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笔趣馆 > 三国处处开外挂 >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主公不要呀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主公不要呀

                “此歌原唤《盗将?#23567;貳?br />  
                  这歌还真不好唱,一曲下来,许定桑子都沙哑了。
              
                  咳了一声,这时一双小手从旁伸了过来,这是一双玉手,很小?#23665;?#23273;。
              
                  双手上捧着一碗水,许定接过,一口干尽,顿?#31508;?#26381;不少。
              
                  “谢了!”许定将碗送回手主人的手间。
              
                  递水的不是别人,正是乖巧懂事的甄宓。
              
                  小丫头接过碗,眨巴着眼睛注视着许定,许定摸了摸脸跟下巴,没有长花呀。
              
                  甄宓带着祈求的眼神道:“君侯可以在唱一次吗?”
              
                  “呃……应该可以?#26705; ?#35768;定轻笑一声,没想到小丫头打的这个主意啊。
              
                  于是许定又将《盗将?#23567;?#21809;了一遍。
              
                  这一下小丫头基本将旋律记下来,又送上一碗水,接回碗后又眨巴着眼睛注视着许定。
              
                  许定道:“你不会还想让我在唱一次?#26705;俊?br />  
                  甄宓微微摇头,露出洁白的小犬牙,俏皮一笑,就在许定以为小?#19968;?#25918;过他的时候,只听她道:“我们一起唱一遍!”
              
                  “咳咳……”许定险些跌到,苦笑道:“这有什么区别吗?”
              
                  “有!”小?#19968;?#24471;意的回笑,继续?#22836;?#37027;些超萌超拉期待的神色,眼眸都快要闪小星星了。
              
                  一旁的主人公甘宁附和道:“主公我也觉得这歌两个人唱更有意境,两个人唱才是……”
              
                  “打住!打住……?#39029;?#36824;不行吗?”许定一抬手打断了甘宁的话,他怕甘宁在说下去,这铁打的汉子会说些更加让人起鸡皮疙瘩的话,苦笑叹息一声:
              
                  “我声明,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包括以后的以后我都不会再唱这歌了,在唱……在唱我就从这船里跳下去!”
              
                  “嘻嘻……!”甄宓彻底被斗乐了。
              
                  甘宁也憨笑挠头。
              
                  主公你又不是没有跳过海,这誓言怎么就这么不真诚呢!
              
                  既然要合唱,许定干脆将这首民谣真正的男女合拍节奏告诉甄宓。
              
                  甄宓可是一个聪明的丫头,一下子全记下了。
              
                  接着许定与她合唱完了一遍《盗将?#23567;貳?br />  
                  甘宁这货听得如痴如醉,铁大的汉子也感染得眼角朦胧。
              
                  或许是怕人别人发现,又或是怕自己忍不住,这货嘶吼一声,噗通一声径直跳下了海里。
              
                  入海许久这才钻出水面。
              
                  “君侯这人莫不是傻了?#26705;?#24590;?#20174;?#36339;海了,他这么?#19981;?#27873;海!难道他害怕真的见不到那名女子了。”甄宓撑着腮,心里暗暗为甘宁祈祷。
              
                  许定摸摸甄宓的脑袋:“丫头,以后别叫君侯了……”
              
                  “那叫你什么?”甄?#30340;?#35270;?#26007;劍?#30475;着海面的夕阳渐渐消失。
              
                  “?#23567;?#21483;夫君?#26705; ?br />  
                  “呃……!”
              
                  “嗯……!”
              
                  许定看着小跑返回船仓的甄宓露出会心的笑,转身回来长开双臂,深吸了一口海风,然后朝天一吼道:
              
                  “兴霸我们在海里打一架如何?”
              
                  甘宁正游着欢实,一愣,尔后回道:“主公……不打!”
              
                  “你不是想跟我打吗?”
              
                  “现在不想了!”
              
                  “现在由不得你了!”
              
                  噗咚一声,一道修长的身影落水,甘宁猛的划水游开.
              
                  不多时海里传来甘宁凄惨的求饶声:“主公不要呀……!”
              
                  …………
              
                  田丰带着太史慈、李典、第三军都尉向北推进,很快收复了汉泽城(原为马韩国泽城),并杀到南汉江的汉江城。
              
                  此时的汉江城被加高了数米,城池扩大了一倍,分为内外城两级,城中各种守备完善,粮草充足。
              
                  袁胤来到黄海郡后,一直在精心经营这里,试图打造成永不沦陷的城池。
              
                  动用的民力与财力多到让人发指,几乎将黄海郡的钱粮耗之一?#30504;?#20542;一郡之力马力全开。
              
                  没来到汉江城的时候众人还不觉得。
              
                  当看到这座加扩的城池之后,田丰等?#35828;?#21560;了一口气。
              
                  “各位有什么感觉!”安下营扎好寨,田丰与众将巡视四周,并?#27801;?#25506;子沿南汉江南岸侦查。
              
                  李典道:“汉江城比汉城更像郡府了,城池更大,而?#19968;?#20998;内外两级,内城加高过,显得像两级的城堡碉楼,颇有点罗马之民的那种西式建筑?#25293;睢!?br />  
                  威远岛上还保留着当初三千罗马土著的建筑,虽然威远岛上的罗马人不多,而且建筑远比不上正宗的罗马大城,不过却能看出罗马建筑的风格,算是小型版。
              
                  所以众人对西式建筑也不是不了解。
              
                  太史慈道:“不光是汉江城本身,从附近几十里的范围来参考的话,这里可能更具有发展潜力,你们看,以?#20843;?#21608;都是林木,让袁胤全砍完之后,视野一下子开阔了起来,如果稍加开垦,引入南汉江的河水,这里能变成沃野一片,是一个不错的粮仓,未来可以作为州府。”
              
                  除了商贸城市,一般的城池想发展壮大必须依赖人口基数,而养活一定的人口必须依靠?#29976;常甘?#30340;产出最好是能本地自给,否则在古代这种交通条件下,一但遇到突发情况,遭到封锁,便是一场灾难。
              
                  所以这是制?#24049;?#37327;一座城池发展潜力的必要素。
              
                  汉江城池在南岸,所以北岸被?#24443;?#30340;林地更多,袁胤早以让人开垦了。
              
                  北岸不仅开垦了田地,袁胤还立了一座小的卫城,取名北城
              
                  两城之间兴建有三座浮桥联通。
              
                  一但汉江城受到攻击,北城可以随时支援,这种支援包括任何形势。
              
                  没有摸情北岸的情况之前,田丰等人不打算贸?#21796;?#25915;。
              
                  毕竟汉江城看起来并不太好打,而且他们的既定计划也是拖?#26049;?#32996;,相持就好。
              
                  一但中路与?#19979;?#21462;胜扫平了两个郡国。
              
                  大军全力北上,不管袁胤打造的城池在坚固,手?#24515;?#25112;的兵马在多,也不过是螳臂当车。
              
                  其实袁胤自己也不知道,他打造的这个城中城,未来还真的成为了平州的州府。
              
                  看到田丰等人扎营未加进攻,袁胤也颇为得意。
              
                  这是意?#29616;?#20013;的事!
              
                  现在的汉江城以不是原来的仁城,而是他动用了整个黄河郡之力修扩的城市,打造的一个囊括卫城与水?#35282;?#20026;一体的综合防御体系。
              
                  水路方面不仅封锁了东?#30196;?#33337;进入的可能,他自己也造了百十?#19968;?#21160;的小船,?#22836;?#22312;河北岸,一但开?#23047;?#20197;灵活的运用,哪?#38706;?#33713;方面付出代价烧掉几架浮桥也没有关系。
              
                  至于两城中藏着的兵马数量绝对会让东莱军大吃一惊。
              
                  (本章完)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