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笔趣馆 > 无敌至尊小村民 > 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老牌主管

            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老牌主管

                那足足七公分的高跟鞋,据说还是照顾她的,可是这高度,每踩一脚上去,就觉得是在受刑,从脚尖到脚后跟,都疼的可怕。
              
                  优儿多想把高跟鞋踢掉,还她一个身轻如燕,可是没有于苗苗的许可,她倒是也不敢啊。
              
                  优儿觉得她最大的障碍,就是自己脚上的高跟鞋,如果要是能把这高跟鞋给踢了,她的效率至少能够翻番。
              
                  犹豫了好久之后,优儿大着胆子给于苗苗打了个电?#21834;?br />  
                  “喂,于主管,我是优儿……”
              
                  正忙的不可开交的于苗苗,一听见是优儿的声音,还带着怯弱的语气,就大致猜到了意图。
              
                  “快说,嫌我?#36824;幻?#26159;吧?”
              
                  意识到优儿可能是想要?#36947;粒?#20110;苗苗的口气立马表现出了不善。
              
                  优儿倒吸一口凉气,她在心里已经?#26159;?#20102;无数次,?#26159;?#30528;于苗苗此时能够心情上好,能够放她一条生路。
              
                  可是于苗苗这样的语气,优儿不?#27599;?#21475;,就已经猜到了结局。
              
                  “没,没事,于主管,你先忙,?#19968;?#21435;向你汇报……”
              
                  “不要?#36947;粒?#20877;重复一次,跑不完?#27425;一?#26469;收拾你!”
              
                  于苗苗还是赶在优儿挂电话之前,好好发挥了一通河东狮吼。
              
                  优儿听见那边盲音之后,还觉?#30511;?#31070;激荡的厉害,于苗苗这是未卜先知啊?
              
                  于苗苗刚把优儿的电话挂了,就听见了敲门声。
              
                  看着手边这还有一摞的文件没有看,于苗苗觉得自己的内分泌都要失调了。
              
                  “请进!”
              
                  不管何时,于苗苗都是那个看起来无比得体的老牌主管。
              
                  于苗苗完全没想到,进来的竟然是秦雪。
              
                  这是什么意思?三天两?#25918;?#22905;这里?#27492;?#33510;了?
              
                  如今于苗苗手里的项目,和霍冰手里的项目可是完全不交叉啊,于苗苗不会天真的以为,秦雪来找她是因为什么业务上的需要。
              
                  从内心来讲,于苗苗是不想这个时候接待秦雪的,毕竟自己手头的项目,麻烦都一堆,更别提别人组里的事情了。
              
                  可是人都已经进来了,于苗苗也不好直接给推出去。
              
                  “什么事?”
              
                  带了秦雪那么久,于苗苗向来?#19981;?#24320;门见山。
              
                  “于主管,我有事想要请教您……”
              
                  论起胆子来,秦雪明显比优儿要大很多。
              
                  如果是优儿,被于苗苗这夹带着?#20384;?#30340;声音一问,想要的话立时要缩进去一半。
              
                  可是看看秦雪,只是眼珠子转了转,心里的小算盘还是打的蛮响的。
              
                  于苗苗只消一眼,就大致明白秦雪这次来,估计是有什么想?#24187;?#30333;的事情了,?#36824;?#22905;不动声色,等着秦雪和她讲。
              
                  “说。”
              
                  “于主管,我想请教您,霍主管是个怎样的人啊?”
              
                  秦雪的话立时引来了于苗苗的一记白眼。
              
                  “你是来工作的,还是来研究领?#22841;?#26684;的?她是什么样的人,我怎么知道?”
              
                  于苗苗心里的话,可没有如此平和。
              
                  于苗苗只是心里想着,秦雪这一段真是过的安逸了,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可是一点儿底限都没有了。
              
                  要不然怎么上次和陈辰一起闯祸呢?本以为陈辰走了,她能迷?#23616;?#36820;,看这样子,心思还没回来呢!
              
                  “不是于主管,我就是觉得现在霍主管可能是针对我,我?#34892;?br />  
                  秦雪一听于苗苗熟悉的吼叫,就?#34892;?#24515;惊肉跳。
              
                  于苗苗想的没有错,秦雪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就像是一只长久没有上发条的钟表,如今都快闲的生锈了。
              
                  “针?#38405;悖?#22905;那么闲?她针?#38405;?#24178;嘛?你有什么好针?#38405;兀?#20320;有迫害妄想症啊!你要是不行,迟早让贤,谁有那功夫整天关注你心里想什么!”
              
                  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这些在于苗苗这里,轻而易举就能得到。
              
                  秦雪僵在当场,她忽然很是怀念之前在于苗苗手底下的时光。
              
                  虽然于苗苗很?#20384;鰨?#23545;人很凶,经常会让秦雪半夜也回不了家,周末节假日什么的,也是于苗苗说征用就征用了,可是如今想来,秦雪还是怀念。
              
                  不只是因为那时候秦雪过的充实,天天都在进步,觉得自己是一个有价值的人,更重要的是,秦雪从来不会因为怕于苗苗背后思量她什么而感到疲惫。
              
                  她深深地知道,于苗苗这样的性格,有事只会当面讲,绝不会背后算计谁。
              
                  她没有时间去照顾谁的情绪,自然也不会让别人有时间把心思花在这上面。
              
                  在于苗苗这里,工作永远是第一位,永远都是。
              
                  不知不觉,秦雪想着这些从前,再想想从调组之后发生的一桩桩一件件事情,忽然就觉得自己这些天活得好窝囊,像是迷失了一般。
              
                  原本在秦雪的设想里,没有在于苗苗面前痛哭这一项,可是她只是想着从前,就再?#36393;?#19981;住了。
              
                  于苗苗骂完,看秦雪久久没有回应,再次看她的时候,只见秦雪站在离门不远的地方,正一个人哭的伤心。
              
                  在这一刻,于苗苗心里是惊讶的。
              
                  是什么让秦雪哭成这样?
              
                  秦雪不是一个矫情的人,虽然是?#34892;?#23567;心眼,可是于苗苗曾经骂过她无数次,她早就没有了这种公主病玻璃心的毛病,如今这是怎么了?
              
                  只是,如果秦雪哭成这样,而且如今还不是自己的手下,于苗苗要是再骂,就?#34892;?#19981;合适了。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于苗苗觉得自己上班时间的效率,简?#31508;?#20302;到了极点,和优儿这种刚入门的比起来,估计要强不到哪儿去了。
              
                  ?#36824;?#30524;前的这个人,总得安抚啊。
              
                  作为她的前主管,如果不安慰她,让她能够重新扬帆起航,那秦雪的职业道路,估计还有不少的弯路。
              
                  从座位上站起来,于苗苗抽了?#21018;?#32440;巾,走近秦雪。
              
                  ?#25226;?#27882;擦擦,别哭了,一会儿从我这儿出去,看见你这大熊猫眼,不知道还以为我怎么你了!”
              
                  于苗苗这样说着,心里才更加悲凉。
              
                  这霍冰的手下从自己的办公室哭着出去,这得传成什么样子?
              
                  于苗苗一直刻意回避着霍冰的事情,就是不想自己和霍冰之间再起事端,不想再让吴敌对自己失望。
              
                  可是这可好,自己避着犹恐不及,却还有主动上门的。
              
                  于苗苗这次的锅,看来是背定了。
              
                  “于主管,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这样的……”
              
                  秦雪哭的伤心,还知道道歉……
              
                  于苗苗心里自然知道她不是故意的,她要是故意跑来自己办公室哭,于苗苗还不得把她后半辈子都给拉黑!
              
                  “我知道,我让你别哭了,你这样哭着,我们也交流不了什么。”
              
                  于苗苗也好想哭,她们都是年龄相仿的女孩,只是站在不同的位置上,选择了不同的路,所以就有着自己必须扮演的角色。
              
                  (本章完)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河北十一选五冷热号 南粤26选5开奖结果查询 双色球附历史记录 七乐彩开奖 广西快乐10分开奖分 澳洲幸运5合法吗 35选7开奖结果49期 北京快三官网开奖结果 快乐彩票极速快3怎么玩 潮汕赌经濠华版 广东26选5开奖8月23 北单半全场开奖 吉林快三计划手机版和值大小 深圳风采中了3个号 二分彩算不算违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