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笔趣馆 > 主神崛起 > 第七十七章 托梦 400订加

            第七十七章 托梦 400订加

                夜幕降临。
              
                  漫天星斗,蔚为壮观。
              
                  龙门峡之上,旷野之中,却是搭了两个小小的帐篷。
              
                  吴铁虎点燃篝火,舀了甘甜清澈的山泉水煮开,又放入肉干,还有发现的野菜,没有多久,一盆香气扑鼻的肉汤就完成。
              
                  “少爷,您请!”
              
                  当即就盛了一碗大份的,恭敬请吴明享用。
              
                  “嗯,想不到你还有这手艺!”
              
                  吴明喝了,顿觉滋味香醇,不由赞了一句,又道:“今日早点休息,我们明天一早就走!”
              
                  “是!”
              
                  吴铁虎自?#24187;?#26377;二话,两人吃饱喝足之后,便熄灭篝火,入了帐篷。
              
                  夜色更加静谧深沉。
              
                  旁边帐篷传来鼾声,吴明手掐一诀,也渐渐陷入?#20102;?br />  
                  几乎是与此同时,湖面之上,又泛起了一丝微澜。
              
                  ……
              
                  “随风潜入梦,低语细无声……”
              
                  吴明低低沉吟着,又见着自己?#34892;?#36879;明,?#21019;?#30528;白光,晶莹剔透的身躯,不由一笑:“这便是我的阴神……我的梦境么?”
              
                  抬头一看,原本的月亮,也带了一层朦胧的月晕。
              
                  而在他面前,碧绿的湖泊?#34892;?#28014;现漩涡,越来越大,万顷碧波自动分开,现出一条似通往幽冥的路来。
              
                  “既有所请,那我便却之?#36824;?#20102;!”
              
                  吴明似没有疑惑,当先便?#23567;?br />  
                  道?#35828;?#20013;,只?#34892;?#28860;到真人位阶,才有元神出窍,深入幽冥的能力。
              
                  现在的他,当然远远未?#35805;啵?#27492;时行的,?#36824;?#26159;托梦之法。
              
                  也就是说,现在见到的一切,?#36824;?#33258;己的梦境。
              
                  ?#36824;?#34429;然是梦境,但用了灵引之术,又如此靠近,湖底的蛟龙必然可?#36234;?#30528;这个,传递一些消息。
              
                  水道自动分开,两边的水膜之外,又有五彩斑斓的河鱼游过,绿藻如茵,还有七彩岩石,争奇斗艳,美如梦幻。
              
                  “道长总算来了,我家龙君,已经等道长久矣……”
              
                  水道尽头,是一片灵地。
              
                  金碧辉煌当中,现出一片宫殿,上面‘河伯水宫’四字大放光明。
              
                  两边,各有一排虾兵蟹将,盔甲鲜明,举着长枪大戟,威风凛凛,又忠心非常。
              
                  在水宫门口,?#24187;?#25140;着乌纱帽,背着龟壳,形态滑稽的老龟相见到吴明前来,却是大喜,上前深深一?#23613;?br />  
                  “也好,你上前带路!”
              
                  吴明看看自己,却是玄衣玉冠,穿着法袍,手上还持着一柄拂尘,一尺清光照彻,阴神明如琉璃,又带着丝丝赤色。
              
                  这时望着龟相,脸上似笑非笑,忽然一拂袖,就说道。
              
                  “道长请!”
              
                  龟相却是媚笑着,小眼睛一眨一眨,在前方带路。
              
                  这河伯水宫,自然富丽?#27809;剩?#37329;银为柱,白玉铺地,珍珠为饰,两边又有数丈高的七彩珊瑚,极尽奢侈,这些自不必说,更加令人惊叹的,却是水府之中,到处荡漾的惊人灵气!
              
                  浩?#39057;?#33633;的水脉,带?#25490;?#40857;江的灵力,汹涌而来,甚?#21015;?#25104;潮汐灵雨,丝丝缕缕落下,如梦如雾。
              
                  若没有这个,水宫再奢华,也?#36824;?#20154;间宫邸,而有了这灵雨如潮,却是刹那间成就仙家福地。
              
                  亭台楼阁,广厦玉宇一一走过,龟相又将吴明带到一个更加富丽?#27809;?#30340;大殿之前,匾额之上,却是提着‘明珠’二字。
              
                  “我家龙君,专程为道长设了筵,还请入席!”
              
                  吴明慨然而入。
              
                  刹那间,只听殿堂之内,珠帘震动,钟鼎长鸣,两边的作陪水族,皆是看过来,又颌首为礼。
              
                  “道长请入座!”
              
                  龟相带着吴明,来到东首第一席的位置坐下,立即就有蚌女贝女,轻笑着上前服侍,端上珍馐玉馔,灵果仙酿,恭请享用。
              
                  ?#30333;?#20048;!”
              
                  “献舞!”
              
                  见着吴明用了两枚朱果,龟相轻轻一喝。
              
                  只听?#29992;?#40723;瑟之声乍起,一队乐班款款而礼,拨弄着手?#20384;?#22120;。
              
                  鼓乐之中,又有十数名天姿国色,只披了轻纱的舞女上前,体态?#40723;齲?#31070;态娇憨,轻歌曼舞,令人不觉自醉。
              
                  “好!好!好!”
              
                  吴明却是惬意非常,自顾自享用了,忽然又叹息一声:“食必珍馐,饮必琼浆,用必天女,果是仙家气象,羡?#25918;?#20154;……只是龙君何在?”
              
                  “既然道长有问,吾这就去请!”
              
                  龟相一笑,行礼入内。
              
                  “龙君到!”
              
                  没有多久,伴随着一声清唱,满殿的水族尽皆离席拜下:“参见龙君!”
              
                  吴明放眼望去,就见一队持着宫灯、彩扇、华盖等礼具的宫女分列两排,低垂娥眉,神态恭敬非常。
              
                  ?#24187;?#31359;着伯爵样式金袍,头戴玉冠,面相威严的中年就漫步而出,身上一圈圈灵力形成漩涡,似乎在与这整个水府的灵气呼应。
              
                  而在他?#28552;螅?#19968;道水脉汹涌澎湃,隐隐形成大?#24189;?#26679;,正是怒龙江全景。
              
                  “果然是龙神水伯!”
              
                  吴明微微一笑,稽首而礼。
              
                  “大胆,见得水伯大人,还不参拜?”
              
                  两边的水兵,就呵斥着。
              
                  “水伯大人,也是如此说法么?”
              
                  吴明却老神在在,抬起头,看着似现出怒色的中年人,慨然问道。
              
                  “汝不惧吾法度乎?”
              
                  中年人微微伸出手掌——轰!
              
                  龙吟当中,一条浩大无端,带着金色的龙神虚影,就在他?#28552;?#28014;现,眸子对准了吴明。
              
                  “唉……纵然是仙家繁华,也?#36824;?#23451;然一梦尔……”吴明却是微微叹息:“在我的梦中,便是我的主场,即使你灵力滔天,能入梦来,经过重重封印,又还能剩下多少?”
              
                  叹息声中,一团火焰,就在他手上浮现。
              
                  火光四射,在水伯惊恐的目光当中,不论琼楼玉宇,还是万千水族,乃至虾兵蟹将,龟相蚌女……都尽皆化为齑?#37048;?br />  
                  甚至,连虚空都似乎碎开,?#20142;?#20102;整个河伯水宫,形成一片黑暗。
              
                  “啊……”
              
                  河伯愤怒嘶吼,却连自身也维持不住,轰然炸开。
              
                  吴明立在半?#30504;?#23601;见得在此河伯炸开之后,一条白玉蛟龙却是浮现而出,?#28572;?#40060;须,蛇身两爪,身上有着重重道法锁链封镇,顶上一块巨大石碑,放着金色光华。
              
                  “蛟龙,若要求救,却是要想想你自身处境!”
              
                  吴明见着这蛟龙,却是冷喝着。
              
                  刚才的场景很显然,乃是这蛟龙,演化昔日龙宫之景,欲要以?#36824;蟆?#22899;色、乃至威严?#27809;?#21387;服他,掌握主动权。
              
                  ?#19978;В?#21556;明根本不吃这套,当即就让蛟龙发出一声怒吼。
              
                  “道人,你想要如何?”
              
                  龙眸盯着吴明,在他心里就浮现出一个声音,似男似女,又非?#34809;?#22899;,是神祗之声。
              
                  “我无所求,无欲则?#30504;?#20498;是蛟龙你将我?#20384;?#26790;中,乃是有事相求,不妨直说罢了……”
              
                  吴明声如冰玉交击,清脆无比,震动四野。
              
                  “放吾出去!”
              
                  蛟龙又挣扎一下,似无奈说着。
              
                  “放你出来?”吴明却是一笑:“若我所料不错,你也当应有察觉,甚至王?#19968;?#27966;人与你接触过,今年二月初二,便是脱困之日,又何必急在一时?”
              
                  “王中小儿,将吾镇压百年,受尽煎熬,更是布下重重困局,若是真遂了他意,我五百年苦修,尽皆为他人做嫁衣,甚至还不?#24125;?#24212;王家,如?#25991;?#24525;?”
              
                  浩大的声音,立即在吴明心底响起。
              
                  甚至,周围的湖泊都在沸腾,展露出这蛟龙天大的恨意:
              
                  ?#21834;?#24403;年,吾本可以顺利继承河伯之位,却?#29004;?#20013;藉口镇压,这次他假?#24066;?#27966;人前来,说是可助我摆脱枷锁,代价却是从此因果两清,甚至还要?#25163;?#20182;家后人五成水龙之气……”
              
                  似是知道吴明性子,这时白蛟也就直说:“若如此,不仅王中本人?#19978;?#28165;最后一点恩怨,登临正五品城隍大位,其家族也必可水龙地龙合二为一,成就?#35828;?#34527;龙,到时吾便真的报仇无望!”
              
                  “原来如此……”
              
                  吴明点头,目中却是闪过了然之色。
              
                  这蛟龙所言,却是与他之前猜测,不谋而合:“那你要脱困,却要我如何帮你?”
              
                  听?#26790;?#26126;发问,蛟龙眸子里却是闪过一丝神光:“你身上有一龙珠,乃是吾龙族之物,若是交给吾……”
              
                  “不可能!”
              
                  吴明勃然变色:“好你个孽龙,事到如今,还敢来欺我?”
              
                  “你难道没有感受到其中的龙气?你打我这龙珠主意,怕是不止脱困这?#37255;?#21333;……甚至,莫不是还想直接成就真龙之躯?嘿嘿……倒是好算盘,倒是小道我最后人财两?#30504;?#36825;万万不许!”
              
                  见此,白玉蛟龙也有一丝无奈。
              
                  它感应到吴明身上的随侯珠,却是能大大增益它之本源,乃至龙性,甚至其中还有龙气,若得之,不仅可立即脱困,甚至还可得大运加身,不说倾刻成就真龙,蛟龙之躯也当可大进一步。
              
                  之前种种布置,有大半倒是为此。
              
                  ?#19978;В?#27492;珠已经有主,若非吴明答应,它便是脱困,也不敢强行取之——大气运也是大因果,冒然介入,殊为不智。
              
                  “此法不许,你若还想脱困,再说一法,并且说出报答,若成,我等因果两清,若不成,我立即转身就走!”
              
                  吴明却是断然道,见此,蛟龙的眸子中立即泛出一丝金色。(未完待续。)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白姐露透码 心水论坛 管家婆六肖中特百分百%期期准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近500期 pt电子游艺破解 快乐飞艇福彩 足彩胜负彩14场分析 十一选五新疆十一选五 香港赛马会级版 山东11选5前三直选最大遗漏数据 好运快3赚钱是真的吗 十一选五任三单注投注技巧 下载四川金7乐 福彩3d软件 沙滩排球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