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筆趣館 > 聽說我爹要弄死我 > 第六十七章:站著茅坑不拉屎

            第六十七章:站著茅坑不拉屎


              說實話“仙二代”這個稱號韓冬并不在意的,可在雪女發表那一番言論之后他竟然不淡定了。
              他哪知道這個稱號指的竟然是一個群體?!并且還是一萬多人的大群體.....
              尤其讓他最心塞的是……那個齊天成現在是“富二代”屬性還外加“仙二代”加持,似乎又特么逆天了!
              這讓他韓冬還怎么好好的在江東學院這個別人都該仰望他才對的地方待下去?!
              可是這并不是最坑的,最坑的是竟然.......
              “你們三個之前干什么吃的?怎么不知道提醒我還有什么神識DNA檢測這種程序存在啊?!”
              戶外廣場移動公廁里傳來的一聲怒吼,即使是現場歡快的音樂聲震耳欲聾,也掩蓋不掉廁所方向散發濃郁的怨氣。
              韓冬正在移動廁所其中的一個蹲位里,靠著門質問仨有話不說明白的仙爹……
              此時宋炎一手捏著鼻子,一手捂著耳朵:“喊什么.....這個坑才一平米,我們仨能聽見。再說我們本來是打算告訴你的,可以一直沒找到機會呀……”
              金童這會兒也是大氣不敢呼吸的:“非要在廁所聊嗎?反正都攤牌了,咱們出去聊不好嗎?這特么誰上廁所也不知道沖!”
              趙乾靠著抽水箱,擺手嫌棄的扇著那坑里散發出的陣陣惡臭:“他敢出去嗎?他怕一會兒雪女追問起仙籍的時候,發現他是咱們學校里唯一不是私生子的神仙,那不就露餡兒了嗎?他可是雪女的前男友啊!”
              趙乾聰明了,韓冬此時就是在擔心雪女在自己最后一天假期發現他就是她前世的前男友。
              說來江東學院的人沒一個思維正常的,他們在雪女和趙乾等人三言兩語一知半解的講解之后……竟然可以欣然接受自己是神仙私生子這個設定,還圍著雪女問怎么讓自己發揮潛能!
              才五分鐘的時間,張卿卿、齊天成、高氏姐妹和邱山學長就被聊明白了,這已經很讓韓冬驚訝了……
              可是最驚訝的是,雪女竟然要臨時做一個神識DNA檢測,分析一下他們是哪位大神的后代,好教他們一些仙術,開掛贏比賽!
              開掛....聽著不錯.....
              可是卻難為韓冬了.......
              因為他不是私生子,不是神仙下凡跟凡人斯通生的野種啊!
              他可是純種的神,他是轉世的衰神七煞,還是這仨貨親生轉世的那種復雜型神格……
              “那個神識DNA檢測到底準不準啊!”韓冬此時心虛的問道。
              “很準,而且雪女最在行!”宋炎回道。
              金童也點頭:“其實檢測方法非常簡單,就是把一個人凍到瀕死狀態靈魂出竅,雪女一眼就能看出來他祖籍是哪的了,你也被凍死過一次你應該知道的……不過你上次命好,雪女忙著發飆,沒空檢驗你的神識,所以不知道你是她前男友。”
              這話說的韓冬揪心,他從來沒像現在這樣期望自己是個私生子啊!
              就以雪女那脾氣,他此時已經可以開始想自己的身后事了:“我靠,如果這會兒她要幫我做個測試,你們說她會不會發現我是七煞之后,直接把我凍的死透了?!萬一我死透了是不是就解脫了.....”
              “你覺得死了就能好好做神仙了?你可是得罪數不盡的神仙的七煞啊,你還不明白為毛你這么愿意當凡人嗎?你這是寧可下凡歷劫來躲那些大神的追殺啊!”
              所以金童的意思是他死了比活著難?!
              悲催啊!
              他到底當神仙的時候作了什么禍了!這么招人恨嗎?!
              趙乾此時被廁所里的味道熏得干嘔一聲:“約.....額,你放心吧,我幫你跟我老上司司命那改了記錄,你在記錄上也是私生子!而且你喝過火龍尿,雪女凍不了你,也看不見你的神識,她現在就以為你是我和火神的私生子!火神跟我關系不錯,不會說出去的!”
              這話一說,就連宋炎和金童都懵了。
              “趙乾你個吃獨食的!什么時候做的手腳?!怎么也不跟我們這倆當爹的說一聲?!”宋炎此時氣的把手剛從鼻子放下,頓時覺得丑的頭暈又趕緊堵住口鼻。
              金童也不小心氣的深吸一口氣:“約....額!你說的是真的!你個陰逼,什么時候跟火神搞到一起了,那妞可是我先看上的!只有我這真金才不怕火煉!”
              韓冬此時一個頭兩個大,天上地下都一樣,神特么亂糟糟的男女關系……
              “當當……”
              韓冬正煩著,還想多問點兒問題的功夫,卻有人在這時開始敲廁所門……
              “我說里面的四個人!能不能出來了!我們還排隊呢!有你們這么干的嗎?四個人在移動廁所里聊天,是不是變態啊!這么沒素質呢!站著茅坑不拉屎!”
              韓冬轉身開門也不管什么素質問題:“滾蛋!我們四個忙著呢!”
              回手把門關上......
              他繼續問趙乾:“那你跟我說說咱們好對一下口供啊!這還有10分鐘就要上臺了,我最起碼得知道我會什么技能吧!我總不能就跟雪女說我是白骨精和火神生的,然后我就會易容術吧!”
              趙乾指了指茅坑對韓冬說:“你喝過火龍尿,有一個技能正合適,還不會暴露身份啊!你深吸一口氣試試!”
              真惡心!
              讓他在這個1000來人上過的移動廁所卻沒有沖水系統的茅坑里深吸一口氣?!
              這太要命了!
              “我不要,這特么什么技能!”
              “哎呀,你喝過火龍尿,有點兒火神相近的技能,我讓你深吸氣就是為了把廁所的氫氣都吸進肚子里,一會兒上臺,我跟別人借個打火機,你就可以口吐煙花了知道嗎?!是不是很牛逼!”
              啊?!這是什么操作?!
              “當當……”
              正當韓冬被仨室友按著腦袋呼吸這移動廁所里的新鮮空氣之時,門又被敲響了。
              這次他要閉氣,把那廁所的味道好好存在身體里,他沒辦法開口罵那敲門的人了。
              宋炎推開韓冬一把把門打開,瘋狂的呼吸外面的空氣,一看廁所外面站著的正是江東天團其他六人.....
              “你們四個準備好了嗎?都蹲半小時了!快到咱們上臺了!”
              邱山學長搖著九條尾巴一臉嫌棄的看著沒尾巴的狐貍宋炎。
              “是啊!我們檢測完了,喵!”
              高氏姐妹一雙貓貓爪妖嬈擺出招財貓的姿勢......
              “還好是萬圣節主題,咱們變身也看不出來有什么問題。”
              張卿卿身后的彩虹翅膀讓她此時看起來就像是維多利亞的沒毛病的超模一樣的美麗。
              齊天成這會兒看著比平時更英俊了幾分,頭上還長了倆犄角!?
              他尷尬的摸摸頭:“我竟然是白龍馬的后裔,我哥怎么樣了?他是什么?”
              韓冬此時忍不了了,丟臉也要出去了!
              他跌跌撞撞從廁所滾到雪女的腳下,他那滾圓的肚子吸了滿滿的氨氣......
              含淚的看著同學們如此光鮮亮麗,他的內心就如即將從他嘴里噴射出的煙花一樣炸裂。
              雪女低頭看著韓冬此時青紫色“宏姍”面容,嫌棄的搖頭:“你是火神那個賤人的野種?!我說咱倆怎么特別不對付!快特么起來吧!到咱們表演了!”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