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笔趣馆 > 主神崛起 > 第十六章 佃租

            第十六章 佃租

            经过小娘子一番梨花带雨的解说,吴明才总算弄清楚了点状况。
              这事的起因,概括起来便是三个字——‘吃绝户’!
              李秀云父母死绝,家里没有男丁,没有儿子继承家业,那在其它村民眼里,便是绝了后,可以天经地义分肥的存在。
              更不用说,李?#19968;?#31639;薄有资产,算上吴明之前扔下的一笔,惦记的人着实不少。
              李小娘子若这么回去,保不住家业还是轻的,人财两失,最后不知道被发卖到哪里去都有可能。
              “那你在这里就没事……哦!”
              吴明拍?#21738;?#34955;,终于想起自己也是特权阶层。
              之前打死林奇,出了人命这?#21019;?#30340;事,这么多天就没一个衙役敢上门问案的,吴家之嚣张跋扈,可见一斑。
              而李小娘子托庇在吴家之下,更传?#25293;?#26159;吴少爷的妾侍,就算是半妾半婢,也不是一般村民敢觊觎的。
              “万望明少爷不要赶我走,小女子来世结草衔环,也要报答……”
              李秀云讲完之后,就那么梨花带雨地一跪,搞得吴明颇为尴尬。
              “算了……你爱住多久便住多久吧!”
              吴明挥了挥手,心想吴家家大业大,也不在乎多养一个吃闲饭的。
              倒是这李小娘子长?#20040;?#32418;齿白,?#21152;?#38388;更有几丝媚态,身段着实不赖,之前那个纨绔子还蛮有眼光的。
              似是看到吴明的目光,李小娘子的脸颊一下羞红,一?#20998;?#19979;?#26412;薄?br />  按照此时的道理,吴明这个家主对她不论做什么都是天经地义兼心安理得的,但吴明只是缓缓走过,没有再说什么。
              “不过……也不能全听此女的?#24187;?#20043;词,养着当做善事,但还是?#38376;?#20010;人看着,若是……”
              背对着吴明的李小娘子没有看到,吴明转过身后,眼眸中闪过的一丝冷光。
              ……
              演武场之上,封寒穿着劲装,面色冷硬:
              “本人所练的,乃是金刚大力鹰爪手!此功流传甚广,派别众多,我所在的乃是‘天鹰’一脉,秘传为‘天鹰十三连击’,练到大成,如飞鹰盘旋,扑击而下,凌厉非常!”
              他说到这里,又伸出了双手:“你来看看我的手!”
              吴明上前,就见封寒双手筋骨虬结,又黑又硬,修长变形,如同鸡爪,不由心里就是一冷:“我不会练到最后,双手也变成这样吧?”
              “哈哈!当然不会!少爷你习练的是上乘内功,由内而外,却是自然而然,少了许多用药水浸泡,捶打双手的弯路!”
              封寒说得唏嘘不已,自?#28216;?#26126;有意无意说要将龟息法与灵龟气功传授他之后,他对于吴明也是再无藏私。
              毕竟,虽然他本人筋脉已定,更改起来费时费事,还事倍功半,但可以福泽子孙,自然丝毫不敢懈怠。
              “金刚大力鹰爪手的窍门本人已经倾囊相授,接下来便是练!苦练!先抓黄?#24120;?#20877;抓石粒!最后抓铁砂!练到大成,手爪可刚可柔,无坚不摧!”
              ?#30333;?#21629;!”
              吴明穿着?#39277;?#22827;,英姿勃发,对着面前摆着的一盆黄?#24120;?#24320;始一板一眼地练习起来。
              “飞鹰扑羊!”
              “鹰击长空!”
              ……
              校场之上呼吸隐隐,爪风逼人,看得封寒练练点头:“本以为是个纨绔,却想不到如此有毅力,又有根基……”
              封寒很清楚,有着这样的起点,只要吴明有着自己曾经一半的努力,将来的成就都会?#23545;?#36229;出,这便是世界的规则,残酷无比!世家子弟的每一分努力,贫寒家门的士子都必须用十?#19969;?#30334;倍的付出,才能追赶回来!
              他脸色怔怔,似是想到了什么,默然片刻,看了看太阳,又不由道:“够了!明少爷你初学乍练,若不想伤及筋骨,日后畸形,却是可以收手了!”
              “不用!”
              吴明却是挥汗如雨:“我感觉得到……我现在还?#23545;?#27809;有到极限!”
              忽然越到校场中间,运爪如风,凌厉逼人,抓住人?#25991;?#26729;的两边,呼吸悠长,鼻腔震动有声,手上发力,一缠一?#31890;骸?#29467;禽撕羊!”
              噼啪!
              两声大响当中,木屑纷飞,傀儡的两条手臂竟然就直接被吴明掰断下来。
              “这……这……金刚大力鹰爪手小成!还有这呼吸……”
              封寒上前,见到吴明白皙若玉,没有一丝老茧,?#36335;?#26368;为保养得宜的富家弟子一般的双手,脸上露出震惊不已之色。
              如何不知此时吴明的一双?#32456;?#21364;是以上乘内功保养,毫发无伤,内敛非常,一发之下却又有鬼神之力,沛然难挡!
              这本是他?#36153;?#30340;极高境界,却在吴明身上轻轻?#20260;?#22320;达到了。
              如此鲜明的对比,实在令他?#34892;?#24515;灰意冷,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龟息入定!气脉悠长……少爷你居然已经将灵龟养气功练到了登堂入室的化?#24120;?#24403;真不可?#23478;椋 ?br />  封寒目中异彩连连:?#25353;?#21151;生机勃发,善于养生,与凶残凌厉的鹰爪手倒是绝配!用来温养双手,绝无伤残之虞……恭喜明少爷,先天可期!”
              实际上,在吴明领悟灵龟养气功之后,便知道自身进阶先天,再无?#20064;?br />  武者真气境乃是化生真气,先天境不过将真气填充全身,温养本源,回返先天的过程。
              此时吴明能将真气运转到双手,调养筋骨,显然已经走出了极为关键的一步!
              ?#36299;?#22825;之后,便是外?#31119;?#33021;将先天真气外放三寸,隔空伤人,无坚不摧!外罡之后便是内?#31119;?#32609;气遍布全身,乃至内脏骨骼,内外凝练一片,如同钢板一般!如此武者,放在军中,便是妥妥的百?#35828;校?#30333;身都可立晋从九品,武职信手拈来!?#19978;А?br />  封寒叹息一声。
              他自己也是这等境界,得个官身不难,但再想往后,晋升?#20284;貳?#19971;品,却是难如登天!
              毕竟,除了家世之外,?#35828;?#27494;将,对于兵法谋略要求也是极高,他一个寒门子,能练到如此武功已是?#30007;遙?#21738;里还有时间去研读兵法?再加上没有根基,简?#31508;?#20986;头无路。
              这种人,若无门路,充其量也就是一辈子的?#31508;鄭?#25110;者高门豪官、世家大族豢养的打手之流。
              “若有保举机会,吴明必然不会忘了封师父!”
              吴明承诺下来,与封寒对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23567;?br />  ……
              夏去秋来,不知不觉间,月余的时光便悄然流逝。
              在?#20284;?#38388;,吴明一直安心地待在坞堡之内当土鳖,每日?#39277;?#19981;缀,顺带小心翼翼地向外界伸出触角,摸索天下、地区局势。
              而这几月下来,他的武功、见识都是大有进步。
              首先,便是彻底将纨绔子的记忆整理并消化,自信面对任何人都不会露出破绽。
              然后,武功方面,业已到了真气境巅峰,将真气储蓄满全身经脉,穴窍,丹田,只要一个契机便可大成,后天返先天!
              除此之外,一双金刚大力鹰爪手的功夫也是炉火纯青,令封寒连连感叹,说是除了临敌经验,机变之道外,已经教无可教了。
              秋收冬藏!
              对于任?#25105;?#20010;农民来说,秋天都是一年的重中之重,甚至与一家生计息息相关。
              古代农业国的收成,更是牵连国运,重大无比。
              到了这个季节,作为吴家明面上的话事人,吴明也不能闲着,每天都得下乡?#24425;櫻?#33267;少是做个样子。
              毕竟,这坞堡周围,甚至附近几个乡村的上好肥田,都是姓‘吴’,农民也大半是吴家的佃户。
              虽然底下事都有吴管家等一干狗腿子搞定,但吴明也不能不出面的。
              “嗯!今年收成不错啊!”
              吴明负着双手,走在田垄上,见着累累的粟,麦等?#20219;錚?#19981;由道。
              按照他的推算,这一亩下来,收成大概在一石到两石左右,与前世一比相当悲催,但在时人看来却是不错的年景了。
              “这都是托东家的福!”
              在吴明旁边,还有?#24187;?#36524;着背,身躯精干结实,双手干裂粗糙,眼中却又有着山民式狡猾光芒的老农搓着手笑道。
              “还是你老孙头这庄头做得好!”吴明笑了笑,看着老孙头:“还有什么,说吧……”
              “东家啊……今年年景虽好,但去年大旱,乡亲们冬食都没有着落,今年庄上又死了一头牛,开挖水渠用的全是人,费了不少功夫……”
              老孙头说着,差点都眼泪汪汪了:“今年的佃租?”
              “呵呵……罢了!就按往常来吧!”
              吴明盯着老孙头半天,笑而不语,直到对方额?#39134;?#20986;一层细密冷汗的时候,才一笑道。
              “多谢东家!多谢东家!”
              老孙头感激涕零,如释重负,看他模样,都差点给吴明跪下了,又挤出笑脸:“东家稍作歇息,晌午的饭食已经在准备了,昨夜就开始炖的老母鸡,还有刚刚?#30001;?#19978;打来的野味,乡下东西,尝尝鲜……”
              吴明有一搭没一搭地哼哈着,内心却是隐隐?#34892;?#24754;哀。
              往年的惯例,便是一半,足足五成!相当于这些农户面朝黄土背朝天,一年有半年都在白做。
              但?#35789;?#22914;此,作为吴家佃户,官府的摊派、?#20056;?#21364;是免了,居然还是了不得的‘德政’!?#27597;?#24773;?#31119;?#27426;天喜地地被剥削!
              “这就叫?#20284;?#21542;则穿过来变成最底层,衣食无着,那才是思之不寒而栗!”
              吴明一阵毛骨悚然。
              ;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西甲有多少轮 中国福利彩票35选7开奖结果查询 七乐彩走势图坐标 体彩p3大老人预测今天 黑龙江22选5开奖详情 天天羽毛球 六肖中特网 浙江快乐12app 可以换真钱的游戏 中国竞彩网官网首页 奇人来透码 应用广东彩票 qq空间十三水 新疆十一选五推荐号码推荐 赛马会网站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