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笔趣馆 > 木叶之旗木家的快乐风男 > 第三百零七章 绳树的知音

            第三百零七章 绳树的知音

                大名府的晚宴如今看来也就那么回事,无论亚索还是纲手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长期受到塔姆的喂食,人的味蕾很难不变刁钻。
              
                  宴会上,各个国家的上流贵族都派出代表,向年长的大名递交贺信和礼物。
              
                  整个会场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仿佛前段时间打生打死的幕后主使完全不是他们的样子。
              
                  直到晚宴的末尾,才出现了不太和谐的事情。
              
                  年已七十七岁高龄的大名继承人,纲手的大舅舅,喝醉了,开始放浪形骸起来。
              
                  酒入愁肠化作苦,他也是不知不觉间就喝多了。
              
                  “殿下,万不能再喝了。”续弦的太子妃低声劝解道。
              
                  “我心里苦啊……”长呼一声,太子拿起了一只鸡腿朝嘴里塞去。
              
                  “?#36824;?#27809;有关系,父亲已经百岁了……”
              
                  太子一边嚼着鸡腿,一边含糊不清的呢喃道?#39608;?#25105;有父亲的长寿基因,又从木叶得到的保持身体健康的秘方,只要多吃有营养的食物,我一定能等到那一天的!嗝~”
              
                  就在这个时候,一块鸡骨头卡在了太子的喉咙中,后者两眼一翻,面色瞬间青紫。
              
                  席间慌乱一片,年轻的太子妃手足无措,脸上满是焦急……和窃喜?
              
                  好在一位老嬷嬷,眼明手快,一巴掌打在太子的后心,让他把骨头吐了出来。
              
                  接着,又用嘴巴吸出了太子喉头水肿的分泌物,忠仆护主的场面一时间非常感人。
              
                  “我就说了,这些老嬷嬷才是会照顾人的。?#31508;?#22857;在亚索身边的内侍再次感慨到。
              
                  ……
              
                  见到大舅无事,纲手又坐回了位置上,亚索问道?#39608;?#35805;说绳树怎么不在,不是说他提前来王都了吗?”
              
                  “这个……”
              
                  纲手幽怨的看了亚索一眼,道?#39608;?#36824;不是因为你……”
              
                  ……
              
                  第二天?#24418;?#30340;时候,亚索才再一次见到了绳树。
              
                  这个自带腮红的小伙子,如今已经是大蛇丸的弟子了。
              
                  ?#36824;?#20182;对于自己的老师很不满意,认为恬静的大蛇丸根本不懂他的freestle。
              
                  比如说此刻,绳树穿着宽松的嘻哈服饰,脖子上还挂着一个硕大的骷髅头。
              
                  末香公主已经对他完全失望了。
              
                  如果说纲手勉强还有一些贵族气质的话(非赌博和醉酒状态),绳树在她眼中,已经沦落为彻头彻尾的街头混混了。
              
                  与母亲大吵了一架,绳树找到了正在晒太阳的纲手和亚索。
              
                  “哟~哟~
              
                  亚索大哥评评理,
              
                  世间污浊?#25346;摯掌?br />  
                  火影大名都是狗屁,
              
                  说唱艺术才是第一,
              
                  skr,skr!”
              
                  摆出一个说唱手势,并且犟着脖子,绳树稚嫩年轻的面孔上,充满了对于?#28010;?#30340;不屑和对于礼教的控诉。
              
                  亚索捂着脸,终于知道为什么昨天的晚宴绳树没有参加了。
              
                  大概是大名不愿意让他出来,在各国宾客面前丢人现眼。
              
                  毕竟是自己造下的孽,还是?#34892;?#20869;疚的,亚索难得苦口婆心的劝道:
              
                  “绳树啊,说唱艺术确实很很了不起,?#36824;?#20320;说火影大名都是……这样不太好吧,毕竟你爷爷是火影,你外公是大名,这不是骂自己么。”
              
                  “但是他们都不懂艺术,么得灵魂!”
              
                  绳树?#34892;?#22996;屈,倔强的说道?#39608;?#36825;个世界上能理解艺术的人太少了,?#36824;?#25105;还是找到了知音。”
              
                  “知音?是谁?”
              
                  亚索心里一沉,莫非是奇拉比或者那个伊迈姆来火之国了?
              
                  云隐村一?#31508;?#20122;索重点关注的对象,毕竟忍界第一带孝子就在云隐村。
              
                  如果又有云忍潜入火之国,那说不定会有什么阴谋。
              
                  绳树得意的道?#39608;?#26152;天晚上我在广场上举办了演唱会,有一个很有品味的小子全程听完了我的说唱,最后还用崇拜的眼神,目送我离开。”
              
                  “还有这种事?”亚索眉头一皱,觉得事情?#34892;?#19981;简单。
              
                  ……
              
                  “喏,我的那个知音就是在这一带遇到的,我和他说了,今天还要来表演说唱的,他应?#27809;?#26469;。”
              
                  和?#28966;?#22330;是王都著名的旅游景点,每天都有无数游客在这里观光。
              
                  而这里也聚集了很多行为艺术家,表演着忍界各地的奇妙?#23478;鍘?br />  
                  绳树自认是他们之间的一份子,是?#24187;?#33402;术家。
              
                  他搬来了箱子和扩音器,喝了一些橘子汽水润润喉咙,然后?#24613;?#24320;始自己的表演。
              
                  亚索和纲手?#23545;?#30340;躲在一旁,生怕被人发现自己与绳树的关系。
              
                  随着一顿“哟~哟~?#20445;皊kr~skr~”的表演,绳树收获了数个烂番茄和臭鸡?#21834;?br />  
                  看着?#28508;?#30340;无比的弟弟,纲手怒火中烧,虽然她也欣赏不来绳树的艺术,甚至也有掐住绳树脖子的冲动,但这不代表她能容忍弟弟被人欺?#39608;?br />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绳树抱着脑袋非常是失落?#39608;?#26126;明在木叶论坛上发布的《大碗宽面》受到大家好评了的……”
              
                  “果然……还是曲子不行吗?亚索大哥,你能不能再给我几首好歌,要和《大碗宽面》一样优秀!”绳树抓住了亚索的袖子,好像溺水的人抓住一根?#38745;蕁?br />  
                  “没用的”
              
                  亚索摇了摇头?#39608;?#37027;首曲子是巅峰之作,是不可能再超越的……而且……”
              
                  “而且我建议你听听自己的现场,你发在论坛里的单曲混了多少电音自己心里没点数吗?就你这freestle的level,实在差的太远了。”
              
                  “亚索,绳树还是个孩子呀,你这么说,有点过了……”纲手拉着亚索的衣角,左右为难。
              
                  “没有关系,亚索大哥对于音乐可是很严格的,我知道自己的?#20365;?#20102;,我一定会更加努力的!”虽然偏离了方向,?#36824;?#32499;树依然是那个不屈不挠的绳树。
              
                  “而?#25233;?#23569;……”
              
                  绳树指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并且一直默默站在一旁聆听的?#21697;?#23569;年,无比确定的道:
              
                  “至少还有懂我的人,还有我的知音,一直支持着我!只要还有一个观众,我也要用这沙哑的喉咙歌唱!”
              
                  “那个……”
              
                  ?#21697;?#23569;年或者说?#21697;?#23567;鬼,衣?#31036;?#35099;,看上去非瘦弱,他弱弱的看着绳树,?#34892;?#33148;腆的开口道:
              
                  “这位大哥哥,你今天还唱吗?如果结束了,能不能把空**子和纸箱留给我,如果还没唱完,我可以等的,?#36824;?#31995;的……”
              
                  …………
              
                  …………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澳洲幸运5全天计划网站 pc蛋蛋注册小号 亦庄彩票销售 香港马会白小姐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 i江苏11选5走势图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走势 金采网精准二肖中特 腾讯分分彩走势在哪里 竞彩胜分差 体彩排列三走势图预测 体彩20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 五子棋游戏大厅 广西11选5走势图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