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筆趣館 > 九龍神鼎 > 第二千九百零七章 最后一招

            第二千九百零七章 最后一招


              ?    鏗鏘——
              
                  其背上劍柄里,鏗鏘一聲飛出一柄充斥絕代殺氣的利劍。
              
                  正是久未曾動用過的絕天劍!
              
                  此劍威力絕倫,屠殺大圣強者只若割韭菜!
              
                  “破!”絕天劍一擊之下,天地昏暗,四方大氣暴動。
              
                  以他們為中心,四方溫度急劇暴漲,山川草木全都劇烈燃燒起來。
              
                  疾馳的大江,亦紛紛沸騰!
              
                  僅僅是余波,就焚天煮海,破滅世間一切。
              
                  說其是世間第一兇劍,當之無愧!
              
                  叮——
              
                  然而,無往不利的絕天劍,將定格在韓斷祖身外三尺。
              
                  一層無心的氣流,將絕天劍抵擋在外,無法刺入分毫。
              
                  韓斷祖淡淡道:“劍是好劍,可惜用的人實力太差。”
              
                  作為活過好幾個紀元的存在,更曾經參與過攻打圣山,他見識過的絕代利器多不勝數。
              
                  絕天劍雖強,可與頂尖道器媲美,但使用者沒有相對應的實力,便終究只是一柄普通的劍。
              
                  蘇羽終于色變,抽身而退。
              
                  絕天劍,竟然都無法傷害他一絲一毫!
              
                  確切說,連近身都做不到!
              
                  一股空前危機,籠罩心間。
              
                  白雪亦倒抽涼氣,她是親眼見證絕天劍橫空出世,滅絕天下,更見識過它如何收割名劍圣族的大圣強者。
              
                  然而,這些在韓斷祖面前,竟都造成不了丁點傷害?
              
                  韓斷祖的實力,完全超乎白雪預料!
              
                  本來,以為大元老和韓斷祖這些老怪物,只是比她活得更長久一些而已,論真實實力,不會高出同為大圣強者的她太多。
              
                  可誰知,展現出真正實力后,白雪才知道,自己在他們面前,如同螻蟻一樣卑微。
              
                  只要韓斷祖愿意,可一指碾死他。
              
                  “還有一招。”韓斷祖伸出一根手指。
              
                  一招后,就是他出手的時刻。
              
                  而那時,不管是蘇羽,還是白雪,亦或者是笙歌,都難逃一滅下場。
              
                  最后一招么?
              
                  連殺手锏絕天劍都派上用場,蘇羽還有什么更厲害的招式?
              
                  應該沒有了吧!
              
                  白雪心亂如麻,她眼神閃了閃,透出一抹決然之意,上前一步,道:“我愿意自裁,但請不要傷害我的朋友!”
              
                  說著,就取出一柄利刃,架在自己脖子上。
              
                  韓斷祖冷漠如初,道:“那是剛才,現在,你們要么死,要么三招內傷到我,別無其余選擇。”
              
                  白雪的心,頓時寒冷無比,仿佛墜入冰窖。
              
                  若是如此的話,蘇羽必死無疑。
              
                  她眼里透著萬千悔恨,是她,是她連累了蘇羽。
              
                  或許,她根本就不該帶蘇羽回到天道盟,若非如此,蘇羽也不會落得如此險境。
              
                  其香肩輕輕簌動,泫然欲泣。
              
                  但,一只溫暖且有力的大掌,搭在了她肩膀上。
              
                  “還有一招,未到最后何必放棄?”是蘇羽,他安慰道。
              
                  白雪轉過頭,慘然一笑,以她對蘇羽的了解,根本不可能還有后招。
              
                  蘇羽面無神色,將其拉到身后,平靜的注視著將韓斷祖:“那,嘗嘗最后一招吧!”
              
                  他手中依舊緊握萬劫大鐮,將之緩緩揚起。
              
                  韓斷祖淡漠道:“你,是在浪費我給你的機會。”
              
                  這一招,蘇羽已經用過,威力還不如絕天劍,根本無法對其造成半點傷害。
              
                  “是否浪費,你試一試就知道。”蘇羽往萬劫大鐮之中灌輸力量。
              
                  但,灌輸的不是天道主中期之力,而是……混沌之力!
              
                  墨衡曾經說過,萬劫大鐮應有第十一顆頭顱,那是饕餮的領域所化,亦是最強的一顆頭顱。
              
                  只是因為曾經煉化不完全,導致那顆頭顱無法顯現而已。
              
                  經過墨衡重新煉制后,第十一顆頭顱,已經能夠完全顯化出來。
              
                  只是,需要灌輸混沌之力而已!
              
                  混沌之力越是純粹,越是強大,那么,激活出來的第十一顆頭顱就越完整,威力越為強大!
              
                  “混沌之力?”韓斷祖默然的面孔,終于多出一抹驚訝之色。
              
                  混沌之力,只屬于一眾人,天子及其一脈者!
              
                  眼前的黑袍人,莫非是……
              
                  驚疑中,蘇羽已經完全催動萬劫大鐮。
              
                  其體內所有混沌之力,全部灌入其中,蒼白色的萬劫大鐮,竟化作金黃色!
              
                  而十顆金色頭顱的中央,竟有一顆金光幻化的頭顱,緩緩凝聚!
              
                  這顆頭顱,不是金黃色,更不是白色。
              
                  而是——血紅色!
              
                  更為詭異的是,它是活的!
              
                  其頸部仿佛是從萬劫大鐮之中長出來,甚至,蘇羽握著萬劫大鐮的把柄,能夠聽到把柄里出現心臟跳動的聲音,以及經脈流動的跳躍感。
              
                  同時,還有一股溫熱感自掌心傳遞。
              
                  蘇羽背脊一陣發涼,他覺得自己握住的并非是一把道器,而是一個活生生的饕餮!
              
                  嘶——
              
                  血色頭顱并未完全成型,只凝聚成半邊臉而已。
              
                  本就猙獰的外表,因此更為可怖!
              
                  半邊臉上,一只眼睛正閉著,唯有其嘴巴緩緩開啟,發出不明的音節。
              
                  那音節,宛如一記記重錘,令在場人心神劇顫,更有發自靈魂的恐懼。
              
                  好似自己面對的,是天然統治他們的存在。
              
                  “那……那是什么?”數位元老倒吸涼氣,驚恐的凝望血色骷髏。
              
                  便是韓斷祖,背負在身后的雙手都迅速放下,整個人開始戒備起來。
              
                  “是誰……喚醒本祖……”漸漸,那嘴巴發出的音節漸漸清晰,赫然是在質問!
              
                  似有所感,血色頭顱緩緩轉動頭顱,面向蘇羽。
              
                  蘇羽雙目對上那只緊緊閉合的眼睛,不由得心驚肉跳,更令他不安的是,眉心封印的饕餮之眸,竟然亢奮的蠕動,極力想突破蘇羽的桎梏。
              
                  好似它尋找了真正的宿主!
              
                  蘇羽心頭咯噔一下,難道……
              
                  果然!
              
                  血色頭顱眼睛緩緩睜開,一顆銀白色,毫無感情的冷漠眼珠,驟然出現。
              
                  嗤啦——
              
                  眼睛睜開的剎那,昏暗的天地徹底黑暗,藏于星空的諸多星辰,好似恐懼般紛紛失去光彩,唯恐被什么發現。
              
                  山川大地,全都黯然無光。
              
                  而萬劫大鐮浮現,開始出現一個個拇指大小的黑色顆粒。
              
                  “這是什么?”一位元老嘗試用手指觸碰,但,韓斷祖厲喝一聲:“都讓開!不要碰”
              
                  但見黑色的顆粒落在大地上,以顆粒為中心,百里之內全都消失掉。
              
                  是的,直接消失,什么都不剩下。(晚上繼續更新)(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