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笔趣馆 > 明朝假太监 > 第四十八章启程

            第四十八章启程

                ?#19996;?#21578;诉熊廷弼的战术,乃是太祖总结古今之战的大成,是从无数经典战役之中实践出来的。
              
                  而历史上的熊廷弼确实也在首次接任辽东经略时,组建了许多游击队,不断地袭?#25490;?#23572;哈赤,搞得努尔哈赤不厌其烦,根本没有精力再去劫掠明朝的城镇。
              
                  只是熊廷弼到底是不是听了?#19996;?#36825;个穿越客的意见,才这么做的,就不得而知了。
              
                  万历?#23454;?#21484;见的旨意甚急,?#19996;?#20063;不能违抗圣命,只是?#34892;?#20107;情还是必须要交代的。
              
                  熊廷弼在同?#19996;?#20132;谈了片刻后,就直接启程返回抚顺了,一方面是抚顺那边的事还没处理完,同时也是在向?#19996;?#34920;明,铁岭还是你的地盘,我绝不插手。
              
                  ?#19996;?#23558;这次比武选拔出来的各级武官叫来嘱咐一番后,又将高迎和韩平单独留了下来。
              
                  之前?#19996;?#24050;经当着众将的面宣?#21152;?#39640;迎在他离开期间,署理铁岭的一切事宜,也就是说让高迎暂时接替他的位置。
              
                  高迎从一个?#28216;?#21697;的经历,一跃成为铁岭卫的指挥使,这对他来说,仿佛做?#25105;?#33324;,不过他还算理智,并没有被天大的好事砸晕,在?#19996;?#38754;前始终都是从前那副小心谨慎的模样。
              
                  其实事后?#19996;?#20063;想明白了,军队有军队的升迁制度,高迎从经历升为镇抚或是佥事,那怕是同知都没问题,但若要直接升为指挥使,怕是不大可能的事,但他既然已经把话喊出来,总是要尽力替他争取。
              
                  “二位大人,陛下相招,本公不得不尽快启程,铁岭之事,就有劳二位了,高大人行指挥使之职,韩大人暂代镇抚一职,协助高大人治理好军队”
              
                  跟高迎一样,韩平也等于是一步登天了,其实此时在铁岭卫中,并不乏比二人官职高的将领,可一来他们的能力不行,二来他们也同?#19996;?#19981;是一条心,所?#30776;东?#24178;脆就把他们都供起来了。
              
                  高迎还好些,毕竟这些日子一直跟在?#19996;?#36523;边忙前忙后,而韩平则一?#31508;?#26368;基层的官员,骤蹬高位,一时还真有点不适应。
              
                  待?#19996;?#35828;完,韩平忙躬身施礼道:“公公厚爱,属下感激不尽,只是属下德能有限,怕是无法胜任啊!”
              
                  可以说到目?#25300;?#27490;,?#19996;?#23545;这两个手下还是比?#19979;?#24847;的,踏实认干,而且没有因为他的提拔赏识而得意忘形。
              
                  当下温言道:“你二人无需过谦,本公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切都按照我之前的安排去做,武的有曹变蛟和张起他们助你们,相信在铁岭这个地方,还没谁能翻得起风浪来”
              
                  高迎和韩平二人都知道,?#30776;东?#31435;下的这么多功劳,此去京城,官职只会升不会降,他们只要跟紧?#19996;?#30340;步伐,前程绝对是没问题的,所?#30776;东?#31163;开的这段时间,也未尝不是对他们的一种考验。
              
                  高迎接过?#19996;?#30340;话头,道:“城内的事倒也无需公公挂念,只是若老奴率军来攻,又该如何?”
              
                  其实?#19996;?#26368;担心的也是这件事,虽说历史上熊廷弼到了辽东后,辽东战局一直没什么变化,但现在历史已经改变,谁敢保证努尔哈赤会不会突然脑袋抽筋,来攻打铁岭。
              
                  沉吟一下才道:“你二人都是本公亲近之人,本公也不瞒你们,对这个可能,本公也没有太好的应付之法”
              
                  “之前本公一直寄希望于联系上叶赫部,让他们从侧翼袭扰建州女真,但陛下相招太急,以致本公的很多想法无法展开,现在你们要做的就是向赫图阿拉方向多派斥候探子,时刻关注鞑子军队的动向,如果老奴真的率军来攻”
              
                  说到这,?#19996;?#39039;了一下,才叹道:“如果真有那天,那就率领全体军民转?#39057;?#27784;阳吧!”
              
                  ?#19996;?#19968;席话让二人都沉默下去,他们没有?#19996;?#30340;威望和能力,如果鞑子大军真的打过来,如果不想死的话,就真的只有撤退一途了。
              
                  ?#19996;?#24573;地一笑,道:“事情也没那么?#29616;兀?#22914;今熊大人经略辽东,抚顺那边又是距离赫图阿拉最近的前沿,如果老奴率军?#21019;?#38081;岭,熊经略肯定不会坐视不理的”
              
                  二人一听也对,之前熊廷弼巡抚辽东的时候,就在辽东做出了很有声色,如果鞑子军队?#21019;?#38081;岭,后方必然?#25307;椋?#29066;大人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放下这个话题,高迎又道:“公公此次回京,是否需要属下做些?#24613;福俊?br />  
                  高迎的官?#20843;?#28982;不高,但对官场那一套却是看得很透彻,知道?#19996;?#34429;然因战功受陛下眷顾,?#19978;?#22312;大明的朝堂上立足,单凭圣眷是不够的,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打点,?#19996;?#19981;?#23433;疲?#19981;代表其他太监也都跟他一样啊!
              
                  ?#19996;?#26126;白高迎的意思,不过他可没有给别人送礼的习惯,别人给他送还差不多。
              
                  不过高迎这么一说倒也提醒他了,之前抢劫李如桢家的时候,那些箱子里还有很多在辽东无法兑现的古玩字画,这些东西在这里无法变现,不代表在京城也不行,此去京城正可一起带去。
              
                  想到李如桢,?#19996;?#24573;然想起,李如桢之前是跟着熊廷弼之后出的沈阳,虽说最后还是李如桢先到的铁岭,但以熊廷弼的精细,不可能不知道李如桢出了事,可为什么熊廷弼却没有一点?#20174;Γ?br />  
                  这个老奸巨猾的?#19968;鎩?br />  
                  ?#19996;?#22068;角不由露出一丝笑意。
              
                  “这些事本公自有主张,你们去吧!”
              
                  ?#19996;?#26089;已经想好,此行会命?#36203;?#29575;二百侍卫跟随,小姐俩自然也是要带着的。
              
                  另外?#28216;?#20013;除了项彪,还有一位是必须要带着的,他就是被?#19996;?#36719;禁起来的王登库。
              
                  商人逐利,王家生意做得很大,这样的人既然能被女真人所用,也一样能被?#19996;?#25152;用,?#27604;唬东?#35201;的是他王家庞大的商业网络,而不是王登库这个人。
              
                  王登库自打被?#19996;?#36719;禁起来后,就一直没见到?#19996;?#30340;面。
              
                  ?#19996;?#24456;清楚,想要打垮一个人的意志,不一定非得要严刑拷打,有时候冷落他,甚至比逼迫他更管用。
              
                  ?#19996;?#29616;在对王登库用的就是这个办法,?#21051;?#21507;喝不差他,就是严禁任何人同他交流。
              
                  开始的时候王登库还连作带闹,现在已经消停多了,甚至主动要向?#19996;?#20132;代什么。
              
                  只?#19978;б东?#23545;他知道的东西不?#34892;?#36259;,所以?#36291;?#23545;他不理不采。
              
                  古人出行一般都是要挑日子的,可?#19996;?#21364;没那么多讲究,将铁岭的事情安排完之后,第二天一早就带着?#28216;?#19978;路了。
              
                  其实有时候古人的话还是应该相信的,就比如说出行这种事,真的挑选一下日期,不然路上保不齐会遇到什么事
              
                  (本章完)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第12145期足彩胜负彩 足球世界杯 甘肃11选5杀号技巧 安徽快3三同号 虎博娱乐场试玩账号 搜狐彩票网上购彩演示 超级大乐透杀号定胆 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结 华东15选5百度百科 中彩网p3试机号 澳洲幸运10开奖网站 六合图库go6hcom下载 网上彩票老11选5 极速快乐十分开奖助手 平特一肖狗100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