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笔趣馆 > 左道之士 > 第一百七十九章 磁场转动五万匹

            第一百七十九章 磁场转动五万匹


              牛头人半神的残尸犹在?#20185;?#30340;毁灭之?#23383;行?#29066;燃烧,袅袅升起的黑烟并未消散,在离地三尺高的地方凭空凝聚成混沌似的一?#29275;?#26368;后显化成忒修斯的面容。
              
              曾经趾高气昂的英灵,如今什么都没有剩下,只有影子似的真灵,默默地看着天国神族的疯狂之血,准备夺取科学半神的身体。
              
              此时的忒修斯,已经完全挣脱了天国神族的影响控制,对于主神的愤怒也随着二次死亡消散地干干净净,即便是亲手干掉他的叶知秋,也没有多少仇恨存在。
              
              正因为如此,当忒修斯看到科学半神陷入幕后黑手故意布置的圈套里,倒卷而起的疯狂之血,包裹成一个空心血球,彻底封闭了叶知秋的逃生之路,他终于忍不住惊慌地发出警告,并扭过头去,不忍看见一位如此?#30475;?#30340;半神,转变成天国神族的成员。
              
              叶知秋侧头看了一眼忒修斯的真灵,暗叹这位大英雄的本质还算不坏,眨了眨眼睛,连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冲他示意自己有备而来,并非束手无策。
              
              天国神族以疯狂之血推动的阴谋,叶知秋所谓的对策,就是长长地吐出一口气,?#36335;?#23558;战胜牛头人半神后所有的情绪都排出体外,然后挺起胸?#29275;?#29467;烈地深吸一口大气。
              
              “宝贝!都给我过来吧!”
              
              原本循序渐进的疯狂之血,根本没有想到目标会放开怀抱,摆出一副主动吸取的姿态,于是刚刚成形的闭合形血球?#24067;?#30772;裂,薄薄的球形水幕?#31456;?#25104;形,依旧是?#26087;?#33324;的血水,却犹如瀑?#21363;?#25346;似的,源源不断地冲进科学半神的嘴巴里。
              
              叶知秋的喉咙不停地上下蠕动?#29275;?#22823;口大口地吞下天国神族的疯狂之血,**上的变化随即显现出来,他的皮肤开始变得黝黑,身体周围弥漫着一丝丝黑气,饱含剧毒的绿色闪电灼烧着空气,发出噼里啪啦的爆鸣声。
              
              此时的叶知秋就像大难不死的闪电沙鲁,在疯狂之血的催谷下,身体的潜力被大幅度挖掘出来,黑暗力量不停地破?#21040;?#39592;肌肉,又在神族不死身的无限恢复力下,不断地重塑成形,变得更加强悍,隐隐约约地有突破瓶颈的迹象。
              
              叶知秋的心里却在默默计数:“终于又开始突破了!磁场转动二万匹……二万五千匹……三万匹……四万匹……五万匹!竟然在短短几分钟时间内,使我的磁场转动功率达到五万匹!”
              
              叶知秋左手燃烧着?#20185;?#30340;毁灭火焰,焰心无数细碎银星?#20102;福路?#26377;一个星河漩涡在里面盘旋。右手则是燃烧着金黄的?#24187;?#20043;火,依旧是一股不朽?#24187;?#30340;意味,?#36335;?#20182;的手里握着一个小太阳。
              
              紧接?#29275;?#20116;万匹磁场转动力量推动的地狱道,分化出第二地狱战神,随着一道虚幻的身影迅速凝实,带走了叶知秋刚刚掌握的两种进化后的火焰。
              
              率先出手的是第二地狱战神的左手,猛地原地转身,焰心?#34892;嗆有?#36716;的毁灭之炎,狠狠地轰中叶知秋的胸?#29275;?#20914;天而起的?#20185;?#28779;焰,不仅将本体真身的时间停住,就连还在外面,没有来得?#24052;?#19979;的疯狂之血,都被凝住了时间,停留在半空?#23567;?br />  
              紧接?#29275;?#31532;二地狱战神的右手朝叶知秋的脚下地面重重轰去,一道三人合抱粗细的黄金焰柱顿时有如火?#33050;?#21457;似的冲起,撞到地下迷宫的“天花板”?#20063;悖布?#25193;张蔓延开来,不停燃烧,永不熄灭的?#24187;?#28779;焰,将这座地下迷宫从长久的黑暗中拯救出来。
              
              “神技.里八百式.八酒杯”将天国神族的疯狂之血连同黑暗力量一并凝?#22871;。?#31070;技.最终决战奥义.无式”,则将叶知秋小成的神族不死身,连同疯狂之血一并轰出体外,形成?#34892;?#27668;劲似的分身。
              
              彻底解除内忧外?#36857;?#21494;知秋重新掌握自己的身体,磁场转动五万匹力量的境界并未随着踢开疯狂之血而迅速退潮,勃发的战意反而令他?#20998;?#26114;扬。
              
              看着拥有自己面目的疯狂之血化身,叶知秋的嘴角微微翘起:“除了真神教会的炼狱天使,这就是第二个雕像了!没想到,会是以我为原形的天国神族成员。哦!不对,应该是旧日支配者里的某个邪神,唤醒并操纵了忒修斯的英灵,刚才的诡异?#21450;福?#38590;道是八杰集中,唯一没有身躯的那位!?”
              
              黄金火焰、破灭紫炎都在第二地狱战神手里,此时都挥霍一空了,叶知秋不以为意地笑了笑,毫不犹豫地神速前进,没有任何力量的右手,按在半空中的邪神分身上。
              
              “能力发动……始动为零.零技之础!”
              
              一脸狞笑的邪神分身,神色?#24067;?#22446;塌了,忍不住怒目而视,甚至努力挥动手?#29275;?#24819;要挣脱被封印的命运,可是他极力挣扎?#29275;?#21364;依旧改变不了什么。
              
              仅仅一?#24067;洌?#20004;?#21482;?#28976;包裹燃烧的邪神分身,?#26412;?#22320;缩水坍塌,狞恶的扭曲笑容,转变成惊恐不安的表情,?#24067;?#20957;聚在这一刻,变成巴掌大的银白雕像,哐叮一声掉落在地上。
              
              地下迷宫的真正入口处,空气中回荡着若有若无的叹息声,忒修斯的真灵亲眼目睹操控自己的邪神分身灭亡,再看着科学半神的时候,已经对叶知秋恨不起来了。
              
              ?#26696;行?#20320;做的这一切,来自东方的半神,你创造的伟大的功业,完全匹配得上超凡脱俗的实力。”
              
              说完,烟气颗粒形成的轻薄躯壳,?#36335;?#19968;阵风?#20498;?#30636;息间崩溃瓦解,永远地消逝在风?#23567;?br />  
              这样一位步入歧途,却又在最后关头幡然醒悟的大英雄,在越发奇幻的?#20223;?#24052;大陆,哪怕是边缘地带,与科学规则犬牙交错的中立区,依旧引发了“奇迹?#34180;?br />  
              叶知秋侧耳倾听?#29275;?#40857;鹰王气演化的大蜥蜴,发出最后的咆哮,在地下迷宫的每一个角落里回荡,一座黑曜石丰碑凭空凝聚诞生出来,轰地一声落在地上,深深地陷进松软的泥地里,永远地杵在牛头人迷宫的入口处。
              
              “这里长眠着雅典的国王,埃勾斯之子,雅典宪法的创造者和?#27425;?#32773;,牛头人?#30528;堤张?#26031;的征服者,荒野强盗的歼灭者,亚马逊女王希波吕忒的丈夫,绝色美女海伦的劫?#32456;擼?#33945;冥后珀耳塞福涅的恩宠,被冥王黑迪斯嫉恨的囚徒,忒修斯!”
              
              叶知秋默默看着黑曜石丰碑,上面寥寥无几的几句?#22467;?#35760;录着大英雄忒修斯的丰功伟绩,前半生都是很正面的,后来涉入?#33410;?#30028;之主的婚姻中,终于被奥林匹斯三位主神之一赐予命运的?#22836;#?#33853;得很是潦倒落魄。
              
              若不是冥后的恩宠,没准他的灵魂早就被磨灭了,要不是他曾经的功?#21534;?#22823;,又有雅典的龙鹰王气庇护,肯定无法英灵化,进而?#36824;?#20195;邪神,那些旧日支配者利用。
              
              “一饮一啄,都是前定!永远安息吧,我的朋友,我的对手,忒修斯殿下!”
              
              叶知秋伸手按在丰碑上,轻轻拍了两下,转身,顺手捞起白银质地的邪神分身雕像,不疾不徐地沿着原路离开地下迷宫。
              
              熊熊燃烧的?#24187;?#30340;黄金火焰,在他离开后,?#24067;?#29060;灭,唯有夜光苔藓发出冷光,划破黑暗,为地下迷宫带来少许光明。?#40644;?#20013;文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