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筆趣館 > 我即邪神 > 第53章 觀想條件

            第53章 觀想條件


              在段軒認真看著天帝手札的時候,蘇梨兒和王道狂也時不時地看向段軒。
              他們自然發現了神主大人對著第二頁手札看的時間有點久,莫非那手札上有什么特殊的內容。
              “真好奇啊,我也想知道天帝手札記錄的是什么。”蘇梨兒一邊想著,一邊又用好奇心害死貓的話語警醒自己。
              她可不會忘記上次就是因為好奇,自己差點死在神庭里,這次可不能再冒失了。
              王道狂同樣好奇,可他也明白這種事情不是問出來,那位神主大人就會回答的。
              對方很早的時候就已經說過了,這里是個交易場所,可以交易一切的東西。那么,自己對那位神主大人詢問天帝手札上的內容,毫無疑問會被視作交易的一部分,是需要付出報酬的。可是,什么東西才能夠讓這種強大的存在有興趣呢?
              王道狂跟蘇梨兒一樣,對于給這位神主大人什么報酬,都是直接忽略錢財的,他們自然覺得堂堂紅塵神主,是絕對看不上那些庸俗的錢財,卻不知道三個人里面,最貧窮的就是這位神主大人……
              “祂該看我那一頁天帝手札了。”王道狂目光一凝,心中想著。
              段軒拿起了今日獲得的最后一頁天帝手札。
              “大荒沙漠里生活的人,最恨的就是盜墓賊了吧,這陵墓修整得比皇宮還復雜,尤其是修煉者的陵墓那重重禁制可真的是多啊,不過他們的做法我也可以理解,畢竟都是為了保護尸體嘛,畢竟尸體還有那種作用……”
              什么作用?
              段軒連忙看下去。
              “要不是從大荒沙漠的居民口中知道這種事情,我恐怕還不知道那位一直在恒朝盯著我的老小子,究竟在打什么主意呢,那個混蛋肯定是把我當成靈性材料了,等我下一次晉升,就會收割我,作為他晉升禁制的材料吧,這個混蛋啊!”
              “我也是倒霉,偏偏附身的這個家伙生辰時間跟那個老小子的時間一樣,適合成為生辰位的材料,可問題我本身的生辰不是這個啊,他用我當靈性材料肯定會晉升失敗,浪費掉其余的靈性材料。可問題是,我也不可能犧牲自己換取他一次失敗啊,該怎么自救呢?”
              “為什么,修煉者的尸體,可以成為晉升禁制的材料呢?真是反人類啊。”
              “還是大荒沙漠的人足夠友好,他們極為抵觸將尸體作為靈性材料的做法,認為所有死去的人都該得到合理的下葬。”
              看見這里的時候,這一頁的內容也結束了。
              段軒的臉色不太好看,修煉者的尸體,可以成為晉升禁制的材料?
              當然,應該不是任何修煉者都可以,比如盯住天帝的人,因為生辰跟天帝表面的生辰相同,于是天帝可以成為對方在晉升禁制中,生辰信息部位的靈性材料?
              這是個人吃人的世界么?
              段軒突然間仿佛看見了世界的黑暗與血腥。
              低階修煉者還好說,總能找到靈性材料的,可哪怕對低階修煉者而言,靈性材料都非常稀缺,更何況那些高階修煉者呢?他們都是用什么當作靈性材料的?
              只是想想,段軒便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他放下了三頁手札,眼看瓊花和昆侖都看著自己,沉聲道:“你們可以交流了。”
              王道狂沒有急著開口,似乎在思量著什么。
              蘇梨兒則是輕聲道:“神主大人,我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請問我需要付出什么代價,才可以觀想神庭呢?”
              段軒想了起來。
              上次聚會結束前,他告訴蘇梨兒和王道狂,想要觀想神庭,需要付出代價,讓兩個人先去好好想上一個月,是否有勇氣付出巨大的代價。
              但說實話,讓兩人付出什么代價,段軒壓根就沒想好。
              眼看蘇梨兒這個時候問了起來,王道狂也看了過來,段軒只得故作深沉道:“昆侖,你呢?你有打算付出代價換取觀想么?”
              王道狂恭敬地道:“是的,我愿意付出代價。”
              他不想一直待在真者這個境界,他要晉升!
              段軒頷首道:“好,你們兩人有足夠的勇氣去面對困難便足夠了,我不會真的讓你們付出難以想象的代價。”
              聽見段軒這番話,蘇梨兒露出驚喜之色看著段軒。
              王道狂的眼中也滿懷期待。
              “很簡單。”段軒故作輕松道:“一頁花惹塵手札,換取十日觀想神庭的機會。”
              此言一出,蘇梨兒的表情僵住了,王道狂的嘴角也抽搐了一下。
              一頁換十天?
              這確實不算什么巨大的代價,他們努力努力應該就行的。
              只是……
              蘇梨兒想到自己欠了段軒十頁天帝手札,剛剛也才上交兩頁,不禁欲哭無淚。
              王道狂給的那頁天帝手札,也是欠了段軒的,只是還清而已。
              “神主大人,我剛剛上交的兩頁天帝手札,可不可以一頁當作償還十分之一的債務,一頁換取觀想神庭的機會。”蘇梨兒雙手捏著裙角,帶著幾分不安問道。
              王道狂立刻注意聽了起來。
              “可以。”段軒寬容地道:“每次有花惹塵手札,至少有一頁用來還債,那么多余的我允許你用來進行修煉。”
              “感謝神主大人。”蘇梨兒興奮地握了握拳頭。
              王道狂就無奈了,他只有一頁天帝手札上交,只能用來還債。不過,他沒有后續的債務,以后的天帝手札就可以用來換取修煉機會了。
              “我最近發現了一座沙墓,疑似埋葬著強大的修煉者,之前的天帝手札就是從哪里搜出來的,或許下次聚會,我會帶來更多的天帝手札。”王道狂稟告了一聲。
              段軒點頭不語。
              蘇梨兒羨慕地看了眼王道狂,她怎么就沒這運氣呢?她要天帝手札,只能高價去收購了,還有得問問家族里有沒有,之前她因為要避開家族里的爭鋒,一直沒有動用過家族的資源。
              接下來,蘇梨兒和王道狂交流了起來,無非就是蘇梨兒詢問一些修煉上的問題,然后王道狂在這上面進行回答。
              當然,這不是免費的,蘇梨兒會給王道狂指定的商戶打錢。
              “昆侖,真的太感謝你了。”蘇梨兒感謝道。
              “沒事,接下來我也有點問題要問,不過……”王道狂看向段軒:“我的問題,或許只有神主大人能為我解惑。”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