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笔趣馆 > 主神崛起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灭门

            第一百三十一章 灭门


                  “嗯!你等不必通禀了,我自己进去便是……”
              
                  在长街上的行人看来,吴明却是与这两个看门子打了个招呼,旋即就没有阻拦地进入了宅院之内。
              
                  “什么人?”
              
                  不过,一进正门,里面的环境却是大不相同。
              
                  说三步一岗、五步一哨?#34892;?#22840;张,但也有数十人来回巡逻,吴明这个未经过通传的一进入,立即就?#29615;?#29616;。
              
                  五名穿着黑色紧身衣,扎着湖绿色腰带,面目阴狠的汉子,就持?#25490;?#35282;尖刀围上。
              
                  黑虎会终究乃是江湖组织,自然养了一批专业打手,或者说,叫做内堂弟子,每日专心打磨武艺,顿顿有肉,久而久之,也相当于肉身境二三重的人物。
              
                  ?#19978;В?#22312;吴明面前,还是不怎么够看。
              
                  “正好……松活一下筋骨!”
              
                  吴明微微一笑,右脚脚尖一动,整个人好像豹子一般迅扑上前。
              
                  嗤嗤!
              
                  他伸出右手,五指如钩,指甲弹出,带着锋锐的气流,刹那间划过一名汉子的喉咙。
              
                  “咕噜!”
              
                  这汉?#28216;?#30528;脖子,嘴里溢出血花,就这么倒了下去。
              
                  “纵然在同一级之中,战斗力也是天差地别啊……”
              
                  吴明见此,心里却是暗自一叹,光以武功论,他也不过肉身境六重先天,位阶黑白,算是一级巅峰。
              
                  按照他所见气运,普通人,乃至几重肉身境修为在身的武者,内运大多就是黑色!
              
                  这黑色,在他的理解,就是蝼蚁的意思,无法把握自身的命运,只能随波逐流,一旦被波及,却是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唯一的办法就是生死由命,被动承受。
              
                  “弱者的悲哀么……”
              
                  吴明叹息着,唯有到了二级,才算能略微掌握自身命运,但只是有了一丝挣扎之力,要真正超脱,又何其难也?
              
                  心里转过诸多思绪,右手却是疾抓而出,将半空掉落的尖刀抄入手中,随手一划!
              
                  呲啦!
              
                  雪白的刀光闪过,带着血色,两名围攻的黑虎堂精英惨叫着,右手腕就掉到了地上。
              
                  如此惨烈的情景,这些人又只是江湖混混,非是令行禁止的军队,剩下的两?#35828;?#21363;吓傻了,大叫一声,抛掉钢刀,飞快躲入后堂。
              
                  吴明冷着脸,木然上前。
              
                  ?#32423;?#26377;敢?#26494;侠?#30340;,立即就是手腕一挥,他自从达到肉身六重,先天境界之后,不论力量还是速度,都不是这些普通喽啰可比,血花顿时飞溅!
              
                  一路也不知道杀了几个,转到后院。
              
                  后院之中,乃是一座假山,旁边还有一个碧绿的池塘,周围百花含苞待?#29275;?#39047;有几分迤逦景色。
              
                  这时候,一个管家打扮的人,就在十几人的簇拥之下出来,喝着:“何方道上的朋友?敢来我们黑虎?#23835;?#37326;?”
              
                  “哪条道上都不是……”
              
                  吴明听了,却是?#34892;?#21884;笑皆非,又见得这十几人手上的钢刀厚背窄锋,刀口泛着青意,?#20998;?#19981;说百炼,十炼二十炼总是有着,乃是军中制式,普通人光是有着这个,就是抄家杀头的大罪。
              
                  “嘿!收藏凶器,意图不测,犯了法禁!我今日就要代表官府灭了你等!”
              
                  吴明高声喝着。
              
                  对面十几人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吴明是哪里跑出来的二愣子。
              
                  “来人厉害,恐怕是先天高手,去叫大爷二爷过来!”
              
                  管家模样的人却是心里一沉,知道对面这个蜡黄脸刀客来者不善,当即向后面一人吩咐。
              
                  “不用了!如此大动静,还要通报什么?”
              
                  两名武者扑出,见着吴明,脸上都是露出凶横之色,第一人开口道:“某家大金刚?#25105;埃?#20320;到底是谁?报上名来!”
              
                  “无名无姓,只是受人之托,要取你性命!”
              
                  吴明轻笑一声,闪亮的刀光,就是刹那间落下,呜咽有声,如恶鬼啼哭,刀气如林,将大金刚圈住。
              
                  他虽?#24187;?#26377;仔细练过刀法,但颇得其中厚实狠辣的精髓,数招一过,大金刚就是额头见汗,身上多出两道血痕,神态狼狈。
              
                  “大哥,我来帮你!”
              
                  见到此幕,旁边的二金刚顿?#27604;?#32784;不住,大叫扑上。
              
                  “一对二?不错!”
              
                  吴明心里一喜。
              
                  区区一个大金刚?#25105;埃?#32437;然也是先天武者,也给不了他压力,现在再加一个二金刚,同样也是先天,却是刚刚好。
              
                  刀光?#20102;?#20013;,周围的黑虎会弟子却是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那管家模样的人,更是冷汗淋漓:“这蜡黄脸刀客,到底是哪里来的高手?南凤郡之中,新崛起的少年侠客,恐怕没有一个能比得上,难道是外地来的?为何与我黑虎会结下仇怨?”
              
                  “大哥二哥,我们来助你!”
              
                  呼啸之间,两道人影又是爆喝着,电射入战圈。
              
                  黑虎会四大金刚当中,大金刚?#25105;?#19968;身金刚不坏,硬气功惊人,二金刚擅长铁拳,砸遍郡城一代,?#28216;?#25932;手,而三金刚则是擅长刀剑之法,精妙无双,最后的四金刚,却是暗器高手。
              
                  这时候四大金刚倾巢而出,刀剑光芒?#20102;福?#26356;有数十颗暗青子横飞,破空有声,嗤嗤连响,杀向吴明要害。
              
                  “啧啧……四个先天,果然不错!”
              
                  吴明长啸一声,刀刃之上,一层青盈盈的光芒却是浮现,刀气纵横,威力比之前大了何止数倍?
              
                  呲啦!
              
                  刀?#24178;了?#20013;,四大金刚吐血倒飞,之前偷袭的三金刚与四金刚立即尸横就地,二金刚失了条手臂,倒地昏?#21097;?#29983;死不知,唯有大金刚还能勉?#31354;?#36215;,但胸口一大道刀伤,狰狞恐怖,外?#39318;?#40092;血。
              
                  “罡气!”
              
                  他瞪大双眼,却是喃喃说着。
              
                  武道先天已经是极为了不得的成就,至于罡气?
              
                  若是按照吴明的年纪,那简?#26412;?#26159;武道大派的真传那种级别。
              
                  “我们黑虎会,到底惹了什么武林门派,竟然要下此?#31508;鄭俊?br />  
                  管家就悲愤喝着。
              
                  “这个问题,还是去问你们会主吧!”
              
                  吴明瞥向一边:“如何?可看够了!还不出来!”
              
                  假?#34903;?#21518;,一名衣着华丽,带着?#21917;?#20043;色的?#24515;?#20154;就漫步走出,旁边还跟着一名身穿青衫,手持羽扇的儒生,见着吴明,就是一叹:“后生可畏!”
              
                  “非也!姜还是老的辣!”
              
                  吴明微微一笑,修道者的灵觉,却是知道对方早已到场,但坐视麾下四大金刚死伤一片,就是为了试探出自己的实力与底线。
              
                  现在确认没有危险,才?#40092;?#26045;然走出。
              
                  所谓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就是如此了。
              
                  吴明略微遗憾地望着面前的推碑手魏卓。
              
                  这个号称肉身境九重,‘极变’境界的武者,已经早非以前那个传闻中慷慨豪侠的武林中人了。
              
                  现在的他,心里已经失去血勇,恐怕就是以自己刚刚?#40644;?#30340;武道外罡修为,都有一半把握浴血搏杀之。
              
                  虽然对方,也八成不会亲自下场拼命就是了。
              
                  “弓箭手……准备!”
              
                  这时候,魏卓旁边,那名羽扇儒衫,面色苍白的青年,却是微微一喝。
              
                  两边屋檐上,院子里,立即浮现出十数名弓箭手,弯弓搭箭,瞄准了吴明要害。
              
                  对于武?#25351;?#25163;而言,纵然是宗师,被这十数名弓箭手围着,脱身也大是不?#20303;?br />  
                  只是江湖中人,用到此种手?#21361;?#21364;是失于下作,不过黑虎会本来也没有什么好名声,做了也就做了。
              
                  “赶快动手,打扫干净点!不要留下?#26222;潰 ?br />  
                  魏卓喝着,心里又有一点得意。
              
                  他能够长盛不衰,乃至保命到现在,自然不是靠着四大金刚的打手,而是这精心打造的箭阵!
              
                  有着这个,不知道多少侠义之心发作,要来‘?#22270;?#38500;恶’的侠少侠女,不仅未能功成,反而死于乱箭之下。
              
                  只是在郡城当中,这批弓箭手还是十分忌讳,纵然他有着武家二公子的关系,也是不能见光!
              
                  一见光,连二公子都保不住他!
              
                  “哦?居然还有这个?”
              
                  吴明也是微微一笑:“正好,我也懒得烦了,否则外面某人就要等?#20445;?#32456;归不是好事!”
              
                  ?#21322;罰 ?br />  
                  一挥手,花园之中,数十株藤蔓就是浮现,地蛇一般盘旋,将弓箭手纷纷围住,变成大粽子一般。
              
                  “道法?”
              
                  魏卓的瞳孔一缩,旁边的军师风维行更是飞快倒退:“不止是道法,这出手成法,不必依仗外物,是法师啊!”
              
                  心里却是清楚,惹到了法师的会主,已经毫无生机,因此?#35828;?#27627;不犹豫。
              
                  “猜对了,?#19978;?#27809;有奖励!”
              
                  吴明似闲庭信步般上前,手里的尖刀随手划下。
              
                  呲啦!
              
                  见到他并未施展神通,魏卓略略放心,还想凭借自己极变武者的功底逃出生天,但旋即,见到刀刃上萦绕的雷火,以迅雷不?#25226;?#32819;之?#26222;?#26029;长剑,落到自己头上的时候,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绝望。
              
                  呲啦!
              
                  带着雷火的长刀,毫不留情地将他一劈两半,而剩下的喽啰则是鬼哭狼嚎,一哄而散。
              
                  踏踏!
              
                  外面喧嚣连连,带着马蹄之声,却是官府之人终于姗姗迟来。
              
                  一连死伤数条人命,又涉及军刀?#20992;罰?#24590;么看都是大案要案!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这批弓箭手!有了这个,黑虎会就是完了……”
              
                  吴明一笑,再也不管后续,直接没入屋宇之后。(未完待续。)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陕西11选5链接 新疆时时彩三星三码组三复式遗漏 号码就差一位 福彩3d和值走势图近300期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正好网 篮彩胜分差预测 双色球如何玩法和计算奖金 加拿大28最快参考结果 戴琳球衣号码 甘肃快三形态走势图表 腾讯分分彩五星怎么玩 江苏快三怎么买能赚钱 江西多乐彩1806062期开 中国竞彩网七星彩开奖直播 江西时时彩组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