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笔趣馆 > 主神崛起 > 第八十九章 来临

            第八十九章 来临


              “消息如何?”
              
              吴明直?#28216;首擰?br />  
              “启禀少爷!”
              
              赵松的表情就很?#34892;?#21476;怪:“属下前往外郡,多加打听,已经将洛水谢家的最新情报得来……”
              
              旋即,又似?#34892;?#24813;愧:“只是流于表面,道听途说者居多……”
              
              “即使如此,也很了不得了……你尽管说来!”
              
              吴明面色怔怔,挥手说着。
              
              洛水谢家!
              
              这是?#21482;?#19990;界当中,小玉与小荻所在的家族。
              
              事后吴明追查各州缙绅录,自然找到了根底,当真非同小可。
              
              “洛水谢家,传自商朝,到了大周定鼎之时,其祖侍奉周太祖,被封为伯,虽然不是世袭,但也奠定了一家根基,从此世居于洛水,影响遍及州郡,更是出过数个州牧一级的高官,虽然不是第一流的世家大族,但也是二流中的佼佼者,并且,名声很好……”
              
              吴明回想着自己查到的资料,脸上的表情就?#34892;?#22855;异。
              
              “有关谢家,属下在外郡找了几个商队,以及籍贯洛水之人,暗中打听,却是得了两个消息……”
              
              赵松就道:“第一点,此家虽然对外说是诗书传家,但似有道法传承,其祖上也非军功文事得来的出身……”
              
              “修道者……世家?”
              
              吴明听得倒是?#34892;?#21884;笑皆非,但旋即就?#34892;?#24653;然。
              
              一大家子人全部修道,自然不可能维?#21482;?#19994;,但每代出几个嫡系道种,气运却是足够支持。
              
              并且,有着这大族的支持,道?#24403;厝挥旅途?#36827;,反过来又可福泽家族,乃是互惠互利之事。
              
              “而第二点,也是最近传得最为沸沸扬扬的,便是谢家双珠暴毙之事!”
              
              “谢家双珠?”
              
              吴明眸中精光一闪,喃喃?#39318;擰?br />  
              “不错!传闻此两女乃是谢家嫡系,俱都知书达礼,冰雪聪明,又关系极好,因此并称‘双珠’,这是谢家极为得意之事,洛水附近的世家弟子,都是为之倾倒不已,甚至传闻当今天子都有意选妃,?#30452;?#23113;拒了……但自去年起,却一个接着一个暴毙,说是病逝……”
              
              赵松就接着说道:“传闻是妹妹先出事,姐姐思念心切,?#23835;?#23567;妹旧居,同样染了瘟疫……唉……”
              
              他这一叹乃是随口,吴明却是真心实意地叹息了一声。
              
              想想小玉与小荻这两位女子,也实在?#34892;?#20498;霉。
              
              谢小玉也就罢了,自身道业未精,死在乱箭之下,虽然惋惜,却也是无可奈何。
              
              但谢小荻明显有着道行在身,谈?#24405;?#35782;,更胜小妹一筹,只是上次任务之中,自从破龙脉一别之后,就没有再见过。
              
              吴明估计,不是余少君,便是胡真人下的手。
              
              并且,就算这两人不下手,面对最后吴明与余少君无耻到互相比下限的‘主神抹杀’战法,当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眼见任务即将完成,却又陷入绝望,绝对不是什么好受的滋味。
              
              除非真正的天降大运,刚巧也有免除抹杀的权限在身,否则便是绝无活路!
              
              而现在,依照?#26377;?#23478;打听来的消息,此女也是陨落的可能居多,不能不让吴明一?#23613;?br />  
              “少爷……若无其它事,小人先告退了?”
              
              赵松见吴明神色?#34892;?#22855;异,不由忐忑问道。
              
              心里更?#21069;?#26263;想着:‘这个少爷之?#20843;?#26469;秉性风流,如今却是威福自用,?#20035;?#38590;测,又命我去打听谢家消息,难道是眼界高了,看上了那对姐妹花?’
              
              “唔!你退下吧,这次辛苦了,去账房领一百两银子!”
              
              吴明倒是不知道赵松在心里如此编排他,当即摆了摆手,极为大方地发了赏赐。
              
              他家底颇厚,特别是上次劫了周家一笔之后,银钱更是宽裕,赵松听了,却是心里一热,再次行礼退下。
              
              吴明看着幽幽的灯火,面?#37117;?#27589;之色。
              
              虽然有着多重权限在身,但主神殿的抹杀,对于他而言也是一个极大的威?#30149;?br />  
              若是不持着如履薄冰之心,真当?#21482;?#19990;界是游戏,余少君、谢家双珠的例子,便是他日后的榜样!
              
              并且,上次主神那个【权限提高至峰值,可能接取对战任务!】的提示,也令吴明?#34892;?#19981;?#30149;?br />  
              这不仅说明主神殿?#35874;?#26377;其它?#21482;?#32773;的存在,更是与自己殊死拼搏,绝无后路的对手,两者一旦狭路相逢,唯有一人能够活下!
              
              “也不知我下次任务,会遇上什么?”
              
              吴明眸子幽然,又混杂着一抹期待。
              
              既然已经决定掌握主神殿,追求巅峰,便百折而不悔!
              
              ……
              
              岁月一晃而逝。
              
              天气渐热,虽还带着寒风,但吴明自修道以来,勇?#36884;?#36827;,早已到了寒暑不侵的境界,这时只穿了一件单衣,戴着竹冠,显得闲适而淡泊,在田亩中间的小路上走着。
              
              外人一看,只见一位翩翩少年,面如冠玉,目?#39057;?#28422;,隐隐然有飘然出尘之态,当真是说不出的潇洒。
              
              相比较于他而言,旁边的老孙头,却是还穿着厚厚的棉絮,小跑地跟着,?#24187;?#27668;喘吁吁地为吴明介绍:“这一百亩少爷所说的‘验田’,也是分为十块,每块十亩,一块试肥、一块试种、一块乃是稻田,配合以养鱼之法,还?#23567;?#26368;后一块,却是原封不动,作为对比!”
              
              “嗯,你做得不错!”
              
              吴明见着田亩内抽着绿芽,很是一片生机勃发的模样,不由点头。
              
              这时来到一亩水稻边上,就见得田内有水,稻苗边上,以?#20843;?#20013;,更是有着几物游动,脊背划出水纹。
              
              旁边的老孙头立即说着:“这是少爷说的水稻养鱼之法,小老儿实验几遍,发现当真颇有神效,足可增产一两成,还可有着渔获,真真是一举两得的美事,少爷得此天授,?#30340;?#22823;大的福气呢!”
              
              这特意的奉承,并不能让吴明?#32769;病?br />  
              他见着开辟的水田之中,此时还有多人劳作着,见到了老孙头,都是憨厚朴实一笑,看着他的目光,又带着拘谨。
              
              水田虽然收获多,但需要的劳动力也多,来这些人,也是正常。
              
              倒是老孙?#21453;?#30528;手,陪笑道:“乡下人不懂规矩,令少爷见笑了!”
              
              “罢了!”
              
              吴明蹲下身子,见着稻田当?#35874;?#26377;竹篱笆,细细密密,形成网格,不由就是一笑:“这法?#21448;?#21069;忘了说,难为你想出来了……这些鱼苗,也折腾得你够呛吧?”
              
              这稻田养鱼之法,还是他前世略微看过一句,不过提了一下,哪里还记得这么清楚?
              
              吴明只是大略记得,养鱼于稻田,能让鱼苗吃掉害虫,养鱼保稻,增产之后,还可获得渔获,乃是一举两得。
              
              但若不选取好的鱼种,一开始不加以引导保护,?#25381;?#33495;吃了稻苗,那真是竹篮打水。
              
              现在看起来,老孙头不愧是农家老手,已经摸索出来了一点东西。
              
              “哪里哪里!少爷天纵奇才,想到的都是极好的!”
              
              老孙头连连点头哈腰道。
              
              “极好的?那明天,我家就全部换成水田,养鱼苗如何?”吴明似笑非笑地问了一句,当即令老孙头面如土色。
              
              “哈哈……罢了,我吓你的!”
              
              吴明见到他一魂出窍,二魂升天的模样,不由哈哈一笑,又稍微?#34892;?#24871;疚,之前如释重负,童心未泯,却又何必来吓一个老实人呢?
              
              当即道:“你放心,我也不是什么都不懂,这农事,关系百姓一家生计,最忌讳一开始就大兴土木地?#20137;?#20260;民力呢!”
              
              “并且……这稻田养鱼之法,一是要求上好水田,二来人手需求?#30452;?#26222;通水田多了数成,非得精耕细作不可,不适宜大规模推广!”
              
              “对极!对极!”
              
              老孙连连点头,差点给吴明跪下了。
              
              却是清楚,若是真的被这个少爷推行下去,自己立即成了十里八乡的罪人,被戳脊梁骨还是轻的,说不得?#20272;?#23601;要挨了闷棍毕竟是断人活路呢,别人也未必?#32454;?#33258;己一条活路。
              
              现在少爷只是小打小闹,便?#21069;?#24357;陀佛,菩萨保佑了。
              
              不过同时,又?#34892;?#26263;暗诧异。
              
              在他印象当中,吴家堡的少爷与所有年青人一样,冲动、好事,并且好大喜功,说句不客气的,就?#21069;?#23478;子!
              
              但现在,却?#36335;?#25442;了一个人似的。
              
              这些农业新法,虽然臆想居多,劳民伤财,但有几样却着实不错,老孙头早已打定主意回去之后就要在自家田地上用上。
              
              便在此时,他就看到年青的少爷一怔,不由上前数步,关切?#39318;牛骸?#23569;爷可是累了?不如到前面亭子里休息两下?”
              
              “也好!”
              
              吴明咬着牙,脸色乃是他?#20843;?#26410;见的肃穆,来到凉亭中,坐下后就默然不语。
              
              便连老孙头殷情用袖口擦了又擦,才献上的一大碗粗瓷茶水都没有动,令老孙头暗暗称奇,又?#34892;?#37145;夷。
              
              他是将吴明当成那些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36824;?#23376;弟,以为下农田没有几步,就累成这样了。
              
              吴明此时,却根本懒得与他计较。
              
              因为?#21364;?#24050;久的主神殿提示,终于在他脑海中浮现出来:
              
              【叮!尊敬的?#21482;?#32773;编号庚申六十九、主神使徒!您的任务将在三日后子时开启,请做好准?#31119; ?br />  
              【本次任务为?#34892;?#20219;务!场景大小:中!】
              
              【任务难度:宙!】
              
              【注意:本次任务为真实任务,?#21482;?#32773;将真?#21040;?#20020;该世界!】(未完待续。)()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西甲联赛1819积分榜 第54期绝对一肖两码中特 浙江20选5最新开奖结果走势图 黄大仙码报今天晚上买什么平特一肖 上海时时彩分析方法 福建36选7中奖开奖 百家乐巴厘岛上海在线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直播现场 内蒙古时时彩网上查询 甘肃11选5开奖结果 天津快乐10分体育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手机版 ag真人娱乐是怎么回事 幸运武林基本走势图 pk10怎么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