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笔趣馆 > 主神崛起 > 第十五章 顿悟

            第十五章 顿悟

            功法、口诀什么都是虚的,?#19968;?#36215;来简直不费一文。
              但法器、血液之类便大大不同。
              因此,要想?#19968;?#20986;实体器物,再带到大周世界当中去,也必然要付出更多的代价。
              “由此便可看出……主神殿还是处于一个精神空间,正向物?#39318;?#21270;的过程,初级阶段……任重道远啊……”
              吴明看了一眼自己的状态:
              【轮回者编号:庚申六十九】
              【姓名:吴明】
              【修为:肉身境五重真气】
              【装备:无】
              ?#22659;?#21495;:主神使徒】
              “还真是几乎?#35013;?#30340;属性啊……”
              吴明叹息一声,旋即扬声道:“主神殿,支付一百小功,?#19968;弧读?#40863;养气功》的一次顿悟机会!”
              【叮!检测到轮回者拥?#23567;读?#40863;养气功》心法,符合要求!消耗一百小功,顿悟开始!】
              一道白色的光柱落下,将吴明笼罩在内。
              几乎是刹那间,他就发现自己的七百五十小功被扣掉一百,只剩下六百五十之数。
              当然,肉疼只是倾刻,随后,吴明的意识便一阵恍惚,仿佛来到了上古的蛮荒时代。
              大河之畔,草木峥嵘,直上云天,遮日蔽月,周围的每一件事物都是如此之高大,似乎来到了巨人国一般。
              而在河畔洼地之中,一座甲壳状的小山忽然震动起来,发出如龙似象的啸声!
              轰隆!轰隆!
              山石滚动中,大量的青苔落下,现出特有的龟壳纹理,四条粗大无比,带着鳞片,趾间有蹼,末端为利爪的龟腿伸出,整座小山忽然站了起来,化为一?#20223;?#33618;神兽!
              “这……背有腾蛇缠绕之纹,水火相济,日月相合,这是上古玄龟啊!”
              吴明内心震动无比,将这一幕深深印刻在心里。
              下一刹那,他就回到了主神殿空间之内,令他明白刚才看到的一切,不过都是幻影!
              但只是一眼,就足以令他将那种上古苍凉而古老的气息,牢牢记在心底。
              “神龟虽寿,犹有尽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
              吴明喃喃着,只觉一股悲怆涌将?#20384;矗?#20196;他充满了一种人生苦短的感觉,从而又生出对于尘世如梦的感慨,以?#30333;费?#36229;脱的大觉悟!
              在这样的意境中,他身上的气机不知不觉发生变化,原本龟息功的行气路线一转,变得更为深邃幽然,带着一股真定的味道。
              于无而静,自然而定,无知有灵,乃为真定!
              灵龟养气功至此,不仅彻底入门,更是进入了一种玄之又玄的状态当?#23567;?br />  【灵龟养气功(入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吴明看着自己个人属性上出现的提示,眼眸中却是有着感慨:“吴晴说这?#35835;?#40863;养气功》乃是自道门法诀中演化而来,果然有着一点门道……主神殿也是童叟无欺!”
              原本,按照他的天?#21097;?#32437;使埋头苦修?#35835;?#40863;养气功》,要入门也不是一朝一夕之事。
              毕竟,光是辨认穴道,行气走脉,都是慎之又慎的事情!容不得一点差错,其他人,哪怕是天纵之才,也得小心翼翼,推演完善了才敢动手习练。
              按照这个进度,哪怕吴明之前修炼的是一脉相承的《龟息法》,也起码需要百日才能堪堪入门。
              哪像现在?
              仅仅是一次顿悟之后,吴明便感觉自己体内的真气尽数转化,不仅如此,自己呼吸绵长,若有若无,若断若续,几乎成了本能,乃是功夫?#20185;恚?#29087;极而流的体现!
              “这一步踏出,起码省了半年的功夫!”
              吴明很是满意,又翻了翻玲琅满目的?#19968;?#21015;表,特别是?#36164;?#36947;法那一栏,破?#34892;┛上?#30340;感觉。
              “既然吴晴说要运作我入道院之事,虽然之前被刷下来一次,但显?#25442;?#26159;?#34892;?#20449;心的……既然如此,其它类的法诀就不能练了,否则,检测的时候气息不纯还是小事,万一被当成其它?#25490;?#30340;奸细,那才是跳黄河都洗不清……”
              能从大周世界获得的,就不打主神殿的主意,这是吴明定下来的总则。
              就好像这次,他?#28216;?#26228;那里得了?#35835;?#40863;养气功》,还有一件低阶法器乌金环,便是几乎近千小功的收益。
              “还是要保留功勋,不到万不得已,副本任务之前,或者万事俱备,不能轻动!”
              吴明翻了翻?#19968;?#21015;表。
              他有着真实视野,那些写了缺的自然看都不看,但即使如此,此时的主神殿满足他也是绰绰有余了。
              “有如此利器在手,什么道不可修得?”
              吴明越是翻看,越是有着信心。
              穷文富武,修法破家!要想修炼法术,财侣法地必不可少,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财!
              虽然不能直接?#19968;唬?#20294;吴明也大量翻阅,倒是看明白了一些东西。
              即使是一些最低级的术法,要想练成,所需要的材料也是千奇百怪。
              什么铁胎,金精,银珀都是小儿科,一些偏门法术的材料才让人看了就头疼。
              就比如单独的?#24187;擰?#26463;阴索’道法,就需要收集阴年阴月阴日阴辰的女婴胎毛,还他妈连要七七四十九位不同女婴的!
              又有一个‘丧门钉’,需要埋了百年以上,阴地内槐木棺的铁钉,甚至对棺主的死因、命格、乃至八字都要求!
              更不用说什么极品丹?#21834;?#28846;制了六七年以上的符纸,几十年、几百年的灵药之类。
              反正就只有你想不到,没?#34892;?#36947;不需要的东西!
              这样的材料,有的已经不是有钱就买到的,而是财富、势力缺一不可!
              “也难怪吴晴要入道院,道法传授先不说,光这些杂七?#24433;?#30340;配置……就不是一个小小的吴家可以提供……”
              吴明揉了揉眼睛:“不过……在主神殿当中,这些材料倒是都有,只要你有足够的功勋,想换多少就有多少!如此大的便利在这里,不好好规划一下真是过不去……只是……”
              吴明又想到了一个蛋疼的方面。
              既然主神殿带入物品要收费,那没理由带出就不收费的。
              按照它功勋?#19968;?#37117;要刮两次的奸商抢劫做法,这次不收两边钱简?#31508;?#27809;天理!
              也就是说,?#19968;?#20986;来的物品,最多主神空间内自己用掉,要是想外带出去搞贸易差?嘿嘿……光是税就能收到你吐血亏本!
              “?#19978;А上А?br />  吴明顿时郁闷了:“如果我的权限能将这一层剥削免掉,那恐怕就是凭倒卖物资都可以发大财了……”
              ……
              ?#21834;?#24573;有狂徒夜磨?#21486;?#24093;星飘摇荧惑高。翻天覆地从今始,杀人何须惜手劳……”
              书房之内,吴明手持书册,脸上神色怔怔。
              而在古籍扉页之上,?#23383;?#40657;字,‘史论?#29369;浮?#21367;七’几个小字特别显眼。
              既然来了大周,就不能?#24187;?#21490;,吴?#28082;么?#20035;是大户人家,纵然之前那个纨绔子不学无术,但书房之内,装点门面的几本书还是有着。
              此时都便宜了吴明。
              ?#21834;?#22823;夏之后,乃有大商,末代商帝无道,又有大周太祖趁势而起,鼎定中原,距今二百有七十载……”
              “大周永平七年,灵帝在位,京畿大旱,赤野千里,有反贼黄桀,趁势而起,肆乱京畿,迫使灵帝迁都,不久便忧惧而死……此人历时十七年方平,史称永平之?#25671;?#33258;此以后,大周国祚日衰,几任?#23454;?#32487;位不到三年就相继驾崩,直到当今继位,年号平安,?#19978;?#19981;过一个十余岁的娃娃……”
              吴明掩卷叹息:“国无长君,社稷日下,内有权臣,外有诸侯、藩镇、节度使之祸……诸子百家崛起,当真是一副天下大乱的节奏……难怪我都要住坞堡里……”
              “不过天下乱不乱,跟我一个小?#22909;?#20851;系不大,最重要的是,这首黄桀的反诗,怎么这么耳熟呢?”
              吴明敲了敲脑袋,?#34892;?#26080;语地放下书,准备去练武场。
              ‘还是耳熟……难道这个世界的穿越者很多?’
              吴明双目失神,忽然胸前一滞。
              “哎呀!”
              少女痛呼传来,旋即还有杯盏落地之音。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穿着荷绿色襦裙的少女惊?#25490;?#31036;,吴明却怔了一怔。
              “嗯?秀云姑娘,是你!”
              吴明认出来了,面前这小妞,赫然是上?#25991;?#20010;李秀云。
              话说当初他害?#24405;?#23545;方,一直躲书房,但后来吴晴回来,自然?#25442;?#36319;李秀云客气,直接将她?#28216;?#26126;卧?#28082;?#20986;,夺回了吴明的‘领地’。
              ?#38405;?#20197;后,吴明便很少见到对方,也不知道被安排到哪里去了。
              现在看来,境遇却不是太好。
              “起来吧!”
              吴明伸手想扶,又看到对方好像受惊小鹿一般的目光,悻悻收回了手。
              “秀云姑娘……抱歉,我这就命人送你回家!”
              知道对方在有意躲着自己,又对自己极是害怕,吴明就道。
              “不!不!我?#25442;?#21435;,明少爷饶命!婢子什么都愿意做,请你不要赶我走!”
              谁知道听到要送她回家,李秀云反而更加害怕了,甚至身上都在簌簌发抖。
              吴明甚至怀疑,对方下一?#21497;?#20250;扑过来抱着自己双腿,不由又?#34892;?#22909;奇:“到?#33258;?#20040;回事?你直说吧!”
              ;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江西快三开奖直播 体坛超级大乐透走势图 新疆18选7的玩法 百度时时彩彩票走势图 浙江快乐彩咋玩的 彩票双色球藏机图121 20选5在网上买 双色球蓝球是20 体育十一运夺金 四川快乐12助手 浙江20选5推荐预测 当日内部特码玄机资料 后三组六杀号口诀 彩票开奖福建22选5开奖结果大乐透 排列三五码复式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