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笔趣馆 > 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 > 第七百二十六章 挟恩图报

            第七百二十六章 挟恩图报

                顾诚玉说完,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哑婆婆。可哑婆婆却向顾诚玉点了点头,顾诚玉明白他娘是知道的。
              
                  吕氏一听这话,刚才还灿烂的笑容逐渐消失了。
              
                  “娘知道,娘怎么可能不知道?”吕氏将递给顾诚玉的茶碗放下,喃喃地道。
              
                  “那娘还和她来往?长公主怕是不愿意看到咱们和她的闺女交往过密,其他的就更不必说了。”
              
                  顾诚玉叹了口气,只觉得今儿发生的意外太多了。
              
                  什么时候他的婚事已经提上了日程?他明明年纪还小啊!
              
                  “郡主的脾性与她娘不同,性子好着呢!她虽然身份尊贵,可是我儿也不差。才十四岁就已经是六品官了,这满天下谁有我儿这般能耐?她是郡主又怎么了?还不是仗着出身?”
              
                  吕氏的脸彻底沉了下来,一想到别人看不起儿子的出身,她的心里就跟个刀剐似的疼。
              
                  “你呀!就会给小宝添乱,我早就跟你说过,那啥郡主还是莫要来往得好。她娘是个啥性子,你也领教过,心里最是清楚。还仗着出身,人家就是仗着出身了,你能怎么着?”
              
                  一直沉默的顾老爹忍不住插上了话,他对吕氏剃头担子一头热的态度?#34892;?#30475;不上。
              
                  小宝长得好,又是个官儿,哪里愁娶不到媳妇儿?
              
                  可老婆子就是看上那什么郡主了,可人家那身份,能看得上泥腿子还没洗干净的顾家?
              
                  “她娘是她娘,她是她!只要小宝?#19981;?#37027;姑娘,小宝一定有法子娶她。”
              
                  吕氏觉得顾诚玉因为出身低被人看不起,就想让顾诚玉娶个高门大户的闺女,今后也能在官场上给儿子些助力。
              
                  原本她是不懂这些的,可是最近她听多了这样的事儿,还是觉得娶个好媳妇儿,比儿子一个人孤军奋斗要好得多。
              
                  至于长公主那儿,她受些委屈算啥?
              
                  顾诚玉?#34892;?#21741;笑不得,他娘对他总是有股迷之自信。
              
                  “娘!这亲事向来都是长辈做主,郡主哪里能决定自己的亲事?长公主是绝不会同意的。再说人家郡主肯定也没这个想法,您可别在人家面前乱说。”
              
                  顾诚玉揉了揉额头,他娘有时候真是天真得可爱。
              
                  “你看,小宝都比你懂事。你自己也说了,人家身份尊贵,你可别想?#25490;?#39640;枝儿,我看给小宝说个门?#34987;?#23545;的就成。”
              
                  顾老爹将拿在手上的烟杆子放下,他是坚决反对这件事的。
              
                  大户人家的姑娘哪里是好娶的?没得被人指着脊梁骨,骂他们上杆子巴结。
              
                  “啥叫门?#34987;?#23545;?小宝这么有能耐,啥样的姑娘娶不着?她虽然是郡主,可等成了亲,还不是冠着夫家的姓,她难道还能再嫁个?#26159;?#22269;戚不成?”
              
                  吕氏被顾老爹呛了两句,心里更不舒坦了。
              
                  别人看不起儿子的出身,你个当爹的也看不起。也不想想儿子还不是受他们这样的爹娘?#20384;郟?br />  
                  不然就凭儿子这样的长相和才干,满京城哪家姑娘都是高攀小宝,府里的门槛?#23478;?#21483;媒人个踏破喽!
              
                  顾老爹见吕?#20384;?#20102;气,也只好偃旗息鼓。
              
                  “我就是说说,你也知道那啥郡主的,肯定不成。”顾老爹喃喃说道。
              
                  “是啊!娘,先不说长公主不可能同意。您想啊!要是儿子娶了郡主回来,那日后还有好日子过吗?她身份尊贵,咱们连句重话都说不得,您儿子还得将她当菩萨供着,这得多憋屈,多累啊!”
              
                  顾诚玉站起身,给吕氏揉捏着肩膀,轻声解释道。
              
                  吕氏原?#20928;?#24819;再说?#22919;洌?#21487;是她转念一想,小宝说得?#28799;?#36947;理。
              
                  本来小宝娶媳妇儿,她就舍不得。且这娶回来的媳妇儿连句重话她都说不得,要是小宝以后受媳妇儿欺负怎么办?
              
                  这可不行,吕氏又动摇了起来。
              
                  “老太太,鸡?#28866;?#24471;了。”
              
                  彩云端着?#20449;?#36827;来,顾诚玉闻到鸡?#28866;?#30340;香味,嘴里的口水顿时开始泛滥。
              
                  算了,吃饭皇帝大。这些烦恼先不去想,还是填饱肚子再说。
              
                  “老爷!瑾瑜怎么说?”宁氏等顾诚玉走后,见梁致瑞沉默不语,这才忍不住问道。
              
                  她走前见顾诚玉似乎不太乐意,心里?#28799;行?#24528;忑,该不会是不同意吧?
              
                  梁致瑞睁开紧闭着的双眼,轻轻地叹道:“他说只要?#21040;?#20799;愿意,他算是高攀了。”
              
                  宁氏一听这话,神情便是一松,脸上不禁挂上了一丝微笑。
              
                  “?#21040;?#20799;性子好,长得更是无可挑剔,也不算辱没了他。再说?#21040;?#20799;出身国公府,只除了有个不着调的继母,其余的还能委屈了他不成??#36824;?#29822;瑜这孩子嘴甜,性子沉稳,能耐也不小,两人正是天作之合。”
              
                  也许是这件事成了一半,宁氏心里一放松,话也多了起来。
              
                  “没有委屈他?”梁致瑞猛地从床上坐起,看向宁氏的眼神充满了嘲讽。
              
                  宁氏被梁致瑞的动作吓了一大跳,她拍了拍胸脯,“你这是作甚?”
              
                  “你扪心自问,这门亲事到?#23376;?#27809;有委屈了瑾瑜。依照皇上对他的看重,等过两年瑾瑜肯定不是现在这样的品级,晚些时候成亲,说不定他已经身居高位了。到时候除了皇室宗亲,哪个世家不愿意和他结亲?”
              
                  梁致瑞的话像一柄尖刀捅在了宁氏的心口上,两人沉重的呼吸在屋内回荡。
              
                  “你也别太偏心了,你看谁升官儿有这么快的?朝堂上哪位大臣不是熬资历熬出来的?#31185;?#20320;对他的期望这么高。再说?#21040;?#20799;若不是有个那样的继母,又怎么会轮得到他?”
              
                  宁氏也来了气,她的泪水划过脸颊。想起自己早逝的大闺女,心里为自己的外孙女不值。
              
                  “你的想法是多么愚?#28389;牛?#20320;可知这次他去河间府,皇上已经应了他升官的事儿?你觉得凭他的能耐,升官是多难的事吗?”
              
                  梁致瑞揉了揉额角,靠在了迎枕上。
              
                  宁氏沉默了,其实她哪里不知道顾诚玉的本事?不然她也不会愿意将?#21040;?#20799;许配给他。
              
                  只是她心里不愿意承认罢了!
              
                  “我这一生光明磊落,?#22312;?#20026;正人君子,做事无愧于心。谁想临老了,竟然也挟恩图报。咱们嘴上说不逼他,可是咱们这和?#30772;?#20182;有何不同?我知道以他的性子,只要我开口,他最后必然会同意的。”想和更多?#23601;?#36947;合的人一起聊《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