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筆趣館 > 愛情冒險家 > 第446章 營救

            第446章 營救

            掙來掙去掙不脫的金線有些傻眼,經溫雅提示,她冷靜下來——她現在是成.網她從余勒年輕有力的臂彎里費力轉過頭,對著溫雅道:“余勒。”
              
              “哦,余勒。成辛的愛人。久仰久仰。”
              
              余勒也不接話,牢牢圈著臂彎里的人,轉身就往樓下走。
              
              說時遲那時快,長長的走廊至少有四五戶同時打開了門,虎虎生威的面孔露了出來。溫雅不露聲色地擺擺手,那些打開的門,又遲疑地關上了。
              
              溫雅快步追上去,她認為,事情大有回轉余地。她只要跟余勒搭上話,說明成辛和她已經約好去看電影,余勒懷里的“成辛”肯定會呼應她的。小插曲迎刃而解!
              
              帶著篤定的溫雅腳下發力,然而追了半層樓,始終跟余勒和他臂彎里的人差2步。該死,“成辛”有沒有腦子,這么配合余勒!
              
              溫雅只顧得追,不提防迎面撞上來一個人。定睛一看,這不是老板娘嗎?
              
              老板娘一把抱住溫雅,左邊臉頰親完親右邊臉頰。
              
              夾著口臭的口水濕答答在臉蛋兒上,溫雅憤恨地拿手背擦一下臉,忍住一拳揮過去的沖動,惡狠狠地呵斥老板娘,邊呵斥邊用力推開她:“惡心!你干什么?”
              
              意外的,老板娘并沒有被她推開,反而是死死抱牢她的腰,笑嘻嘻地講:“小美人兒,我有個秘密要跟你說!”
              
              溫雅眼睜睜看著余勒攬著“成辛”從樓梯拐角消失,不由心慌:“松手!有話好好說!”
              
              “事關重大!我抱你親你也是有原因的!花不了你多長時間,最多1分鐘!你安靜下來,反而節約時間!你要明白,為了榮譽……”老板娘神秘兮兮、嘮嘮叨叨,非要往溫雅耳朵旁湊。
              
              在絕對的力量面前,她的格斗技巧完全成了浮云。
              
              氣急敗壞之下,溫雅只好采取合作態度:“1分鐘!先松手!不然我要喊叫了!”
              
              “好,好,你聽我說。說好聽點是為了榮譽,其實是為了錢,你的準婆婆要我們測試你是不是拉拉,成辛就是測試人員……”
              
              溫雅眉毛皺成一團。她當然知道這個故事背景!她沒必要再聽老板娘重復一遍!
              
              可是老板娘肥碩異常,力氣大的堪比男人!
              
              她焦躁地往樓梯通氣窗望過去,依稀看見余勒打開車窗,讓“成辛”坐進去。
              
              不能再等了,既然她力量上不是老板娘的對手,那么……她張口對著老板娘的肥臉咬了一口。
              
              “嘎吱。”
              
              奇妙的口感,奇妙的聲音。
              
              溫雅與老板娘,同時愣住了。
              
              樓外,金線不敢開口說話,一說話準暴露!
              
              她焦急等待溫雅或別的人追上來,攔住他們。于是她有心拖后腿,可是余勒連拉帶抱,根本不在意她是不是在邁步走路。
              
              車門打開,她正要賴著蹲下身,余勒忽然一彎腰,將她抱起,“z”字形正好適合塞進車里。
              
              不對勁!
              
              當金線明確意識到事情不對勁時,已經晚了。
              
              余勒用膝蓋壓制住坐著的她,快速地用事前備好的膠帶纏住她的嘴巴,繞了幾圈才停手。他冷峻的面孔近在咫尺地晃動;她推他,抓他,卻無濟于事。
              
              纏住嘴巴后,余勒將她雙手在身前交叉,咔嚓,手腕各被鎖進手銬里。
              
              飛快地做完這一切,余勒還不忘在她身前搭了一塊薄毯、掛了副口罩,掩蓋她被俘的真相。
              
              然后,片刻不停留,他打開車門跳了出去。
              
              一個從未見過的男人,天衣無縫地拉開車門,開車走了!走了!
              
              金線覺得自己一定是在做夢!一定是!
              
              --
              
              溫雅照著老板娘的肥臉咬上去,很容易就咬下一口嘎吱脆的肉。
              
              看著老板娘臉上突然多出一塊不流血的窟窿,溫雅立刻明白過來。只是,同時也清晰地感覺到有個鋒利的尖銳物抵在腰間,眼前的老板娘笑得露出粉紅舌頭:“叫了,我讓你在子宮上也多個窟窿。”
              
              子宮兩個字,有效抑制住溫雅想呼叫的沖動。
              
              半個月前,她剛得知她懷孕了。八年戀愛長跑,個中有多少委屈,終于靠著肚子里的寶寶修成正果。
              
              如果她有軟肋,無疑就是肚子里的小米粒了。
              
              等余勒跑上樓,再路過溫雅時,溫雅身旁的老板娘,已經長著一張英俊男人的臉了。畢竟臉上帶個窟窿,視覺效果太驚悚。
              
              英俊的男人摸摸索索找準位置:“就是這個角度,小寶貝無論如何也躲不掉的。上樓,敲開門,理由你來想,我們的耐心只有門口等3秒。順便說一句,我們的目標是干掉林普名。”
              
              溫雅刷白著臉:“就憑你倆?”
              
              英俊的男人挑起眉毛:“我倆這么帥,足夠亂湘州了。”
              
              說話間到了門口。
              
              英俊男人手下用力,尖銳的刺痛感之下,溫熱的液體從體內涌了出來。溫雅咬唇欲哭。
              
              “憐香惜玉,我還沒學會……”英俊男人還在笑。溫雅卻覺得寒意撲面而來。看不到余勒去哪兒了。但是,她必須馬上敲門,哪怕借口根本沒有想好。
              
              “誰?”里面有人警覺地問。
              
              “我。”溫雅自覺嗓子干巴巴。
              
              刺痛感加劇了。更多的血涌出來。溫雅仿佛感覺到小米粒在發抖。
              
              “我是溫雅,開門。她身上有個重要東西忘記拿了。”
              
              急中,果然生智。
              
              門馬上打開。
              
              “什么東西?”彪悍的漢子問,問到一半,口中一滯,隨著犀利的疾風從耳邊呼嘯而過,彪悍的漢子沿門框倒了下去。
              
              溫雅心中一驚。槍?
              
              英俊男人默契地一閃身,余勒從側旁伸手扶助彪悍漢子,避免他轟隆倒地。
              
              放平之后,給英俊男人一個示意的目光。
              
              英俊男人推著溫雅往前走:“還有12毫米。”
              
              溫雅:“三娘,我不進去了,成辛鞋底有東西,鞋子換一下。”
              
              踢跶的腳步聲又折回去了,八成是脫成辛鞋子去了。
              
              就在那時,窗外忽然想起鞭炮聲,噼里啪啦甚是響亮,接著,敲鑼打鼓的聲音刺耳又突兀地響起。舞獅隊,開進了老小區。
              
              余勒穩臂舉著麻醉槍,英勇無畏地沖了進去。
              
              兩三枚枚煙霧彈從身后扔進房間,戴著特殊口罩的人嗖嗖進來三四位……溫雅看不懂了,不過,懂不懂,她也顧不上了。
              
              溫雅的雙眼迷離地閉上,最后的眼神,滿含哀求。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