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筆趣館 > 相遇平行時空的你 >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山林有聲響,卻無繁華,吵鬧,情仇;只有鳥叫,鹿啼,風嘯。
              來到這里許久,我身體關節已經逐漸可以動作了。胸口的玄黃針讓我不再感覺疼痛,而我的心境在一成不變的日子里變得平靜了許多。
              老者白日出門采集藥物,回來時偶爾幫我調理,其他時間都在與我談話。最初我還與老者搭腔,隨后發現即使我入睡了老者仍會一直說話,便知道老者只是過于寂寞,找個傾訴罷了。
              也不知陳雨那邊怎么樣了?小櫻她又怎樣呢?傷病好了我便去尋找他們,我如此思索著。在病床上反復運動自己的指關節,爭取早日康復。
              “如今世道不太平啊。”老者突然對我說。
              “不知先生為何提此?”我略感詫異。
              老者之前不都扯花扯草之類的事嗎,怎么突然說起了世道。
              “今日我于山林中拾到一份京城快報,上面寫及蠻夷郡人又發起戰爭。”老者研磨著木碗里的草木。
              “蠻夷郡人又起戰爭?”我皺眉。
              “是如此。如今,皇上已下御令,讓富察家族一位督問使奉旨前去,與蠻夷郡人對壘兩軍。”老者語氣平靜,好似不曾經心,而我的心卻糾了起來。
              “不知那位督問使名字為何?”我心里有不好預感。
              “那一頁被撕裂了,我不知曉,只知道京城快報這樣描述那位督問使——武冠群雄,當生亂世。”老者說。
              武冠群雄,當生亂世。我心里念著此句,害怕那人是蘭木璽。
              戰場征戰,難顧生死。阿蘭,你可不要冒著熱血就上了,這個世界上有那么多人想做英雄,不缺你一個,你可千萬別去啊。我心里想著,而老者另一番話傳入我耳中。
              “只是,蠻夷郡人求生本無錯。而且我曾居住過蠻夷郡,那里民風淳樸,遠遠不像京中所傳那般野蠻。”老者走到我身邊,把藥物擦在我的肩膀上。
              “先生,蠻夷郡到底是怎樣一般土地。”我忍不住問。
              老者嘆了口氣,好似猶豫了一般,最后緩緩說:
              “說也無妨......老夫曾住蠻夷郡,那時蠻夷郡的郡主還是蘭藍那個小子......你或許不知道他,但在當時,他的名氣不亞于現今富察家族的富察伊諾......蘭藍的武藝與才華在當時都為天下的說書人稱道。”老者拿起身邊的茶水,輕抿一口。
              “但是朝廷不滿蠻夷郡出了個如此的領袖,派遣七只軍隊把蠻夷郡七個城市圍的水泄不通。那些日子,城中的糧食吃盡了。蘭藍多次投降表臣服,朝廷軍未有一絲反應。最后蘭藍夜晚收到一封秘信,隨后單人帶親信軍出城抵抗,最終被作為叛賊緝拿。”老者的目光放在窗外,好像在回憶那些畫面:
              “蘭藍被殺后,圍著城市的軍隊便都撤離,百姓得已安康。可蘭藍他......是朝廷怕呀,爬善戰的民族多了一個胸懷大略的領袖,怕蠻夷郡多了一個受天下人愛戴的領袖......蘭藍的死,是朝廷逼的。”老者說完便放下了手中的茶水,把目光放在我的身上。
              “如今的蠻夷郡領袖雖無大略,但驍勇善戰。朝廷此時正在四處征兵,欲一舉擊潰蠻夷郡。若你此刻在外,定也會被抓為壯丁。”老者表情嚴峻。
              “先生,可我朋友們在外,我必須得去找他們。”我沉默一會,對老者說。
              “朋友?涉及利益和生命的時候,朋友是什么?朋友就是最后一個拉你做墊背的人。”老者說。
              “我的朋友不會這樣。”我沉吟一會。
              老者突然就笑了起來,聲音越笑越大,越發夸張,最后他停住了聲音,把手按在我的肩膀上。
              “打個賭嗎?三年內,如果你信任的朋友一直沒有背叛你,我就無償教會你醫術。如果你被背叛了,就余生跟隨我,在我死后為我送葬,每年祭拜,以我為師傅。”老者說。
              “可以。”我下意識的應和,隨后才思考起這個賭約。
              老者卻又笑了,問了一個一直未曾問我的問題:“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富察伊諾。”我輕聲回復。
              在我說完這句話后,老者放下了手中的杯子,眼神怪異的看著我。
              “你是富察家的富察伊諾?”老者語氣質疑。
              “是的。”我回答。
              老者先是沒有說話,目光在我身上轉悠著,好似試圖從我身上看出我的身份。我也沒有再說什么,就任他看著。
              “你為何墜下瑯琊山?”老者問。
              我沒有隱瞞,把事情的原委都告訴了老者。老者聽后沉思許久,最后只說出一句:“作孽啊。”
              我不懂老者這句話的意思,而老者已經重新拿起了藥物,不顧我的反應,在我身上擦拭著。
              “等你病好后就走吧,此處不留你。那個賭約,就此作罷。”老者的態度一下子冷漠了很多,讓我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
              “先生。”我出聲。
              “你是富察家族的權位參選人,終究要去權力漩渦......你與我不是一路人。至于你身上的玄黃針,我可以為你醫治,不過你要記住,你今生欠游醫徐正一條命。”老者說完這句話就沉默了,之后任我說話都不再回復我。
              “先生?”我希望老者可以和我說什么。而老者只是走出了茅草屋,留給我一個落寞的背景。
              在此后的許多日子里,老者不再來嘮叨,每日進來為我醫治后便離開,不再做一絲逗留,也不理會我的聲音。
              秋葉喧嘩了幾個夜晚,白雪終究侵占了天空,把絨花灑滿了這片天地。
              初雪的那一日,老者來到茅草屋內,把夢中的我背起,把我帶到了山林里一處溫泉。我揉著眼睛,看著老者在溫泉中鋪滿了藥物,而我被沁入其中,胸口的疼痛微微泛濫,一股久違的力氣涌入了我的身體中。
              我掙扎著動,企圖看到自己身體重歸生機。
              “別動。”老者卻說。而后我感覺到一根根細針扎入了我的身體。
              “富察伊諾,你欠我一條命,如果想償還的話,就為蠻夷郡人搏點生機吧。”老者把最后一根銀針扎入我的頭頂,對我說。
              我不解老者的意思,只微微點頭。
              不一會,我感覺身體的酸楚慢慢緩解,溫泉里的溫熱反復潤過我的身體,讓一種酥麻感蔓延過我的身體。雪花落在我的頭頂,被溫熱的泉水洗過,升騰起霧氣。
              大約至半夜,我已經沉入睡夢間,在隱隱約約間感覺到自己身上的銀針被拔去。而老者背著我,一步一步往茅草屋走。
              “富察伊諾,請保護蠻夷郡。”我最后聽見老者這一句,感受刺骨的寒冷。而白雪落在跟前,讓我的眸眼沉沒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