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笔趣馆 > 重案战鹰 > 第673章借酒销愁

            第673章借酒销愁

                史青山却也只是笑了笑,什么话也没有说。  ???ww?w?.?r?a?n?w?e?n?a`com这几天吃饭的时候他都是与施丽娟紧挨着坐的,这似乎也给旁人造成了些误会吧。
              
                  有这对夫妻坐在中间的话,倒也缓解一下众位旅游团的?#26049;?#20204;对他与施丽娟关系的一些猜想吧。
              
                  史青山的想法是挺好的,但是呢,他却被“绝配”夫妻中的丈夫问这问那的,其?#34892;?#24847;思便是想打听一下史青山与施丽娟的“八卦”消息。
              
                  施丽娟也是如此,被“绝配”夫妻的妻?#28216;?#24471;?#25104;?#36890;红,没吃多少东西便赶紧离开饭桌了。
              
                  快到九点的时候,施丽娟感觉肚子?#34892;?#31354;,便离开房间到外面准备买些吃的东西。都怪那对“绝配”夫妻,否则的话,她也不会这么快就饿了的。
              
                  施丽娟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史青山在大堂上望着外面,她立即走上前道:“大青山哥,你在干什么呢?”
              
                  ?#20843;?#19981;着觉。”
              
                  史青山简短的回了一句,他的心情不怎么好,又想到了已经逝去的女儿。
              
                  “走,我陪你喝几杯吧。”
              
                  施丽娟说完,便上前拉住了史青山的手臂。她的意思很简单,若是史青山不同意,那就直接拽去吧。
              
                  史青山倒也没多想,直接就点头同意了。难得有人愿意陪他喝酒,便借着喝酒来缓解下对女儿的思念。
              
                  在家的时候,史青山根本就不敢喝酒(怕有案子发生而出现场),现在既然已经休假了,便不用有什么?#24605;?#30340;。古语不是说“借酒销愁”嘛,史青山只想大醉一场来麻醉下自己。
              
                  在酒吧当中,史青山喝了许多酒,也讲了不少他女儿的事情。史青山的女儿本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孩子,但因为患了白血病而告别人世。
              
                  喝到后来,史青山也开始自责起来。他一心扑在工作上,根本就没有关注到女儿的身体状况。
              
                  施丽娟只得在旁边不停的劝着,人死不能复生,不应该沉浸在对女儿的思念以及自责当?#23567;?#26082;?#32531;?#23376;已经故去了,那么也只能一切向前看的,安心工作,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妻子。
              
                  在这几天的聊天当中,施丽娟也自史青山的口中知道他已经离婚的事情了,否则史青山也不会独自一人来云?#20185;?#24515;的。
              
                  既然提到妻子了,史青山也说了些他与妻子的事情。现在想来,两个强势的人生活在一起,每个人都不愿意放弃自己的事业,到头来也苦了孩子。
              
                  现在孩子不在了,这时候分开也许会更好些,最起码二人都可以当成好朋友来相处的。
              
                  十一点刚过,桌子上摆满了酒瓶。施丽娟也喝了不少的酒,感觉头?#34892;?#26197;。明天还得出去逛景点呢,她只好劝史青山返回房间了。
              
                  刚下电梯,史青山便吐了出来,弄了他与施丽娟一身。
              
                  史青山在吐过之后?#26197;?#28165;醒了点儿,他急忙向施丽娟道起了歉来。人家衣服都被吐脏了,不说些歉意的话又怎么能行呢。
              
                  施丽娟只是笑了笑,浑?#24187;?#26377;在意自己身上的那些呕吐物。衣服脏了没什么,洗一下就好了。只要史青山能够走出对女儿的思念,就算他再吐自己几次又有什么问题呢。
              
                  一想到这里,施丽娟的脸突?#32531;?#20102;起来,自己怎么会这么想呢?她摇了下头,还是先将史青山弄回客房吧。至于地上的那些“东西”嘛,相信酒店的服务员会?#21019;?#29702;的。
              
                  来到史青山的住处之后,施丽娟便帮着史青山将衣服、裤子脱下了。都已经弄脏了,她是准备忙其洗一洗的。
              
                  史青山此时的酒劲儿也?#20384;?#20102;,他只是知道按照施丽娟的话来行动。
              
                  施丽娟给史青山倒了杯水,?#32531;?#20415;去洗澡、洗衣服了。她自己的上衣也弄脏了,那就一块洗吧。
              
                  四十多分?#21448;?#21518;,施丽娟终于自卫生间当中走了出来。史青山此时已然睡熟,床?#39277;?#19978;的水杯里面的水也已经没了。
              
                  施丽娟又倒了杯水,便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她也?#34892;?#22256;,但却想看看史青山熟睡的样子。史青山今天抓小偷的情景再次出现在了施丽娟的脑海里,动作是一气呵成的,非常的帅气。
              
                  施丽娟又想起了史青山上次在公交车抓小偷的那一幕,小?#30340;?#20986;刀与史青山对峙,但终究还是被他给抓住了。
              
                  回想两次的擒凶经历,施丽娟觉得史青山的形象在她的心目当中越来越高大了。
              
                  “女儿,不要走。”
              
                  史青山突然大声地喊了起来,?#21543;?#24403;中还带着哭腔儿。
              
                  施丽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给吓到了,她刚想?#37202;?#26469;,但是史青山那边却没什么动静了,想必是在睡梦当中梦到了女儿吧。
              
                  看到史青山的这种情况,施丽娟也开?#21152;?#35947;起来。若是史青山出现什么问题怎么办,施丽娟可不希望有什么意外发生的。她想了想,便干脆睡到了旁边的单人床之上。
              
                  反正两个人各睡各的,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施丽娟在床上不?#31995;?#40723;励着自己。至于是否会出现什么问题,她也懒得去想了,或许她会“向往”着出现问题也说不定呢!
              
                  在半夜的时候,史青山倒是起了一?#25105;梗?#19981;过呢,他迷迷糊糊的,再加上睡的床位靠外面,根本就不曾察觉旁边的床上还有一?#24187;?#22899;在睡觉。若是发现的话,估计史青山会当场被吓到的。
              
                  有美女主动同房睡觉,史青山肯定得将其?#34892;眩?#24182;且让其返回住处的。自己是个什么样的状态,史青山当然最清楚不过了,他不希望施丽娟会在这个问题上被旁人指指点点的。
              
                  就像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那对夫妻不就是絮絮叨叨的询?#39318;?#20182;与施丽娟的关系嘛。
              
                  早上六点多,史青山终于醒过来了。他的头还是?#34892;?#30171;,这自然是喝多酒的后遗症了。洗了把脸,刷了刷牙,再重新回到屋子里面的时候,史青山才发现身边的单人床上还睡着一个人呢。
              
                  史青山大吃一惊,失声喊道:“丽娟,你昨天没回去睡?”
              
                  施丽娟被史青山的?#21543;?#32473;惊醒了,她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这才缓缓地说道:“青山哥,我害怕你有事。反正还闲着一个床,所以就在这边睡下了。”
              
                  “这个,似乎不……”
              
                  史青山施了施嘴,后面的话他直接就咽回去了。史青山本想说“不太好”的,但是人家女孩子都没在意,他也就?#32531;?#20877;往下说的。
              
                  “好了,青山哥,你也没事了,我?#27809;?#21435;了。”
              
                  施丽娟去浴室取上外衣,便径直离开了。
              
                  史青山本来想送送的,但他在?#37202;?#20043;后又坐下了。万一外面有人看到他将施丽娟送出了自己的房间,这似乎也不太妥当吧,最起码对于施丽娟的名声不太好。
              
                  史青山想的确实很对,施丽娟在出房门之后确实是被人给看到了。看到施丽娟的人也是一对熟人,正是昨天的那对“绝配”夫妻。这对夫妻就住在史青山隔壁,他俩昨晚也没吃多少饭,想早起弄点儿吃的东西。
              
                  为此,“绝配”夫妻的妻子便上前拽住了施丽娟,她具?#23567;?#20843;卦”的倾向,便直?#28216;?#26045;丽娟昨天是在史青山这边睡的觉。
              
                  施丽娟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起来,她点了下头,便立即躲开了。这个事情没法说清楚,干脆就不用解释了。反正大家只是在这段时间一起旅游,在回去之后便谁也不会认识谁了。
              
                  在接下来的几天当中,史青山与施丽娟就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似的,他俩依旧坐是一起吃饭、聊天,只是晚上却不会住在同一个房间了。
              
                  那晚只是一个意外,二位?#31508;?#20154;(主要是史青?#21073;?#20063;不想再出现这样非常尴尬地情况吧。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 左岸春风微信码 北京快3一定牛走势图 天津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直播下载 欢乐升级腾讯官方电脑版 重庆快乐10分软件 决胜21点国语高清 快乐12任选6胆拖玩法 一波中特诗 竞彩官方和香港马会 体彩浙江20选518206期 上海新快3开奖结果 欢乐斗地主赠送欢乐豆好友 极速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