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笔趣馆 > 重生之护花邪龙 > 第362章 邪龙殿,有自己的路

            第362章 邪龙殿,有自己的路


              顶级势力从来都不是弱小。
              
              李家不愿意官方介入,官方只能干瞪眼。
              
              江老以为叶昊觉得官方出面可以起到助力作用,态度有些摇摆,即想得到叶昊的人情,又觉得事情太过复杂,自己一时间无法做主。
              
              叶昊轻轻摇着茶杯,茶水荡漾着圈圈波浪,忽然平静下来,他出乎意料的说道:“如果你们感到棘手,不用为难,实在不行,我亲自去京都一趟。”
              
              “你要离开金陵?”江老闻言一脸不解。
              
              此时的金陵,大戏上演,关系到金陵未来格局的关键时刻,身为邪龙殿的殿主选择离开,无异于等于放弃了邪龙殿在金陵的未来。
              
              为了没有生命危险的兄弟,叶昊这样做,值得吗?
              
              “在我看来,没有什么是为了身边的人去疯狂更让人拥有往前冲的勇气了。”叶昊泯了口茶水,说道。
              
              “好,冲你这句话,我们尽力,二十四小时关注李凯他们的情况,但凡有异动随时通知你。”江老欣赏叶昊的行?#36335;?#26684;,答应的爽快。
              
              事情谈好,叶昊不准备久留,起身准备离去。
              
              叶昊刚起身,江老却突然问了一个和此前话题无关的话:“叶小兄弟,老首长有没有联系过你?”
              
              “怎么了?”叶昊愣了一下,看向江老的目光带着一丝询问,一时半会没理解江老这句话的意思。
              
              “前几天,有人把老首长接回京都。”江老酝酿了下,脸色有些沉重的说道,“那些人,我一个都不认识!”
              
              江老不认识的人带走了老首长,有谁能从金陵的一把手面前带走老首长,对方的来历显然深不可测,可为什么江老把这个事情告诉叶昊。
              
              老首长有危险?
              
              老首长和叶昊的关?#24471;?#20284;没有到会为了彼此性命相交的地步吧。
              
              “谢谢,你们的茶还不错。”叶昊听出江老的好意提醒,念头流转过一些画面,心中略微有了些数,意有所指的端着茶杯回了一句。
              
              随后,叶昊离开了这座办公大楼,并没有因为江老的话就显得神经兮兮,表现异常,一切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看到叶昊的背影消失,办公大楼盯着这边的某些人感到非常的失望。
              
              “不是说修炼者都是莽夫,不动脑子吗?叶昊的这个表现,可没有一点在乎老首长的意思,这一招能否让叶昊上?#24120;?#25105;想怕是没机会了啊。”有人郁闷的想道。
              
              “也不知道上面怎么想的,竟然让我们盯着一个修炼者,我们都是普通人呀,又怎么能做到跟踪一个修炼者呢?”此人这话算是揭开了这些人的身份。
              
              一群普通人算计一名金丹期强者,结果?#19978;?#32780;知,能有收获才见鬼了。
              
              叶?#24187;?#21435;注意身边发生了什么,或许注意了,没有在意。
              
              离开办公大楼,叶?#24187;?#26377;等着江老给自己带来好消息,回到邪龙殿立即开始安排了再次出发前往京都的事宜。
              
              凡事都要有二手准备,叶昊来到金陵,别的没怎么学到,倒是学到了不要被动的等待。
              
              李凯等人一日没有出面,叶昊就不会放心一日。
              
              毕竟,那是叶昊的结拜兄弟啊。
              
              叶昊检阅了邪龙殿目前的情况,忙碌了一天,没有回自己的修炼室,反而来到了大门口边等着什么。
              
              傍晚十点左右,一辆加长版的豪车从路口出现,然后停在叶昊的身前。
              
              “叶公子,老爷有请。”张家?#20928;?#19979;车,恭敬的邀请叶昊入座。
              
              车子来到张家,叶昊下车就见到了笑眯眯的张云天。
              
              张云天的身边站着张建军,此刻张建军面色平静,然而叶昊却能看到张建军看过来的目光带着一丝焦急,虽然掩饰的很好,可叶昊依然看到了。
              
              叶?#24187;?#26469;得及多观察张建军,张云天的声音从身侧响起。
              
              “小昊,终于等到你了!”
              
              张云天大笑一声道。
              
              “让张爷爷久等了。”叶昊连忙收敛心神,不像是邪龙殿的殿主威风凛凛,反而犹如邻家的男孩,一副谦逊有礼的小辈姿态。
              
              “走走走,里边坐下说。”张云天拉着叶昊的手臂,两人几步就跨过了大门,消失在了门口,独留张建军在夜空的冷风中静静的站在那里。
              
              “那个秘密,就要打开了……你在天上想必很伤心吧,你原本的家乡即将迎来喧闹,不再安宁,对不起呀。”张建军呢喃道。
              
              那句对不起的余音在夜空中悠悠回响,余韵犹存。
              
              张云天所在的院子,叶昊此时正和张云天面对面坐在石桌上。
              
              为了招待叶昊,张云天拿出了难得的灵果佳酿。
              
              院子里充斥?#25490;?#37057;的灵气波动。
              
              “之前我就说过,等你回来,我们一起去东海龙宫。”张云天从头到尾的姿态都像是在为这次的行动践?#23567;?br />  
              “还得?#34892;?#24352;爷爷,不然我可没这个机会碰上这么好的机遇。”叶昊内心遗憾自己短时间内无法脱身,面上却是感激道。
              
              然而佳酿灵果摆?#20384;矗?#27987;烈的酒宴氛围下。
              
              张云天接着却话音一转,很是遗憾道:“?#19978;?#20102;,事情出了点变故……”
              
              “行动有变?”叶昊内心意外的松了口气,这样自己就可以前往京都处理李凯等人的事情了,不过行动为什么突然变化呢,他很好奇,于是看向了张云天。
              
              “很不巧,最近我得到消息,东海龙宫传承之地封锁,不仅如此,各大传承之地都发生了异变,似乎天地有变化。?#24444;?#26159;如此,张云天脸上看着并不像是失落,或者难受,反而有些激动。
              
              张云天猛地提高声音,激昂的说道:“好事,大好事!咱们的世界,灵气开始复苏了!”
              
              叶昊一脸‘震惊’,颤声道:“真的?”
              
              “我身上的天道封印已经在减弱了,天道规则有变,才会如此。”张云天伸手在自己身上点了一下,下一刻,叶昊看到了气势磅礴的顶级强者张云天,比起第一次见到的张云天,此刻的张云天并不高深,可身上那无数的规则线条确?#30634;?#20102;部分,张云天的实力至少恢复到了十分之一的地步。
              
              这个地步,已经给予了叶昊莫大的压力。
              
              “凝神期,金丹期大圆满?全盛的张云天又该有多强?”叶昊内心真的震动了。
              
              “东海龙宫的事情下次再说,现在我要说的是,张家必须正名了。?#34987;?#22797;了部分实力,张云天底气十足,说话的姿态显得强势,霸道。
              
              张家被李?#19968;?#23478;压着打,马家这样的角色也给张家添堵。
              
              集市那边,张家要不是因为叶昊,早已全军覆没。
              
              哪怕如此,当修炼资源点的冲突爆发之后,张家俨然变成了一个普通不过的修炼者势力。
              
              金陵的地下?#23454;郟?#27814;落到这个地步!
              
              张云天现在恢复了部分实力,足以应付当下局面。
              
              有实力了,自然想着如何反击,重振张家雄风。
              
              不过李家、黄家等势力毕竟不弱。
              
              张家需要盟友,亲密无间的盟?#36873;?br />  
              张云天目光灼灼的盯着叶昊,正式邀请道:“小昊,你愿意和张家同进退,共生死吗?”
              
              讲真话,叶昊内心没有答案。
              
              张云天这话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张家希望反攻,可张家的纸面实力摆在那里,叶昊参与进去,只可能是主力军,险境重生。
              
              “张爷爷的打算是?”可因为张兮兮等原因,叶昊拒绝不了,于是想知道张云天的底气,知己知彼,才能做出正确的决策。
              
              叶昊毕竟不再是一个人,还是邪龙殿的殿主。
              
              “金陵,可是张家的天下。他们不是要争夺资源点吗?都来吧,来了才好,我们布下天罗地网,直接把这些人一网打尽。”张云天煞气十足的样子说道。
              
              张云天说着走到叶昊的身侧,负手而立,但那气机,?#27492;?#26080;忌惮的冲破院子上空,直抵九天云霄。
              
              金陵所有的强者都能感知到张云天冲天的气势。
              
              “这些人觉得我张家好欺?#28023;?#25165;敢如此大兵压?#24120;?#26469;到金陵,既然这样,我们不用客气,该出手?#26412;?#20986;手,不过张家金丹期强者不多,所以……”张云天话到一半停了下来,剩下的话也不用再说,他就站在那里,一副期待模样。
              
              院子里一时间安静了下来。
              
              这个时间?#20013;?#20102;好一会热,叶昊始终没有回复。
              
              可张云天仍然坚信叶昊一定会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
              
              好半响,叶昊心里有了答案,苦笑一声道:“我既然是兮兮的男朋友,岂有看着张家反击而无动于衷的理由?我愿意和张家同进退。”
              
              “哈哈哈哈哈哈哈……”张云天长笑一声,满意的拍拍叶昊肩膀,称赞道,“不愧是兮兮的男人,不错不错,有勇气,有担当。”
              
              叶昊继续苦笑。
              
              而在叶昊以为张云天到此为止之时,张云天突然又道:“那个,虽然很唐突,但我很想知道,小昊你现在能不能打开化灵秘?#24120;俊?br />  
              秘境?#26434;?#20462;炼者而言的珍贵之处不用多说。
              
              秘?#24120;?#20462;炼圣地,修炼资源。
              
              三者挂钩。
              
              拥有秘?#24120;从?#26377;快速变强的通道。
              
              元婴期强者为了秘境惨烈?#26494;保?#29572;龟甚?#28860;?#21040;最后只剩下一缕神魂。
              
              张云天能到现在才问这个,叶昊已经感受到了对方的善意,闻言没有遮掩,坦然说道:“张爷爷,我也想开启化灵秘?#24120;?#19981;过我的境界修为不够,现在只剩下对秘境的感应,其他的什么都做不了。”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