之外,还有两位中年大汉,身上肌肉虬结,有着爆发性的力量,让人为之惊骇。
              
                  青年看着商队,朗声说道:“在下?#19979;?#22478;王天宇,不知各位是哪个商队?”
              
                  看到这些人没有什么恶意,福伯便站出来说道:“流珑商队,有要紧事在身,还望各?#36824;?#23376;让一让道。”
              
                  这个流珑商队的名号却是福伯临时想出来的,他自然是不会在?#21543;?#20154;面前暴?#35835;?#23478;,毕竟现在是危?#25484;凇?br />  
                  “流珑商队?”
              
                  王天宇回过头看向身后的一行人,却见这些人都摇了摇头,似乎并不知道这么个商队。
              
                  “看来是个?#24187;?#27668;的小商队了。”
              
                  王天宇心中这样想着,旋即,他眼底闪过一丝贪?#32602;?#30475;了看着周围,荒?#23478;?#22806;,没有其它的人,更是起了贪心。
              
                  随后,他便对着福伯说道:“冒昧问一句,你们押送的是什么货物?”
              
                  “嗯?”
              
                  听到这人居然这么说,顿时,所有的护卫都目露凶光,警惕了起来……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中国福利彩票双色球选号技巧 国内nba比分总决赛 香港公司特码神话风云 白小姐特爆中特网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 江西快三今曰开奖 重庆百变王牌走势图官网 开乐彩最近消息 重庆时时彩官方手机版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组走势图 055期白小姐资料 排列三现场直播 青海快3今天 手机现在怎么买彩票了 青海十一选五3月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