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笔趣馆 > 主神崛起 > 第七十一章 玉佩

            第七十一章 玉佩

                李裕从郡守府中出来,眸子中就带着点阴暗。
              
                  他十七八岁年纪,生的唇红齿白,目似晨星,此时穿着锦袍,头戴金冠,腰悬长剑,俨然一副浊世佳公子的卖相。
              
                  “公子可是要去醉江楼?小的给您备马!”
              
                  几个门子当即殷勤侍奉着,又给牵来一匹神骏的白马,安上马鞍,这马鞍也是不凡,阳光下?#20102;?#30528;,竟似以银箔打造一般。
              
                  “是啊……有几个好友,约了诗会……”
              
                  往常,作为太守之子,李裕一直都是意气风发,但现在,却是随口答应着,显得?#34892;?#24515;不在焉。
              
                  “驾!”
              
                  上了马之后,却还是在想着刚才经过父亲书房,所听到的话:
              
                  “楚凤郡之大?#23376;?#20108;,一乃世家阡陌连绵,阴蓄甲士,二乃神祗插手人世……诸多世家当中,犹以郡望王家最重!”
              
                  “本太守已决意动手,此家二月初二,也必有反噬……”
              
                  ……
              
                  眼见着?#32422;?#29238;亲就要与本地郡望交锋,动辄便是抄家灭族的大祸,自然不能让他无动于衷。
              
                  “或许……在世人眼中,我就是一个好酒好诗,自娱自乐的纨绔子吧?”
              
                  李裕想着,嘴角就不由浮现出一丝苦笑。
              
                  虽然心急如焚,但这不能表露半点,甚至,没有正当理由,连今天的正常诗会都不能推辞了,以免被发现破绽。
              
                  “李公子,您快请!快请!张家公子、还?#34892;?#23478;公子,已经在二楼雅座等候了……”
              
                  到了醉江楼,小二与掌柜俱是认得这个贵客、稀客,当即殷勤侍奉,唯恐招待不周,给迎上二楼。
              
                  这醉江楼临江而建,二楼视野开阔,就可看得大江波涛之景,令人心神一清。
              
                  “哈哈……李兄可是来晚了,该当罚酒三杯!”
              
                  几名穿着青衫的青年见到李裕,眼前就是一亮,笑道。
              
                  “小弟今日不胜酒力,还是赋诗一首,以赔罪吧!”
              
                  要是平时,大可喝得大醉,但现在李裕满腹心事,怎么敢托大?当即连连摇手。
              
                  “好……李兄诗才,我等皆是佩服的,今日就等李兄大作!”
              
                  几个喧嚣着,李裕却是暗自苦笑,他现在,又哪里还有什么诗来?
              
                  “鲜葩映?#30452;。?#28216;鳞戏清渠。临川欣投钓,得意岂在鱼!”
              
                  正?#22312;?#24605;苦想间,就听靠着?#29238;?#19968;桌,坐了一个道人,望着滔滔江水,悠然长吟。
              
                  其气清清,其声珠玉,诗词更是上佳,带着修道的悠然之意,令李裕不由呆了。
              
                  当下告罪一声出来,上前几?#21073;?#35265;着这道人也不过十五六年纪,却面如冠玉,肌肤晶莹,戴着竹冠,只是端坐,自然就有一股淡泊之气萦绕,知道必是内炼有成之辈,不敢怠慢,抱拳道:“在下李裕,见过道长,敢问道长道号?……适才听得道长之诗,却是颇得三味,还想请教……”
              
                  ?#23433;?#25954;,贫道无极,适才不过有感而发,自娱罢了,贻笑大方……”
              
                  这无极道人,自然是吴明所扮,这?#26412;?#31505;着:“这位公子若是?#34892;耍?#19981;妨坐下,与小道共饮两杯薄酒……”
              
                  “如此,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李裕本来想走,但不知怎么,一?#38378;?#37327;,就让他坐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酒极清冽,桌上的也是素点。
              
                  此世的道人,甚至梵门,都没有要强求吃荤的?#20843;住?br />  
                  李裕用了几筷,又望着江水,想到大江东去,岁月流觞,?#32422;?#23478;族却旦夕之间,都不得保全,一?#30452;?#21696;,就顿时将他充满,令他不由长叹一声。
              
                  “公子长叹,似有烦心之事!”
              
                  吴明淡然一笑:“而我观公子印堂发黑,带着红色,怕是不日就有着血光之灾啊!”
              
                  他说这话时,就压低了语气。
              
                  “你说什么?”
              
                  而李裕听到这话,也是大惊,差点就直?#29369;?#20102;起来:“一派胡言!”
              
                  只是纵然呵斥,同样压低嗓子,明显不想让其它人听得。
              
                  “嘿嘿……贫道素会看相,还知道公子你这血光刀兵之灾,不在自身,唯在家族尔!”
              
                  吴明呵呵笑道。
              
                  这话听在李裕耳朵当中,却是直如惊雷落下,良久才道:“你这道人,还算?#34892;?#38376;道……”
              
                  若是普通卜算之人,张口吓人,那还不算什么,但能说到刀兵之灾,又与家族有关,就实在令他胆战心惊。
              
                  不由问道:“道长既然能看出,不知可有法消解?”
              
                  “消解?此乃?#35828;?#19994;力所至,难!难!!难啊!!!”
              
                  吴明幽然一叹,连道三个难字。
              
                  李裕却仿佛抓到了一线希望,连忙道:“我乃太守之子,必然会重重报答你的……”
              
                  “既然这样,那贫道也就勉为其难好了……”
              
                  吴明伸手入袖,摸出一块蟠龙玉佩,放在桌上。
              
                  “这是……”
              
                  李裕拿起,他有着家学见识,第一眼,只觉这玉?#25484;?#36890;通,只是一般,但再看下去,?#20174;?#35273;得这蟠龙自有一股韵味,竟然令他颇为爱不释手。
              
                  “李公子……你要知道,天道不可改,大势不可违……”
              
                  与此同时,吴明的声音,却是还在他耳边围绕:?#21834;?#22825;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贫道这个宝贝,公子若带上,只可一时防身,要想改变这大命,还得你自身努力啊……”
              
                  ?#23433;?#19988;,天道有?#20174;?#36824;,你想拿走这玉,非得留下什么来……嘿嘿……”
              
                  “你要银钱?需要多少?”
              
                  李裕听到这里,又?#34892;?#36831;疑,怀疑遇到骗子神棍了。
              
                  “这个……就看李公子你,?#32422;?#24895;意出多少了,贫道先将话说在这里,不论你出多少,我们两个,便是钱货两清,再无?#26639;?#20102;……”
              
                  吴明摇头?#25991;裕?#21448;呲溜一口,喝了一杯酒,悠然道。
              
                  听得此言,李裕心头的不安之感愈发浓重,但又瞥了眼手中的玉佩——自从拿起此物之后,他就舍不得放手,心里更有一种满足的感觉,仿佛一直饥渴的人,终于吃到了东西一般。
              
                  ‘罢了……左右就当花钱买了个玩物!’
              
                  这时,玉佩?#20185;?#36807;的一丝青光,令李裕终于不再犹豫,伸手入?#24120;?#25487;出十片金叶子,放在桌上:“这里有十两金子,可算足够?”
              
                  这金叶子一片一?#21073;?#21313;片正好就是十两。
              
                  并且,虽然官方规定金银比例是一兑十,但金价腾贵,这十两金子,几乎可换得一百几十两纹银!放到哪里都是不小一笔了。
              
                  “正好!正好!”
              
                  吴明深深看了对方一眼,大笑三声,将金叶子揽入怀中,潇洒而去。
              
                  “李公子……刚才那个道士和你说什么了?”
              
                  回到座位的李裕犹?#34892;┗谢秀便?#30340;:“没什么……卖了个玩物给我而已……”
              
                  “成了!受龙气所激,本身气运已经勃发!”
              
                  外出的吴明,眸子中也是幽光一闪。
              
                  龙气从本质上说,只是一个引子,还需要本身有着足够气运才可。
              
                  这李裕就符合条件,无论身份地位,都有着气运支持,现在又从?#20960;?#25552;拔到了主格——更通俗来说,就是激发了野心!
              
                  有没有野心,这一点很重要!
              
                  放在平时,有着朝廷大义压着,一个郡守最多只能掌握数千厢兵,但若有了野心,准备自立乃至造反,刹那间便可?#24515;?#25968;万兵马!
              
                  “该做的已经做了,其它的,唯看演化而已……”
              
                  巷子角落内,吴明脱去道装,换回原本?#38797;紓骸?#25509;下来,就是静待龙门之会了……”
              
                  ……
              
                  “公子今日回来得真早!”
              
                  郡守府的门子见到李裕回来,都是惊讶道。
              
                  “唔!将马喂好!”
              
                  李裕支吾着,心不在焉,有着吴明的打扰,这醉江楼的诗会,就草草而散了。
              
                  他一路回来,看着郡城之景,却是心潮起伏。
              
                  如此郡?#29301;?#22914;此美景,的确不该让给王家!
              
                  而要他献出身家性命,?#32441;?#23472;割,更是万万不许!
              
                  回到府里,立即就?#24179;?#36215;来:“我父实际掌握,只有衙门快班,数百号人……王家私蓄的奴仆都比这多,若是真的两家交锋,关键就要看郡尉的了,他掌握?#35282;?#37089;兵,不论倒向哪一?#21073;?#37117;是大事可成!”
              
                  想到这郡尉捉摸不定的态度,李裕就是?#34892;?#22836;疼,此时两个丫鬟走过,见着李裕,都是惊喜道:“公子你可回来了,二小姐找你,已经等了半日了!”
              
                  “是小妹啊……”
              
                  李裕这个小妹,乃是家中幺女,迫得父兄喜爱,一丝微笑就情不自禁地浮现出来。
              
                  忽然间,一个念头,却是似闪电般,在脑海中闪过:‘那个郡尉,似乎也有一女,极得宠爱……上次中秋园会,与?#19968;?#26377;着一面之?#24608;?br />  
                  实际上,那女倒也颇为仰慕士子文采风流,这里面就有着文章可做。
              
                  虽然行事?#34892;?#21329;劣,但都生死关头了,还?#35828;?#19978;这些?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通过此女,与郡?#32416;?#19978;门?#32602;?br />  
                  “咦?”
              
                  这时,又是一声惊疑传来。
              
                  “是徐供奉啊,有事么?”
              
                  李裕不满地一?#24120;?#23601;见到一个门客站在路边行礼,不由奇道。
              
                  这人,似乎有点本事,父亲也就出银子养着,但不见大用。
              
                  ?#23433;唬?#19981;!无事……”
              
                  徐先生连忙说着,等到李裕离开之后,望着背影,眸子却是被惊疑不定之色充满。(未完待续。)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吉林11选5走 双色球红球质合走势图 江西快三彩经网 管家婆平特一肖二中一 大乐透14025 新疆时时彩开奖查询结果 澳洲幸运10是什么颜色 香港六合彩特码信息网 2019世预赛欧洲区规则 p3走势图彩经网 中国篮彩推荐 江西多乐彩新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东方心经六肖中特 半全场主客是什么意思 东北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