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筆趣館 > 仙無常有 > 第五百七十三章 眾生墓

            第五百七十三章 眾生墓

                第五百七十三章眾生墓第11頁
              
                  “老大,我怎么瞧著有些不對勁?這陣仗怎么跟傳說中的引魔陣很像。”小個子魔將小聲道。
              
                  “你猜的沒錯?魔子騙了我們。”為首的魔將陰沉沉的道。
              
                  “那我們要不要過去跟他們說一聲?”小個子魔將嘀咕道。
              
                  “去了也只是送死,不如想想怎么逃走。”另外一個魔將卻是說道。
              
                  “逃?往哪里逃?我們很快就會成為不歸山里游蕩的亡魂。”一直低著頭沒說話的大胡子魔將生氣的道。
              
                  “怎么說?”小個子忙問。
              
                  “我們的魔力被那妖女封印,要不了多久就會被出來獵食的亡魂骨人吞噬,就像我們以前打劫他們一樣。”大胡子魔將沮喪的說。
              
                  “還真是,不過做個亡魂,總比魂飛魄散的好。虧的我們魔族活的久,不然我們早死在了不歸山。”小個子魔將看了眾生墓那邊升騰起來的魔氣才道。
              
                  “你說我們要不要去連珠洞,那里面有一個洞穴,是我以前挖的睡覺的地方,我們過去的話說不定還能多撐些時日。”大胡子魔將忍不住道。那是他的秘密基地,要不是活不下去,他一定不愿告訴這幾個。那里還留著一些東西,就算不能解除封印,將這束縛他們幾個的天蠶絲劈斷應該可行。
              
                  “行啊,狐貍,沒想到你還留了后招,可憐我這么多年的積藏都被玄星給摸去了。”小個子魔將眼睛一亮。
              
                  “磨蹭什么,趕快走,要是那妖女發現我們跑了,可就糟了。”為首的魔將催道。
              
                  “老大,我們怎么過去?”小個子魔將為難的道,它們四個可是被嚴嚴實實的纏在了一起。
              
                  “只能滾著回去了。”狐貍說著就用力往小個子那邊壓去。
              
                  “為什么是我在下面?”小個子吐出滿嘴的海草才問。
              
                  “啰嗦什么,竟然要滾回去,自然每個人都會有在下面的時候,你要臉還是要命?何況你生的本來就不好看。如今我們也出不了不歸山,你也取不到娘子,還要臉做甚?”為首的魔將用頭將小個子的頭撞回去道。
              
                  小個子魔將想想是這么個理,這才有些委屈的點點頭。四個魔將勁往一處使,你還別說,被捆成粽子的他們慢慢的就在海水里轉了起來。不提他們幾個,卻說云草幾個跟著姬瑤往眾生墓這邊來,還未到眾生墓,就見著墓頂上有一顆色如濃墨的魔珠正在打轉,且有壯大的趨勢。云草喚出虛妄瞳瞧了瞧,就見著無數由魔氣組成的線連著魔珠,線那端卻連著魔兵的眉心。再看那些魔兵,只見他們低著頭,嘴唇微微蠕動著,似乎在念著什么,只一個個神情木訥,像一個個兵馬俑一般,一動不動的站在那里。
              
                  “以魂為引,請魔降臨。”玄星忽然道。
              
                  “如此,我們需得快些動手才是。玄星,徐老,青芒,若是有魔兵過來,你們先替我們幾個擋一擋。”姬瑤說完就帶著眾人往墓碑前面去。
              
                  魔兵早散了開來,將眾生墓團團的圍了起來。只看起來并沒有十萬之數,想是年深日久,早死了大半。眼見著姬瑤幾個出現在墓前,魔兵們卻是視若無睹,只有那停于半空中的黑袍魔子往這邊看了一眼。興許因著引魔陣陣起,他也無暇旁顧,所以云草幾個卻是輕易的到了墓前。
              
                  眾生墓大的很,整體是由一塊塊巨石壘成,看著很像一座小圓塔。墓前有一塊圓形的大石頭,上書著“眾生墓”三個大字,周圍是不知繁幾的凌亂符文。云草幾個細瞅了一陣,這才在符文里找到了一塊巴掌大的方印。這方印也奇怪的很,似是嵌在了石頭里,上面也只繪著簡筆的四個神獸,不仔細看都瞧不出來,還以為是符文。
              
                  雖然找到了四方印,可是怎么取出四方印?云草幾個卻還是一頭霧水。他們不是沒想過硬取,卻發現那石頭是天罡石,劍劈在上面,連個痕跡都沒有。
              
                  “徐老頭,這就是四方印?”青芒用手摳了摳那印,卻是怎么都摳不出來。
              
                  “傻丫頭,這印卻是摳不出來的。需得四象伏靈佩歸位才行。沒見著,四神獸還在昆侖柱上趴著呢。”徐半山看了眾生墓近前的四根石柱方道。眾人聽了若有所思,只四象伏靈佩上只有一朵曼陀羅花,又怎知手中玉佩對應的是哪根石柱。
              
                  “以自身靈力為引,四象伏靈佩會引著你們到該去的地方。反過來,你們也需引著神獸之靈歸位。”徐半山老神在在的說。
              
                  眾人若有所思,按著徐半山的說的法子去做,果然不到一會就見著四人皆站在一根柱子下方。
              
                  “四神獸?昆侖柱?神獸怎的會在柱子里?”青芒不解。
              
                  “一抹靈引罷了,哪里還真能將神獸拘在印里。”玄星解釋道。
              
                  就在云草幾個施法想引出神獸魂引的時候,眾生墓頂上的那顆魔珠上忽的出現了一張魔臉,只見他張口一吐,魔氣就朝著眾生墓頂而去。只聽了“轟”的一聲響,眾生墓頂上炸開了一個口子,且還有繼續裂開的趨勢。
              
                  “不好,大魔尊果然醒了。”徐半山大驚,說話間已是掏出了一支紅柄的判官筆來。只見他先是吐出一口鬼氣來,這才用判官筆一點,在水里寫出一個大大的“禁”字來。那字一出,就朝著眾生墓頂上的魔珠而去。只可惜,卻被趕來的魔子擋住了。這魔子渾身籠罩在黑袍里,根本看不清模樣,從外看著就像一件空袍子。只見他揮了揮手,那個“禁”字就散了。青芒和玄星正要去與那魔子斗上一斗,卻被徐半山叫住了,這兩個家伙還不如他呢。引魔陣已到了最后關頭,魔子顯然不會下來。如今只看云草幾個,一旦有人得了鎮魔塔,即便大天尊的神魂跑了,他們卻能將大天尊的魔體收入鎮魔塔,沒了魔體的大天尊,應該也無法大肆的興風作浪。
              
                  徐半山才想著,就見著云草那邊青光閃爍,一條青龍的影子從石柱上跑出,圍著云草打著轉,云草正引著它往四方印這邊來。
              
                  閱讀址:8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