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笔趣馆 > 高原虫客 >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万古长青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万古长青

            此次河谷战役自于谦回到高原上发动之后,前后虽仅仅历时三日,但其烈度深度?#27425;?#21452;方近二十年冲突之最,并且与之前双方冲突不同的是,这次双方并未各自撤回冲突前的防区,而是分出了胜负。
              
              护乡军将战线向南推进了近五十公里,一直将前哨雷达铺设到了迎客峰上,并且沿着矿场线向东推进,驻扎了十几个小队一直占到矿场,依照于谦的性格,吃到嘴里的,断没?#24615;?#21520;出来的道理。
              
              但此次战役事发突然,作为护乡军主体的大部分部落士兵在临战前才刚刚分发武器,其战场意识,战术动作训练?#36127;?#20026;零,而对手又是印度最为精锐的老虎旅,故此不可避免的损失惨重。此役在护乡军中担任教官的特战队员有五人伤亡,其中三人重伤,两人牺牲,而博嘎尔部落士兵则有20余人战死。
              
              前些日因战事仍未停息,也为尊重部落习俗,收敛的战士遗体经两位法师作法事之后,已由各自家人领回,依照当地树葬的习俗各自安葬,而作为护乡军方面,两位法师遵照于谦的指示在弓背山西坡向阳侧择一吉壤,选择这些牺牲的士兵的遗物,另建衣冠冢,并刻碑纪念此战役,今日正是纪念碑落成之日。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对于一个仍处于转?#25512;?#30340;部落来讲,祭祀和战争更是头?#21364;?#20107;。于谦作为护乡军的发起者和实?#25910;?#25511;者,并在博嘎尔部落中拥有代表着紫王和娘娘的神秘光环,这种祭祀场合于谦自然不能缺席。
              
              一大早,整个博嘎尔部落都发动了起来,桑东乃至弓背山的每一个角落里黑压压的人头攒动,上万的博嘎尔男女老幼都来参加这部落里千年未遇的盛事,每一个人都伸长了脖子在?#21364;?#30528;自己部落里那个代表了紫王和娘娘的年轻人的到来。两位法师和四位长老更是一大早就矗立在小庙前的广场上迎?#21360;?#26519;峰于庙前?#21448;?#25351;挥,而长鸣则负责安全警戒和礼炮工作,整个仪式的筹备有条不?#26705;?#21482;等于谦的出场。
              
              随着一声金?#21335;?#36215;,人群暴出嗡的巨响,人潮涌动起来,都向桑东村中间的街道涌来,不过随着班觉法师威严的扫视一圈,人群再次鸦雀无声。
              
              在桑东村背后的石洞中,于谦和尚姬沐浴更衣完毕,随着第二声金?#21335;?#36215;,缓缓步出。为了显示祭祀的庄重,增强仪式感,于谦也是第一次的脱下了军装,穿起了两位法师?#36127;?#30340;袍服?#21644;?#25140;三官帽,身着麻布袍服,足踏千层麻鞋,全身素色,衣着?#34892;?#26222;通,却有着一种让人不敢?#31508;?#30340;威严?#23567;?#32780;尚姬则身着白色纱衣,足蹬白色锁口木屐,高高挽起的发髻上,配戴着被两位法师?#28216;?#26412;教至宝的鸢尾发簪,和煦的目光平视前方,*而又慈祥。
              
              在于谦手中,则是一条两米来高的鸢尾法杖,法杖通体金光闪闪,上铸有夔纹和麒麟驾云图案,?#35895;?#26159;由两位法师?#21344;?#20102;庙里黄金庙产及部落所有的黄金存货铸出的纯金法杖。
              
              陵园入口处,两位法师已经等候多时,随着于谦和尚姬缓缓踏上?#25945;ǎ?#40723;声停止,两名部落中最年长的族老在四位长老的搀扶下,颤巍巍的端起两碗水酒,恭恭敬敬的高举过头顶,于谦和尚姬两人表情平静的接下,在嘴唇上沾了一下,呷了一小口之后,用手沾些酒水,洒在两位族老的额头,紧接着十几名各个村寨选出的幼童依次在两人面前跪下,而于谦和尚姬则面带慈爱,将剩余的酒水洒在这些幼童的头顶。
              
              陵园墓道共99级台阶,用青石板铺就而成,两侧移栽松柏拱卫,每隔十二步,则修有成人身高的石人像矗立守护。在第六十九阶处,?#30452;?#20986;约一亩大小的?#25945;ǎ?#19968;座用石片堆砌而成的三米来高的纪念碑正座落于此。
              
              降福礼毕,随着一声金鼓再次响起,于谦和一身素状的尚姬缓缓起步,踩着低沉的鼓点一?#35762;降?#19978;石阶。班觉法师的两名弟子则各挑两桶酒水紧随在两人身后。在几人身后,则是两位法师带领四位长老紧随,边走边念念有?#21097;?#25972;个仪式简洁而肃穆。
              
              “紫王娘娘,仙驻洛渝,?#23454;?#24191;种,泽被苍生,庙?#25104;?#19996;,千古传颂。尝有暴族,辱我宗祠,蹂躏百姓,已近百年,黑衣勇士,披荆?#37117;?#21069;仆后继,不畏*,佑我家园…..其名巍巍,其功昭昭;仰瞻烟霞,伏增肃敛”
              
              “神山巍峨,曲水流长,勋绩彪炳兮,武德与日月同辉;惠泽绵延兮,福祚并江河共长。墓不高?#21097;?#24515;碑万?#26705;?#24217;不辉?#20572;?#39321;火?#32769;恚?#19975;民叩拜,典籍流芳。天佑五族,世道大昌。”
              
              “魂归来兮,万古长青”于谦抑扬顿挫,最后大喝一声之后,与尚姬共同持瓢,舀起一瓢鸡爪谷酒,向石碑挥洒。
              
              ?#29677;?#22005;嗵嗵”四门60小炮齐齐朝天发射,四轮齐射完毕,而长鸣则指挥着两队?#24067;?4名护乡军士兵对?#25484;?#23556;三轮。枪声刚停,硝烟未散,于谦脚踏罡步,?#34903;?#32780;出,身后两位法师和四位长老则念念有?#24335;?#36319;而上,绕着石碑转圈,边走边挥洒酒水,三圈之后又回到石碑前方。
              
              “哭陵,献三牲”于谦?#20439;?#24213;气,暴喝一声。
              
              一众选出的儿童抬着猪牛羊举到石碑前,在洛珠等几名秀女的带领下,低声吟唱。而部落里一众老少,则跪伏在广场之上,大声?#32431;蓿?#19968;时之间,弓背山?#19979;矗?#21741;声震天。
              
              “礼毕”几分钟后,鼓声落下,于谦再次暴喝一声,?#25163;?#22238;到石阶上,从石阶上走到一座座墓碑前,与尚姬一起舀起一瓢瓢的鸡爪谷酒,挥洒向博嘎尔烈士的坟墓。
              
              在两人身后,班觉法师双目含泪,眼望着于谦一脸肃穆的向烈士敬酒,激动不已。多少年了,博嘎尔部落与人激战无数,多数人血洒战场,何曾得到如此的尊?#30679;?#19981;管他是紫王派来的神使,还是紫王转世,他为了博嘎尔人做的,已经足够多了,这千年的期盼,值了。法师难以自抑,?#35828;?#22312;地,朝天大呼:天佑五族,世道大昌。
              
              “天佑五族,世道大昌”在场的博嘎尔人都再次跪伏倒地,齐声大呼。
              
              “魂归来兮,万古长青”于谦洒完最后一瓢水酒,高举法?#21364;?#21628;。
              
              “魂归来兮,万古长青?#26412;?#36830;柳老田军长等人受气氛感?#33606;?#20063;齐声大呼。
              
              于谦凝望着那一座座石碑,内心中受现场气氛感?#33606;?#19968;时也难以平静,这场与印人的冲突,虽是双方积怨已久,但却是由自己主动发起的,这些士兵是出于对自己的崇拜而拿起了枪?#20960;?#25112;场,战役的目标达成了,但这些活?#31302;?#36339;,视自己为神的小伙子,却永远的离开了亲人,他们得到了荣誉,却失去了和亲人相?#32043;?#29233;的机会。战争,这操蛋的战争,于谦心中腾起一丝的厌恶,然而望着周围投向自己的那一双双炽烈的眼神,于谦也不能表现出内?#20035;?#24819;,只好挽起起尚姬的手,对着陵园深深鞠躬。
              
              回到桑东军营时,已过中午,于谦整理好情绪,?#20161;前?#25242;了战死者家属,见证了各村寨安排的认领遗孤的仪式,又特意召见了选出的四位守陵老者,嘱咐对方好生看管陵园,如遇有困难,可找两位法师或自己解决。
              
              因行程紧迫,午饭就在军营的会议室里解决,边吃饭边讨论护乡军改组事宜。护乡军成立一个多月,因战事突发,又有黄营长及后续从军区各部抽调的重装部队入场支援,再加?#20185;?#28165;世叔带来的老唐营,现在三方军事人员交织在一起,军令已经无法统一,因此改制迫在眉睫。因为护乡军改制?#21520;?#28189;建设与田军长和方师长都有较大关?#25285;?#22240;此两人也受邀参加。
              
              于谦仔细看了林峰递上的改建方案,思索一阵之后,拿笔划掉了老道和小洋的名字,并且将林峰名字填在了?#25991;?#38271;的位置上。林峰方案中,护乡军将为一旅五营,每营五个大队的编制,而老道和小洋则分别为第一营和第二营的营长,其次为黄营长,边营长,吕天喜,而毛队长管旅?#31508;?#25945;导队,负责军管的培训。军令战令发布机关则为?#25991;?#26412;部,由于谦直管。
              
              “于兄弟,整个博嘎尔部落都知道?#20013;?#24351;和王俊洋是你带过来的兄弟,他们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你的存在,有他们在,护乡军才有凝聚力,因此我才……”林峰看到于谦划掉了自己两位兄弟的名字,一时判断不出于谦的用意,试探着解释道。
              
              “带兵打仗不是儿戏,他们两个不是带兵的料,?#25351;?#19981;要考虑我的因素”于谦将文件签字后递还给林峰。
              
              “对啊,于兄弟,你是护乡军的灵魂,但你不能?#31508;?#21051;刻带兵,有你两个兄弟在,就等于你在,咱们才能在洛渝扎下根来,如果你觉得他们不能胜任,可以安排几个营副。”柳老看了一眼林峰的改制方案,也出言劝道。
              
              “柳老,?#25351;紓?#35878;将扎根洛渝,我两个兄弟?#19981;?#25166;根于此,护乡军在完成使命之前,我们都会存在。论冲锋陷阵,个人逞勇,我两个兄弟血性是有的,但带兵打仗,确实不是这块料,另外,他?#19988;?#26377;其他任务需要完成。”于谦说着扫了众人一眼,表情淡然,继续说道:
              
              “占领洛渝容易,占领人心难,除了博嘎尔部落之外,这里尚有十余个部落,这些部落各?#34892;?#20208;图?#20898;?#21448;与印度人有着和我们相似的仇恨,各部落之间也是仇恨交织,其中关系的处理拿捏需要恰到好处。获取各部落的拥护,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可操之过急。此间诸事繁琐,还请柳老尚世叔多操操心,?#32431;?#26377;哪些合适的人选推荐?#20384;矗?#23613;快进入角色,入雪季前我们有太多的事务需要打理。”于谦说着不自觉的又抽出一支香烟,待看到尚姬白了自己一眼之后,又讪讪的放回了烟?#23567;?br />  
              “于兄弟言之有理,这块地方与内地失联近百年,又处于自然封闭状态,我们对民情环境都不熟悉,自然要缓缓从事,顺势而为”田军长也表态支持,今日田军长感慨颇多,看到于谦在当地部落之间,真如神一般的存在,更加明白洛渝之事,绝对离不开于谦的支持。
              
              “好,于兄弟,听你安排,你看这第一营和第二营营长的人选……”军事主官的任命是大事,这涉及到权力的分配和未来的导向问题,林峰职责在身,不得不再次追问。
              
              “喏,一事不烦二主,正主就在这里,你让田军长直接给配上就好了”于谦微微一笑,对此毫不在意。
              
              “于兄弟,这不好?#26705;?#25105;这一枪未发,赶过来就摘桃子,老哥脸上可挂不住哦”田军长嘴里推辞着,身体却很实诚,已经接过文件看了起来。
              
              不但是田军长内心大喜,连柳老和方师长也都面?#26029;?#33394;,这洛渝局面已经打开,放眼国?#20898;?#36825;几十年来,好不容易才有这么一个热战的地方,正是军人建功立?#25285;?#20063;是出军官苗子的大好时机,谁人身边没有几个门人?#25317;埽?#35201;是能够安插进来,再找到机会打上几仗,这功勋资历可是一辈子受用的。
              
              “一个国家,一面旗帜,何必分彼此,等拿到属于我们的地盘,?#26085;?#31283;了,护乡军的使命就完成了”于谦已经从祭祀中的感伤中?#25351;?#36807;来,淡然的说道。
              
              “好,好一个国家,一面旗帜,于兄弟宽宏大义,老哥也不扭扭捏捏,人我挑能干事的选,将来你要是觉得不合?#21097;?#32769;哥随时换人,这些骨干过来后,一切听从于兄弟差遣,老哥我决不插手”田军长得了意外之喜,也连忙表态。
              
              于谦轻点下头,表示?#34892;唬?#32456;于忍不住再次将烟抽出,点着后对着林峰说道:“?#25351;紓?#27492;处军营不再保留,我计划在此建一所?#20035;?#23567;学,预计可以容纳五百人左右,博嘎尔部落16岁以下的年轻人,均要接受教育。你要再筹划一下,将?#25991;?#37096;迁到?#28902;?#21345;去,?#37096;?#36817;前线方便就近指?#21360;!?br />  
              “我也正有此意,此处离娘娘庙太近,容易引起误伤,再说有弓背山,达东岭,白吉岭?#32769;?#24050;经足够,物资基地计划建在衣掌山?#19979;纯?#22320;上,靠近南伊曲,走水路调拨也方便。”林峰赶紧应下。
              
              chaptererror();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