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笔趣馆 > 主神崛起 > 第一百二十章 灭世

            第一百二十章 灭世

            “师妹……这次师兄要连累你了……”
              
              乐松真人望着头顶的雷云,却是不想躲,实际上也躲不了。
              
              “好个黑山君,这真正的黑山法界,乃是扎根地脉,以三百里黑山为载体,除非将黑山整个毁了,否则根本停不下来……”
              
              “并且……范围之大,乃是将整个孤竹国都囊括在内,威力凶?#20572;?#26356;非之前可比……不止死魂,就连生人都要大受影响……”
              
              “掀起如此滔天罪业,老道哪里还能有命在?”
              
              一念至此,两道白光,却是飞入道姑怀内。
              
              “这两件气运至宝,就交给师妹了,你没有动手,又有此镇压气运,想必还有一线生机,若是逃出生天,切记以保全道统为要,万勿为我报仇!”
              
              “师兄?!”
              
              听着这托孤般的话语,女冠两行清泪就是不由落下。
              
              ?#30333;?#21543;!”
              
              乐松真人却是不欲再说,直接一拂袖,一股庞大而柔和的力量,顿时将女冠推出殿外。
              
              哗啦!
              
              漫天雷云酝酿的闪电,这时却是轰然落下,水缸粗细的雷霆,带着替天行道的威严,打着电闪,火石一般落下,将整个宫殿都化为废墟。
              
              一丝丝电光,甚至追溯源头一般,又落到了女冠身上。
              
              蓬!蓬!
              
              幸喜这?#20445;?#20004;件气运至宝上就冒出一蓬白光,将女冠全身守护。
              
              饶是如此,女冠也是眼前一黑,一口精血直喷而出。
              
              “师兄放心,吾必继承你的遗志,正一道统,必不会在我身上毁了……”
              
              女冠咬着牙,凤目含泪,却是不再看那废墟一眼,飞快离开。
              
              ……
              
              “这是……”
              
              刹那间天昏地暗,黑色烟柱冲天而起的场面,却是让吴明一行惊呆了。
              
              “法界!这是比之前还要强大数十倍的法界之力,竟然强行拉扯活?#26494;?#39746;了……”
              
              老道士一把将自己的胡子都扯了下来,却是顾不得心疼,大惊失色道。
              
              就连他刚才,阴神也是一阵动摇,普通人恐怕……
              
              “还不止于此……”
              
              吴明却是看到了更多,黑山之中,原本的飞禽走兽,花草树木,都在这一瞬间仿佛失掉了自己的‘灵性’一般,鸟兽倒地,花木枯萎,一副末日景象。
              
              “果然是强行拉扯生魂的手段……自身修为越高,抵抗力越强么?”
              
              吴明身上清光闪现,带着电芒:“你们如何?”
              
              “还镇压得住……”
              
              宫云裳俏脸雪白,似刹那间失去了所有的血色:“只是这股拉?#35835;?#37327;,似乎还在不断增强,终究有一日,妾身的阴神恐怕就要直接坠入冥土……”
              
              按照现在这情况,阴神再坠入冥土,可不是之前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我……干!黑山君这老魔头,是要灭世啊!”
              
              李岁寒整个人却似快崩溃了:“天呐!我们到底倒了什么血霉?居然会接到这种灭世级别的任务?”
              
              “应当不?#23835;?#27492;才对……”
              
              吴明沉吟着。
              
              此时此刻,在场的也唯有他才能保持内心冷静,仔细思考了。
              
              “常理而论,黑台城隍与黑山君理应势均力敌,最不济也可自保,怎会一下就落入如?#35828;?#27493;?一定有着什么地方,我没有发觉的……”
              
              “嗯?”
              
              灵识扫过全身,一物却又有着异动。
              
              吴明眉头一掀,当即将它取出,赫然是那道正九品的土地神敕!
              
              此时的土地神敕,得了天道功德,潜移默化,已经带着赤红之色,却是神位进?#23383;?#30456;!
              
              受到外面黑山法界的刺激,一道白色的结界,就以神位为?#34892;模?#25193;张开来。
              
              “嗯?法界之力消失了……”
              
              宫云裳微微一怔,看着吴明手上的东西,瞳孔却是微微一缩:“神敕?!”
              
              吴明没有时间去管他们几个,一道法诀就打入神敕当?#23567;?br />  
              轰!
              
              一圈赤红光芒升起,神敕化为一圈赤光,如满月轮,当中可见一枚金印,其上一幕?#24576;?#26223;立即浮现而出,俱都是冥土之中,众鬼魂祈愿诵经之景。
              
              “如此多……看来黄惟清、青莽子那几个做得不错!”
              
              从场?#26263;?#20013;,吴明却也可以看?#33410;?#22303;的变化,比阳世更加恐怖。
              
              法域笼罩之下,唯有强大的鬼神,以及土地神的信徒,还在依靠自身灵焰与诵经形成的光幕,堪?#30333;?#20445;,但同样也是风?#35828;?#20013;的小渔舟,摇摇欲坠。
              
              ?#25226;?#19990;阴间,皆是如此,果然是灭世之劫啊!”
              
              借着神敕联系,吴明的目光,似乎穿过了阴阳隔阂,来到了冥土之?#23567;?br />  
              ……
              
              “黑山无道,当讨伐之!”
              
              浩?#39057;?#33633;的骑兵,在黑山鬼国中奔驰,领头的赫然是青莽子:“要想活下去的,都跟某家一搏!”
              
              “的确如此,黑山君不给活路,就不要怨恨我们造反了……”
              
              一名名鬼神,怒吼着,挣扎着,法界的建立,还有灵焰与阴力的迅速流逝,令他们立即做出了选择:“吾等愿奉太乙黑水救苦天尊为主,讨伐黑山!”
              
              无数股洪流汇入,刹那间光芒连闪,骑兵数量更是上万,连接一片,如一条黑龙般,朝着黑山鬼国的都城直扑而去。
              
              ……
              
              ?#21834;?#24535;?#37247;?#21629;礼,青华长乐界,东极妙严宫。七宝芳骞林,九色莲花座。万真环拱内。百亿瑞光中,黑水土地尊,应化玄元始。浩劫垂慈济,大千?#20107;?#38376;。妙道真身,紫金瑞相,随机赴感,誓愿无边。大圣大慈,大悲大?#28014;?#21313;?#20132;?#21495;,普渡众生。亿亿劫中,度人无量。?#21543;?#36212;感,太乙黑水救苦天尊!”
              
              一处小山谷中,密密麻麻的诵经声,引动符文?#20102;福?#24418;成了一道光幕,封锁着谷口,也隔绝了法界的汲取之力。
              
              “老师,你真的要去?”
              
              在山谷入口,黄惟清身上光焰满满,几有数丈,脸上法纹紧密,更带着坚毅之色:“为仁为义,为百姓求存,虽千万人吾亦往矣!”
              
              有着此念,他顶上云气?#39057;矗?#28009;然之气直冲天庭,又大笑三声,脸上带着殉道者一般的狂热,潇洒而去。
              
              “老师珍重!”
              
              后面几个书生,都是拜下,两行清泪直流。
              
              ……
              
              阳间,黑台县。
              
              卫守仁取了一坛金子,?#21355;?#25265;在怀里,又让家生子套了马车,在官道上行驶。
              
              两边景物飞快划过,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的不安,却是还在加剧。
              
              这令他立即紧了紧手里的小?#24120;?#21448;摇了摇头:‘奇怪?我到底紧张何事?外面的乃是三代的家生子,并且只知道我要去青云城,还不知道我要去跑官之事……’
              
              ?#28304;?#24471;了这祖先馈赠之后,卫守?#23454;?#26426;立断,就要去用金银打通关系。
              
              只是,这一路上,他心神却越发不能平静,额头冷汗更是一滴?#20301;?#33853;。
              
              “阿虎,还有多久到青云城?”
              
              这时候,终于忍耐不住,直接挑开车帘?#39318;擰?br />  
              “启禀老爷,再过大半个时辰就到了……”
              
              阿虎人如其名,长?#27809;?#22836;虎脑,颇为憨厚,又人高马大,很是有着一把子力气,更难得的是忠心耿耿。
              
              若非如此,那么多家生子,也轮不到他为家主赶车。
              
              现在听到主人问话,立即恭敬地?#39318;牛骸?#32769;爷可是要停?#25932;?#24687;?”
              
              “不必了……我那座师最重礼节,可不要误了时辰才好!”
              
              这个实际上不是理由,但为人主者,怎么能在属下面前露怯?卫守?#23454;?#21363;说着。
              
              “老爷放心,这条路我走了不下百遍,保管误不了时辰!”
              
              阿虎憨笑一声,忽然抬起头:“这天怎么忽?#35805;?#19979;来了?莫不是要下雨?”
              
              “天?暗下来了?”
              
              卫守仁同样抬头,就见到一片黑云,从背后的黑台县城开始,几乎是铺天盖地般汹涌而来,不到片刻,就将天地尽数染墨,伸手不见五?#28014;?br />  
              “老爷,不能走了!”
              
              能见度骤降,阿虎都不敢继续赶车,只能将马车停在路边,惊疑不定地说着:“这云邪性得很……?#39029;?#36825;?#21019;螅?#36824;?#28216;?#30475;过来得如此快的黑云,并且这么黑,又不下雨,莫不是天狗食日了?”
              
              “休得胡言!”
              
              卫守仁把脸一板,虽然心里也隐隐认可奴仆的这个猜测,但长久以来读书养气的功夫,令他还是保持了表面的镇定:?#26263;?#36215;火把……我们……我们……”
              
              正说着,上眼皮却是越来越重,一种朦胧的睡意,强烈地袭击而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妖法?邪术?”
              
              看?#25490;?#36793;已经倒地,憨憨大睡的阿虎,卫守?#21490;?#30528;车厢,脸上却是被惊疑之色充满:“何等凶残的妖孽?竟然能改天换日?”
              
              他也不过比阿虎多撑了片刻,照样一头栽倒,人事不知。
              
              后方,黑台县城之内,遮天蔽日的黑暗当中,路上横七竖?#35828;?#20498;着行人,不论男女?#20185;佟?#32769;幼?#25937;媯?#36824;是文武官吏、贩夫走卒,这?#26412;?#30342;陷入?#20102;?#29978;至,一丝丝三魂七魄,就开始被拉扯出来,没入冥土。
              
              而在前方,黑暗袭击之处,一县连着一县,也是不断陷入?#20102;?#24403;?#23567;?br />  
              浓密的黑烟,甚至直接盖住了孤竹国的王都,令整个宫廷都是陷入一片死寂。
              
              ……
              
              冥土。
              
              “孽报终来……”
              
              卫善初身上带着最后一丝光焰,眸子似乎看到了阳世子孙的现状,却是苦笑:“本以为可以逃得黑台,升迁避难,但现在才知道,天地大劫,无人可?#24433; ?br />  
              噗!
              
              随着最后一声苦笑,他顶上的最后一丝光芒也彻底熄灭,整个人都化为光点散开,彻底地魂飞魄散了。(未完待续。)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排球比分怎么算赢 广东11选5奇偶 云南十一选五直选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时间 2029期七星彩规律视频 一码一肖中特会员料 中彩网官网 pk10牛牛计划群 彩99升级版北京时时彩 福彩25选7开奖时间 二八杠产品 华东15选5走势坐标图 香港六合彩开码记录 新浪足彩14场胜负 快乐赛车是什么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