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笔趣馆 > 主神崛起 > 第五十六章 贪狼

            第五十六章 贪狼

            “噗!”
              
              大军溃败,身为主将的曹度更是中了一箭,吐血倒地,生死~щww~~lā
              
              此时,众多败兵,就簇拥到城门下,着急入城,脸红如血,甚至为了争夺一线生机,还有持刀向旧日同僚相向者。
              
              “随?#39029;澹 ?br />  
              吴明却是目光一闪,带着自己的一队人,跟在乱兵后面。
              
              “快!快!关上城门!”
              
              几个官吏大急,但乱兵众多,一片混乱,又有几个肯听话,将袍泽乃至?#30528;?#22909;友丢在外面?
              
              踏踏!
              
              关键时刻,吴明一马当先,长?#35835;?#38378;,带起人头:“投降免?#28291; ?br />  
              身后,钟霆与牛?#24405;?#20010;,带着兵卒,以吴明为箭头,不断冲杀,更是大喊:“投降免?#28291; ?br />  
              “我等投降!”
              
              “我等投降!”
              
              ……
              
              众多失去意志的败兵大叫着,丢掉了手里的兵?#23567;?br />  
              “先登者!队正吴明!”
              
              吴明三步并作两步,直接冲上城头,将原本旗?#30446;?#20102;,九山军旗插上,又是大吼。
              
              三军一起欢呼,夹杂着曹军的投降声,正是大局已定。
              
              “噗!”
              
              此时,正在?#20154;?#30340;李如壁却是差点给喷了:“又是此人!?”
              
              叫过一个亲随:“破城首功,又怎?#27492;悖俊?br />  
              那人就是踌躇:“攻城艰难,先登者立?#25105;?#32423;!并且,这还是郡城,不比小城,按制还得再加一级……”
              
              脸上更带着挣扎:“最关键的是……大帅您出发前下命,破此城者,连拔三级,通晓全军……”
              
              李如壁与周围人都?#34892;?#38754;面相觑:“之前杀了骑将,提拔成营正,现在还要连升三级?跨过副卫将、卫将、难道要直接提拔他当副都指挥使?”
              
              “大帅!此人?#36824;?#21306;区一个队正,提拔为营正,就是大恩,现在压一压,乃是您的爱护与保全之道!”
              
              这时候,旁边一个牙兵亲将目光一闪,就出来说着。
              
              “也是?#27515;懟?br />  
              李如壁一阵踌躇:“?#36824;?#26412;帅也不是言而无信之人!之前又全军传令……这样吧!算上之前斩杀大将,加上破城之功,连拔他四级,当个卫将……正好新山都,不是战死一个卫正么?就由他顶上吧!”
              
              这时,周围人还是?#34892;┘刀省?br />  
              但破城杀将,乃是实打实的大功,这么多眼睛看着,又知道自家主公正高兴,说不定还会视那个小队正为福将,就不去凑那个霉头了。
              
              ……
              
              真定郡一役,九山军大败州兵,击杀一千,俘虏两千,更攻破真定郡城,守将曹度身受重伤,由一干家丁心腹死?#19968;?#36865;着,拼死从后门突围而走。
              
              而其它几个方向,也有大好消息传来,不是攻破几城,便是灭了州兵郡兵多少多少,形势一片大好。
              
              当晚,清理过郡城之后,李如壁就移师城中,并且设下大宴,款待将士,封赏有功之臣。
              
              “标下吴明,拜见大帅!”
              
              首功吴明,自然重视,第一个接见。
              
              吴明走入大厅,感受着周围恐怖的气息,知道必然是护卫的高手,也不去管,眼观鼻、鼻观心、恭敬地行礼。
              
              “?#29275;?#20320;便是斩杀大将,破城首功的吴明?起来吧!”
              
              李如壁摆摆手,打量着吴明。
              
              而吴明则是偷偷张开灵眼,心里就是一颤。
              
              只见李如壁周围,金气如?#20445;?#28378;滚而来,形成氤?#30331;?#27668;,?#34892;?#26356;隐隐有着一股黑紫之气,大是不凡。
              
              ‘传闻此?#35828;?#20102;龙脉,或许不是空穴来风,毕竟,这?#21046;?#36816;,绝对不是几郡可以积累的……只是带着黑气,便有大劫,成王之难啊……’
              
              吴明心里一动。
              
              此时灵眼继续,张至极限,又有了发现。
              
              就听得一声狼嚎当中,李如壁头顶的气运,又与天星承接,星光灿烂中,一道比之前破军副命还要强大数倍的星光就降下。
              
              璀璨之中,李如壁的面相又似有着变化,狼顾鹰视,头顶气运化为一匹似龙似狼的怪物,通体漆黑,眼眸又带着紫意。
              
              ‘贪狼真命!果然,此人便是贪狼坐命,可称星君转世了!’
              
              见着狼眸一动,似有所觉,吴明赶紧撤了神通,不?#20197;?#30475;。
              
              李如壁却没有多少感觉,还在说着:?#21834;?#20320;立下大功,不能不赏,我就?#25991;?#22235;级,任命你为正七品致果校尉,率一卫五百人,仍归着新山都管辖!”
              
              “多谢大帅隆恩,标下必粉身碎骨以报!”
              
              吴明心里叹息一声,副都指挥使的鸭子飞走了,但也知道这是常理,甚至,能当到卫正,就已经是对方高看又喜爱的结果了。
              
              毕竟,整个九山军,也才九个都指挥使,一都之下也?#36824;?#23569;者两三名,多者五六名卫正,这已经算是高层?#31561;?#23558;领了。
              
              此时礼一成,吴明就看到一股赤气,自李如壁头顶分出,注入自身气运。
              
              得此之助,自身道功,简?#31508;?#31361;飞猛进。
              
              “你先回去休息几日,将一卫之兵补全,接下来还有大战,本帅十?#21046;?#24453;你的表现!”
              
              李如壁又温言说了几句,这才打发吴明离开。
              
              ……
              
              ?#25300;?#23558;大人!恭喜恭喜!”
              
              “来,吴校尉,小的敬你一碗,我先干了,您随意!”
              
              ?#25300;?#23558;大人,小人有着一女,花容月貌,贤良淑德,愿意自荐枕席,还望笑纳……”
              
              ……
              
              一出来,热情的喧嚣,差点就将吴明淹没。
              
              看着一张张或谄媚、或热诚、或不屑的脸孔,还有其上不说截然相反,也是藕断丝连,互相勾结的气运,吴明心里就是冷笑。
              
              但表面上,还是彬彬有礼地招呼着,直到子时三刻,才兴尽而别。
              
              “你……你……你……”
              
              回到刚刚赏赐下来,好像还是某个大官的府邸,就见着萧极度走出,看着吴明的目光好似在看一个怪兽。
              
              “居然连升四级,直?#25317;?#20102;卫将!”
              
              萧极度啧啧称奇:“比起我家刘老大,也就差两级了,你厉害!”
              
              说着还竖起大拇指。
              
              ?#25300;?#23558;之上,要积功晋升,就很难了,至于一都指挥使,那都是李如壁心腹,我这刚刚入伙的外人,又怎么可能?”
              
              吴明苦笑着:“这次,?#36824;?#36816;气使?#35805;?#20102;!”
              
              当然,他能望气见命,明知先机,再趁机布置的事情,就不用提了。
              
              “不说这个,你见到李如壁了,气象如何?”
              
              旁边的小?#24230;?#26159;问到了重点。
              
              “我又怎么能见得如此清楚……”吴明苦笑,复而又转为严肃:“?#36824;?#27492;人是贪狼真命,已经可以肯定!”
              
              “贪狼命格……”
              
              谢小荻掐着手指,算了算,又摇了摇头:“气运虽浓,距离登基称王,却还是差了一点,除非攻下州城,将曹州一统才可……”
              
              “这?#21520;?#28902;了……”
              
              萧极度的脸色?#34892;?#22855;异:“我有个消息,还是从另外一个人身上得来的,你们猜是谁?”
              
              “总不可能是战死的袁泰,那就是余少君了?”
              
              吴明就道。
              
              那个新人?#21482;?#32773;武功不行,跟着吴明几次冲锋,却是倒霉中了流?#31119;?#24403;场就咽了气。
              
              “不错,你知道此人混到哪里去了?”
              
              萧极度脸上带着红晕,一副‘你赶紧来问我’‘赶紧求我说’的表情。
              
              等了良久,见到吴明与谢小荻都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才无奈道:“我也是刚刚才知道,此人居然混到了那位?#20185;?#30495;人的身边,并且当了一个道童……”
              
              “知道为什么原本应该阻击援军,伺机突袭州城的大帅与黑山都会出现在这里么?就是因为?#20185;?#30495;人带来消息……朝廷大将王玄范,已经快马加鞭,带着六千精锐,入驻州城,有着此人在,李如壁再怎么骄狂,也得放弃计划了!”
              
              萧极度摸了摸?#20146;櫻?#25165;又接着道:“并且……我还听说,王玄范此人不仅是武曲真命,更是将星得地之格,大帅李如壁,这次终于要碰到对手了……”
              
              古籍《紫薇星命》有云:“武曲坐宫,守命于?#21483;?#21320;未,是谓将星得地,如鲤鱼得水,蛟龙入海,出则为不?#28866;?#23558;!”
              
              谢小荻就肃穆道:“我在家里藏书上看到过,但凡将星得地命格的,都是纵横天下的绝世将才……本来,武曲?#19988;?#30053;逊贪狼星一筹,但再加上这个命格,却是不好说了……”
              
              “并且……此世朝廷虽败?#27492;ィ?#29579;玄范这?#21355;矗?#20035;是得了圣?#32487;?#20240;叛逆,名正言?#24120;?#26377;着真龙天?#21448;?#27668;相助……”
              
              吴明补充了一句。
              
              “难道我们完了……”
              
              萧极度悲愤道。
              
              “也不一定,主神殿的任务,只是要我们辅助李如壁称王建制!”
              
              吴明嘴角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也就是说……现在只要此人称了王,哪怕是一天,便也算成功!”
              
              “你是说……”
              
              谢小荻的眸子一亮:“若是李如壁现在就称王,甚至只有一城一地的时候称王,也算我们完成任务!”
              
              “不然的话,你们不觉得这次任务难度实在太高了么?”
              
              吴明耸耸肩膀。
              
              谢小?#19969;?#33831;极度都是若有所思,感觉自己似乎走入了某个死胡同。
              
              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要称王,就非得占据一州之地,方才算勉强奠定王业。
              
              而大事未成,就急急忙忙行动的,就只能算乱世草头王,不仅无益,反而有着大害,白白折损根基。
              
              但李如壁折损根基,与他们有着什么关系?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模拟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辽宁35选7的 宁夏11选5彩票十 001期双色球历史记录 jj斗地主记牌器 陕西11选5任选八胆拖 山东群英会计划软件 通城话二八杠 山西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 1994期七星彩中奖规则 安徽25选5走势图 福彩3d走势图带连线图 内蒙古快3和尾走势图 广西11选5开奖历史开奖结果 澳客网北京单场是只有北京地区能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