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笔趣馆 > 我即邪神 > 第53章 观想条件

            第53章 观想条件


              在段轩认真看着天帝手札的时候,苏梨儿和王道狂也时不时地看向段轩。
              他们自然发现了神主大人对着第二页手札看的时间有点久,莫非那手札上有什么特殊的内容。
              “真好奇啊,我也想知道天帝手札记录的是什么。”苏梨儿一边想着,一边又用好奇心害死猫的话语警醒自己。
              她可不会忘记上次就是因为好奇,自己差点死在神庭里,这次可不能再冒失了。
              王道狂同样好奇,可他也明白这种事情不是问出来,那位神主大人就会回答的。
              对方很早的时候就已经说过了,这里是个交易场所,可以交易一切的东西。那么,自己?#38405;?#20301;神主大人询问天帝手札上的内容,毫无疑问会被视作交易的一部分,是需要付出报酬的。可是,什么东西才能够让这种?#30475;?#30340;存在?#34892;?#36259;呢?
              王道狂跟苏梨儿一样,对于给这位神主大人什么报酬,都是直接忽略钱财的,他们自然觉得堂堂红尘神主,是绝对看不上那些庸俗的钱财,却不知道三个人里面,最贫穷的就是这位神主大人……
              “祂该看我那一页天帝手札了。”王道狂目光一凝,心中想着。
              段轩拿起了今日获得的最后一页天帝手札。
              “大荒沙漠里生活的人,最恨的就是盗墓贼了吧,这陵墓修整得?#28982;?#23467;还复杂,尤其是修炼者的陵墓那重重禁制可真的是多啊,不过他们的做法我也可以理解,毕竟都是为了保护尸体嘛,毕竟尸体还有那种作用……”
              什么作用?
              段轩连忙看下去。
              “要不是从大荒沙漠的?#29992;?#21475;中知道这种事情,我恐怕还不知道那位一直在恒朝盯着我的老小子,究竟在打什么主意呢,那个混蛋肯定是把我当成灵性材料了,等我下一次晋升,就会收割我,作为他晋升禁制的材料吧,这个混蛋啊!”
              “我也是倒霉,偏偏附身的这个?#19968;?#29983;辰时间跟那个老小子的时间一样,适合成为生辰位的材料,可问题我本身的生辰不是这个啊,他用我当灵性材料肯定会晋升失败,浪费掉其余的灵性材料。可问题是,我也不可能牺牲自己换取他一次失败啊,该怎么自救呢?”
              “为什么,修炼者的尸体,可以成为晋升禁制的材料呢?真是反人类啊。”
              “还是大荒沙漠的人足够友好,他们极为抵触将尸体作为灵性材料的做法,认为所有死去的人都该得到?#20384;?#30340;下葬。”
              看见这里的时候,这一页的内容也结束了。
              段轩的?#25104;?#19981;太好看,修炼者的尸体,可以成为晋升禁制的材料?
              当然,应该不是任何修炼者都可以,比如盯住天帝的人,因为生辰跟天帝表面的生辰相同,于是天帝可以成为对方在晋升禁制中,生辰信息部位的灵性材料?
              这是个人吃人的世界么?
              段轩突然间仿佛看见了世界的黑暗与血?#21462;?br />  低阶修炼者还好说,总能找到灵性材料的,可哪怕对低阶修炼者而言,灵性材料都非常稀?#20445;?#26356;何况那些高阶修炼者呢?他们都是用什么当作灵性材料的?
              只是想想,段轩便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他放下了三页手札,眼看琼花和昆仑都看着自己,沉声道:“你们可以交流了。”
              王道狂没有急着开口,似乎在思量着什么。
              苏梨儿则是轻声道:“神主大人,我已经做好了心理?#24613;福?#35831;问我需要付出什?#21019;?#20215;,才可以观想神庭呢?”
              段轩想了起来。
              上次聚会结束前,他告诉苏梨儿和王道狂,想要观想神庭,需要付出代价,让两个人先去好好想上一个月,是否有勇气付出巨大的代价。
              但说实话,让两人付出什?#21019;?#20215;,段轩压根就没想好。
              眼看苏梨儿这个时候问了起来,王道狂也看了过来,段轩只得故作深沉道:“昆仑,你呢?你有打算付出代价换取观想么?”
              王道狂恭敬地道:“是的,我愿意付出代价。”
              他不想一直待在真者这个?#36784;紓?#20182;要晋升!
              段轩颔首道:“好,你们两人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困难便足够了,我不会真的让你们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
              听见段轩这番话,苏梨儿露出惊喜之色看着段轩。
              王道狂的眼中也满怀期待。
              “很简单。”段轩故作轻松道:“一页花惹尘手札,换取十日观想神庭的机会。”
              此言一出,苏梨儿的表情僵住了,王道狂的嘴角也抽搐了一下。
              一页?#30343;?#22825;?
              这确实不算什么巨大的代价,他们努力努力应该就行的。
              只是……
              苏梨儿想到自己欠了段轩十页天帝手札,刚刚也才上交两页,不禁欲哭无泪。
              王道狂给的那页天帝手札,也是欠了段轩的,只是还清而已。
              “神主大人,我刚刚上交的两页天帝手札,可不可以一页当作偿还十?#31181;?#19968;的债务,一页换取观想神庭的机会。”苏梨儿双手捏着裙角,带着几分不安问道。
              王道狂立刻注意听了起来。
              “可以。”段轩宽容地道:“?#30475;?#26377;花惹尘手札,至少有一页用来还债,那么多余的我?#24066;?#20320;用来进行修炼。”
              “?#34892;?#31070;主大人。”苏梨儿兴奋地握了握拳头。
              王道狂就无奈了,他只有一页天帝手札上交,只能用来还债。不过,他没有后续的债务,以后的天帝手札就可以用来换取修炼机会了。
              “我最近发现了一座沙墓,疑似埋葬着?#30475;?#30340;修炼者,之前的天帝手札就是从哪里搜出来的,或许下次聚会,我会带来更多的天帝手札。”王道狂禀告了一声。
              段轩点头不语。
              苏梨儿羡慕地看了眼王道狂,她怎么就没这?#20284;?#21602;?她要天帝手札,只能高价去收购了,还有得问问?#26131;?#37324;有没有,之前她因为要避开?#26131;?#37324;的争锋,一直没有动用过?#26131;?#30340;资源。
              接下来,苏梨儿和王道狂交流了起来,无非就是苏梨儿询问一些修炼上的问题,然后王道狂在这上面进行回答。
              当然,这不是免费的,苏梨儿会给王道狂?#20184;?#30340;商户打钱。
              “昆仑,真的太?#34892;荒?#20102;。”苏梨儿?#34892;?#36947;。
              “没事,接下来我也有点问题要问,不过……”王道狂看向段轩:“我的问题,或许只有神主大人能为我解惑。”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