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笔趣馆 > 纯阳武神 > 一百五十五章 队伍归齐

            一百五十五章 队伍归齐

            眼见御之秋又要大扯玄学,许易赶忙打住,大大方方将玉盒收了,他也的确当得起,光诛灭大日神殿,他给御之秋他们留下的资源,就足够金丹会壮大到和大日神殿决裂前的体量了。
              
              “怎样,看样子是都准备好了。”
              
              许易说着,看了?#21019;?#22806;的牵牛花,他入住这间竹屋时,牵牛花还不曾开放呢。
              
              转眼已是,一个月过去了。
              
              御之秋点点头,“都备好了,全看你的了。”眼中充满了憧憬。
              
              许易道,“那好,你等我一等,我最后处理点私事,便去把大事了了,时间便定在今夜子时吧。”
              
              御之秋应下,便急急去做最后的准备了。
              
              许易叫上晏姿,取出日月梭,便出发了,两个时辰后,他到达了永辉城上空。
              
              还未及下船,三大城主如临大敌,已立在千丈外。
              
              许易牵了晏姿下船,收了日月梭,看也不看三位城主,直朝石而立家的别业投去。
              
              “他就这?#32431;瘢俊?br />  
              黑夫城主凝视着许易远去的背景,怒道。
              
              白夜城主道,“孩子死了,你来奶了,你倒是和他干啊!在这儿吼什么。”
              
              前番和许易大战,为救护黑夫城主,白夜城主拼了老本,熔炼了巨怒之意的***(上次这个?#26102;?#23631;蔽得好惨),生生被毁,弄得他心痛不已。
              
              他原以为事后,黑夫会多少有点过意不去,哪知道这位跟没事人一样,一点表示没?#23567;?br />  
              后来,白夜城主实在忍不住了,当面提及此事,黑夫却说,“谁没有损失,我的损失找谁陪去,要怪你去怪老黄,这老鬼竟然连手都没伸。”
              
              如此论调,气得白夜差点没吐血,两人遂交恶。
              
              黑夫怒道,“你以为老子不敢,没见姓许的落荒而逃了,连老子的面都不敢照。”
              
              白夜被气得直翻白眼,黑夫冷笑不绝,半晌未发一言的?#39057;?#22478;主轻啸一声道,“许道兄,黑夫……”
              
              “握草!黄老鬼……”
              
              黑夫蹭的一下,消失无踪。
              
              白夜冷笑不绝,?#39057;?#36947;,“罢了,这就是个浑人,但愿那位大爷,这回不要惹出祸事来。”
              
              ………………
              
              许易此番回归,当然不是来惹什么祸的。
              
              他此番归来,?#36824;?#20004;件事,其实也就一件事,答应给?#20132;?#30340;灵酒,这一月时间,羊脂玉净瓶终于积出几滴灵液,他化了数十瓶灵酒,正好拿过来兑现承诺。
              
              他现在也不知怎么了,?#34892;?#20107;答应了不办,就浑身难受,一直膈应在心。
              
              他隐?#23478;?#35782;到,修行到了某个层次,已经不能胡乱许诺了。
              
              既要看?#20132;穡?#22238;来瞅一眼石而立,加深一下感情,很有必要。
              
              毕竟,他即将回归西洲了,宰了宫贤,灭了韩忠军的?#22909;?#25928;应,说不定就要爆发了。
              
              在这蛮荒境内,石而立的本事算不得什么,但回了西洲,说不定石家的力量就会成为一张极好的牌。
              
              作为一个精致的利己分子,利益是多数行动的最高指南。
              
              许易万万没想到,他到石而立家的别业,没见着石而立,却见着了席梦凡,吴长老,马长老,孔绍,尤献,还有明四火,明二德等人。
              
              当初同随韩忠军入蛮荒境偷猎的两拨人马,竟凑齐了。
              
              明家的人马折损重大,就剩了明家三兄弟。
              
              许易的队伍,竟格外齐整,一个不差。
              
              听了缪春生的禀报,许易才知道怎么回事。
              
              原来这两拨人,是在半月时间内,先后赶到的。
              
              许易震动永辉城的名气,早就传了很远了,这帮人折腾够了,尽皆思归,可又毫无办法,竟都想到了威风大震的许易,便找到这永辉城来,继而找到了地发赌坊。
              
              奈何他们在蛮荒境的层次的确没混出来,根本见不到石而立,?#33618;?#25509;触到缪春生。
              
              各自开门见山,都想见许易,都说是许易故人。
              
              偏偏石而立闭了关,缪春生不敢打?#29275;?#21448;联系不上许易,?#33618;?#23558;他们留在石家的地头,严加监视。
              
              这些日子,席梦凡等人急得够呛,偏偏他们的如意珠在此没有作用,再三苦求,把缪春生求得烦了,越发小觑他们,以为他们的话也尽不实。
              
              什么故人,什么挚友。
              
              想那许老魔何等天?#29275;?#20309;等凶威,就这么一帮只会苦求的?#19968;錚?#37197;和那等人做朋友么?
              
              就这样,他也熄了向石而立禀报?#21335;?#24687;,连着石而立这两日出关,他也没提过,若不是这帮人个个都有神胎境的修为,他早就将这帮?#19968;?#36214;了出去。
              
              此番见得许易,众人各?#24895;?#24936;,也不知是谁起了头,各种奉承话,接连砸来。
              
              谁能想到短短一月多的工夫,当初那个在队伍中实力最弱的脱凡修士,会一?#22659;?#20026;如斯?#31354;摺?br />  
              那种种战绩,众人听来,至今不敢相信。
              
              许易安抚完众人,石而立便让缪春生好生接待,给诸人赔礼,他告个罪,将许易拉入了一间密室。
              
              石而立单刀直入,道,“老兄,我知道你如今不缺财货,但别忘了,你宰了宫贤和韩忠军的事儿,必定是瞒?#36824;?#21435;的,早早晚晚,人家那头会知道。所以,你回了西洲,想再凭一双拳头打遍天下,定然是行不通的,我看那些老?#19968;錚?#20320;可以好好利用下。”
              
              “我听老缪说过,?#21069;?#32769;?#19968;?#19968;个个脸皮死厚,你这回拿着把了,好生敲打敲打,说不定能多挣出一条门路。”
              
              许易道,“不好办啊,都是熟人熟事,不好下手,要不石兄代我走一趟。说来也是你石兄不对,你不留他们,我这回也不会被抓个正着,我日月梭上的那些位子,必定能卖出个极好的价钱。”
              
              石而立指着许易怒道,“我看你这?#19968;錚?#23601;不值得旁人?#38405;?#29992;心,蹬鼻子上脸,惯的,老子也是多余,就凭你小子这一肚子花花肠子,?#21069;錛一?#24597;也飞不出天去,去休去休,老子累了,不陪你折腾了,爱咋咋的,半个时辰后,老地方,?#39029;?#33756;,你出酒,这回你小子去北洲,定?#24187;?#31354;手回来。”
              
              说完,不待许易回话,石而立径自去了。
              
              许易双手一摊,哑然失笑。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