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笔趣馆 > 战国之菜鸡联盟 > 第131章 聪明人犯傻

            第131章 聪明人犯傻


              南卓是聪明人。
              难道边子白就不是聪明人了吗?
              是聪明人就会?#36947;粒?#36793;子白?#36947;?#30340;办法就是,南卓?#20154;?#26377;权有势,又是卫国公族,身份尊贵,他没有理由办不成事!
              而南卓眼巴?#20599;?#30528;太子训口中的‘帮手’来和他接头,他甚至奢望,到时候‘帮手’将所有的麻烦事都处理完了,他只要把寇氏往外一送,万事大吉。
              两人都想得挺美,可不同的是,边子?#23383;?#36947;那个人是南卓,就一天天的看着南卓,可?#30431;?#25032;气的是这?#19968;?#21360;堂发黑,双眼无神,根本就没有解决麻烦,无事一身轻的气势!反倒是像一个霉运缠身,倒霉到家的丧家之犬?
              以至于边子?#23383;?#33021;暗?#21040;?#24613;,却也无可奈何。总不至于他冲上去?#38405;?#21331;说:“老兄,差事办的怎么样了?上头等着回复呢?”
              但他也知道,?#34892;?#20107;情不能等。
              比如说?#25032;?#35201;生孩子,真要?#20185;?#37027;一天了,恐怕就算是请来神仙也无法让孩子回去。
              边子白是急在心里,而南卓呢,他是急在脸上。以至于整日没有精神,脾气竟然出奇的好,甚至连边子白故意刁难他的事情,都一副茫然的生无可恋的丧气模样。
              这日,边子白坐在内?#29359;?#38376;口,门口的看门人豁着一大嘴,已经没多少牙齿了,就算是这样,老头还是很?#34892;?#26684;的要吃肉,按照他的说法,他再过两年就耳顺之年了,吃肉这等享受,已经是吃一口少一口了。?#27604;唬?#25972;日嚷嚷着要发财的人,基本上都是穷苦潦倒之辈;整日嚷嚷着要吃肉的人,基本上能闻着肉香已经不错了。
              老头叫老邢,卫国宫掖里大大小小的宫门至少几十座,基本上都是脸上刺青的犯人充当。这是《周礼》中规定的制度,现如今,已经没有几个诸侯国在执行这样的法令了,而卫国,还是固执的沿用《周礼?#32602;?#24182;?#25191;?#19981;疲。
              老邢就是其中之一,不同于其他宫门看守,基本上坐几年就回去了,老邢在卫国宫廷之中几乎混迹了一辈子。此时他和边子白这个中大夫正没大没小的坐在门槛?#32447;?#21969;,边上还有一个炭炉烧着一壶茶汤。这属于边子白的?#19968;?#20160;,走到哪儿,带到哪儿。边子白的茶炉,甚至?#20154;?#22312;卫国的名气都要大。在卫国出仕没几天,几乎帝丘的所有官吏都知道内史令,中大夫边子白是个药罐子,走到哪儿都带着茶炉。
              关于这一点,边子白连解释的心思都懒得去说。
              他能说什么?
              茶叶只有在药铺里?#24597;潁?#26681;本就没有健康人整日喝茶玩的。
              “啧啧,这茶?#32769;?#26159;香,可就是没有那种肉的滋味。”老邢挺挑剔,在他看来,任何香味只要不同于肉味,都是?#25105;?#31561;的货色。?#27604;唬?#32769;头也挺势利,要不是边上坐着的是内史令大人,他也不想陪着喝茶。毕竟?#20384;?#22836;固执的认为,他没病没灾,不用吃药。他唯一的遗憾恐怕就是,这辈子吃肉太少,以至于年纪大了之后,开始抽抽了。
              茶水并非是真正的茶水,只有少量的茶叶佐香。其他材料都是常见的食?#27169;?#25972;合之后,更像是一种类似于后世宁夏八宝茶之类的饮品。唯独没有冰糖。这时代可没有冰糖,至于如何制作,他更是不得其法。好在红枣本来就有甜味,多加即可红枣,茶水之中就有种甜丝丝的味道。
              边子白却哂然一笑道:“红枣,芝麻、果?#20667;?#25918;在一起,怎么可能煮出肉香味来?老邢,不是我?#30340;悖?#20320;都嘴里没有几颗牙了,还对吃肉念念不忘,到底为什么呢?”
              在卫国的律法之中,刑徒在服刑期间不?#24066;?#21507;肉。?#27604;唬?#21009;徒想要吃肉也吃不起。断绝了收入,还要服劳役,口粮都要家里?#24613;福?#21487;怜到了极致。比如说守门人,就是犯了捡到物品贪墨,被失主找上门犯事的倒霉蛋。
              “大人以为守宫门不能吃肉了?”老邢偷笑道,自以为得意道:“老糟头子在这宫闱之中近四十年,?#20185;?#22269;君赏赐宫中,就能有机会吃肉。另外糟老头子也是有点门道,吃肉不难!”
              不过,很快老邢就发现和他一起坐在内?#29359;?#38376;口的是大令,舞象之年的中大夫,顿时得意不起来了:“不过老头子自然是不能和大人相比,大人将来是要封君拜相的贵人,大富大贵,是生来就该吃肉的人。”
              边子白摸着自己的脸庞,故作惊诧道:“我的面相如此之好?”
              “贵,贵不可言!”这时候的老邢,像极了街头算卦的老骗子。?#20160;?#21476;来有之,鬼神之道虽然不被士大夫普遍认同,但是这时候的民众还是非常相信天上有神灵,万物皆有灵性的说法。就算是说出:“子不语?#33267;?#20081;神。”的孔夫子。也不是不相信鬼神之说,这句话的正确的读法是:“子不语,怪、力、乱、神。”孔子不谈论怪异、勇力、叛乱和鬼神。并非是孔子也不相信神灵的存在。
              而是孔子相信神灵无时无刻存在,所以对鬼神要三箴其口,以示其尊重。
              这也是为什么《易》兴盛的原因,在华?#27169;?#26131;经》的传播已经几千年,可是甭管蒸汽时代,工业时代,还是互联网时代,《易经》依然兴盛。
              因为,这个世界总有一些问题是用现有的知识解释不通的时候。
              人需要寻找慰藉,而这个慰藉很契合玄之又玄的《易经》。
              这时代,要比后世更加?#29616;亍?#20154;们习惯将所有无法解释的东西都归功于神灵的力量,相面不过是其中的小道。而且祭品是超乎想象的丰厚,有时候甚至是活人,比如说:?#30001;?#23094;妻。就是为了平息?#30001;?#30340;怒火,乞求风调雨顺的做法。?#27604;唬?#20219;何有神棍加入的活动,最终目的都会被歪曲,也就是欺骗以下无知百姓。
              闲扯之中,老邢就说到了自己的生财之道,他年轻的时候在道路上捡到了一个包袱,然后稀里糊涂就被抓了问官。根本就没?#20154;?#35299;释,脸上就被刺下了墨刑。然后就进入宫中担任看门人。看门人虽说不如修城墙,开矿之类的幸苦,但一年四季都需要警惕。
              守夜,看门,更像是一份工作,而非刑罚。习惯了之后,老?#20185;?#33267;觉得除了睡不安稳之外,也没什么。唯一难受的就是,冬日里因为需要经常伺候进出宫门的贵人,他只能谁在门洞里。
              等到服刑结束之后,他想着离开宫廷开始新生活的时候,才发现周围人看他的眼神不对劲。年复一年,身上就落下了病根。老寒腿之类肯定不会少。
              但这个时代的人的生命力,如同是戈壁上荆棘草,顽强的让人惊叹。
              在富庶的卫国,能够活到60岁以上的老人也不多见。尤其是在贫穷的国人之?#23567;?#20294;只要跨过了60这道年龄的坎,就算是年纪再大,身体好到让人无语,简直和小伙子没有什么区别。老邢就是在等这道坎的到来,似乎真过了耳顺之年,他就能浴火重生似的。
              实际上,老邢已经回不去了。卫人对于罪犯的容忍度几乎为零,从国君到百姓都是如此。
              更何况老邢的年纪,他就算是有家人,也都恐怕不在了。回家养老基本就是奢望,唯独在这冷清的宫掖中,苟延残喘,度过残生。
              就算是后世,‘劳改犯’三个字,还是会吓坏不少人。更何况在卫国,道德立国的国都。种地没有人招揽他当农夫,想要做生意没本钱,也做不来。他原本有一个做鞋的手艺,却因为脸上的墨刑,做好的鞋子根本就没人买。
              当年已经走投无路的时候,老邢遇到了好事,有人请他代替墨刑,服刑。
              而且给了三年的钱粮,另外补了一笔钱。老邢觉得这买卖可以做,于是就再一次入宫,继续他的守门人事业。后来,他名气大了一点,一直有人请他服刑换取钱粮。久而久之,他就成为帝丘城内守门人之中最大的顶包人。
              “老邢,你在宫中四十年,难道就没想过出去生活吗?毕竟在宫里不能一辈子,老了,老了,终究要入土为安的,难道你的家族没有打算接你回去?”边子白好奇道。
              老邢目光呆滞了起来,眺望远处的宫墙,说不出的落寞和惆怅,?#23395;茫?#38271;叹道:“回不去了,老头子已经不知道回去的路了。”
              说完,?#36335;?#20840;身的精神气都被抽离了身体,整个人都佝偻了起来。
              边子白正打算劝?#22919;?#30340;时候,却发现南卓从外进入内史官舍,跨入门槛的那一刻,还鄙夷的看了一眼边子白。
              在卫国,没有哪个官吏会像边子白这样,坐在官舍门口,和一个守门人聊?#27809;鶉取?#36825;?#19968;?#30475;起来根本就不像是当官的料,可让南卓恼火的是,边子白这混蛋竟然是他上司。
              没有官家气度也就罢了,甚至连贵族气度也?#29616;?#19981;足。
              南卓极度郁?#30130;?#36793;子白是怎么混入了卫国的官场,并得到国君的赏识,平步青?#30130;?#23448;职却位列他之上的?
              南卓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看他了,显然是不服气啊!边子白顿时有种想要找南卓晦气的打算,可他一不留神却发现了一个他惹不起的人,迈着四平八稳的官步,大远处走来。见边子白已经看到他了,对他之使了个手势,?#30431;?#36319;着去。
              边子白一脸晦气的站起来,朝着对方走去。
              在一个杂院里,丁祇沉声问道:“事情办的怎么了?”
              “不是南卓去办吗?”边子白无辜的比划着自己,想要让丁祇确信自己只不过是个出?#34987;?#31574;的人。
              要是换一个仁人君子,说不定真让边子白过关了,可丁祇不是善茬,在宫里的老宦官,能有一个是善茬吗?他需要将事圆满结局,而不是看着南卓和边子白互相?#26399;謾?#21018;才南卓脸黑,也就是被丁祇训斥了?#22919;洹?br />  现在风水?#33267;?#36716;,轮到边子白倒霉了。
              “我可告诉你,再过几天说不定孩子就要落地了。君上的意?#36857;?#36825;孩子出了宫廷,不是姬家的人,但君上将此时?#25032;?#20320;,太子将此时?#25032;?#21335;卓,你们之间总该有个人负责吧?”丁祇笑眯眯的表情,隐藏着?#20197;擲只?#30340;小心?#36857;骸?#35828;起来也不亏,寇?#20185;?#20221;低贱,但孩子是太子的血脉,?#24515;?#20204;任?#25105;?#20010;人‘爹’都不亏。”
              “不成,这是绝对不可能。”边子白没等丁祇说完,就心急火燎的打断道,他才多大的年纪,就要当爹。其实当爹也没有什么,可总不能顶着太子训的一顶?#22530;?#36807;一辈子吧?
              会抑郁的好不好?
              可丁祇不这么看,冷笑道:“其?#36947;?#22827;看好你,如果你和太子有了这层联?#25285;?#23558;来就算太子不?#26448;悖?#27492;生荣华富贵总是少不了。而且,我想了想,你的办法虽好,可操作起来难度不小,百密一疏,一旦事泄,恐怕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别,您老可别吓我。”边子?#23376;?#30528;头皮问:“大宦(不得已用上尊?#30130;?#23567;子敢问寇氏妊娠几个月了?”
              “至少七个月。”丁祇皱眉道。他也着急,可是他眼瞅着边子白和南卓这两混蛋都事不关己的高高挂起,实在忍不住,才来逼着问。毕竟,此时卫公也在关注。
              我去!
              都七个月了,有可能更长。
              这不是说,最多一个多月,这孩子铁定要落地了?
              这玩意要是砸在手里,他这辈子还怎么做人?
              心急火燎的边子白连告辞都忘了,急?#25494;业?#26397;着官舍跑去,丁祇在后面还追问:“干什么去?”
              “找人想办法。”边子白没头没脑的丢下这句话,人已经消失在了官舍之?#23567;?br />  半个时辰之后,满是不情?#21103;?#19978;官拉着出城办事的南卓一副要吃人的样子瞪眼看着边子白,?#23395;茫?#21676;牙切齿道:“你简?#26412;?#26159;个混蛋!”
              
              “彼此彼此。”边子白翻着白眼道:“你可别说自己没有存着和我一样的心思。”
              南卓哑然。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香港赛马会手表 北京快三走势图今天一 中福福利彩票官网 开乐彩开奖结果 pc蛋蛋幸运28牛逼方法 后二北京快三 组三 新疆11选5开奖数据 内蒙古十一选五最大遗漏号码 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2019年四不像生肖中特图 浙江快乐12预测专家 新浪爱彩网怎么样 麦久3d试机号每日快报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