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笔趣馆 > 主神崛起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定侯

            第一百九十四章 定侯

                微风拂面,纵马疾驰,本是人生一大快事。
              
                  这时候,男装打扮的武雉与侍女骑了两匹枣红马,来到城外山头,观看军营气象,却是幽然一叹。
              
                  “小姐……”
              
                  剑秋自然知道小姐在担忧什么,却又无从出口劝解。
              
                  “大军操练,每日一肉,必是出征在即!”
              
                  武雉看着军营,听着隐隐传来的号子声,忽然喃喃道。
              
                  “小姐,老爷已经解?#22235;?#30340;兵权,并且定侯世子不日就要前来,您又何必……?”
              
                  剑秋咬了咬牙,还是说着。
              
                  “这军有大半是我心血,怎能弃之?”
              
                  武雉却是摇头:“我父得了定侯之?#25285;?#23601;想卖了女儿,换得援助,一举取了楚凤郡,却不知?#22235;?#26159;与虎谋皮,那定侯狼子野心,又怎会坐?#28216;?#23478;连下两郡?嘿……可怜我两个哥哥也是鬼迷心窍,还对之奉承不已,老父昏聩,居然……”
              
                  “小姐!!!”
              
                  剑秋惊叫一声,脸色煞白,做子女的,怎么能如此编排父兄?若是被外人听见,立即就要受家法!
              
                  “唉……”
              
                  武雉幽幽一叹,略微带着点心灰意冷之色:“也罢!可怜我武?#19968;担?#25968;代先祖披荆?#37117;?#21589;心沥血的开拓,终究要……”
              
                  扑哧!扑哧!
              
                  就在这时,一只雀鸟却是扑腾着翅膀,落在武雉肩膀上。
              
                  ?#22235;?#32701;毛光华,体形比同类大了数成,身上隐隐带着云纹,不是凡品,而是修道者豢养的灵兽!
              
                  在雀鸟的爪子上,还系着个锦囊,武雉打开之后,却是惊疑一声。
              
                  锦?#19994;?#20013;,乃是一张信笺,一枚明珠,除此之外便空空荡荡。
              
                  “此夜明珠价值千金!”
              
                  武雉自然有眼力的,看了明珠,立即就估测出价?#25285;?#20877;看看信笺,脸上却是飞起一丝绯红,又迅速隐没。
              
                  “小姐,是什么?”
              
                  剑秋好奇?#39318;擰?br />  
                  “没什么,?#35270;?#26469;信而已!我们回去吧!”
              
                  武雉望了军营一眼,勒转马头道。
              
                  “好的!”
              
                  剑秋听了,眼眸中却是闪过一丝异色,又飞快跟上。
              
                  回到府中,武雉吩咐下人准?#21648;?#33457;香汤,沐浴更衣,剑秋则是偷偷跑到后院,若无其事地将一张信笺塞入花坛之下。
              
                  只是她没有看到,在她背后,武雉带着寒意的目光。
              
                  武道大宗师,来去如风,落地如灵猫,身法惊人,自然不会被任何人发觉。
              
                  武雉一直隐瞒着这点,却是当作自身?#30528;疲?#36825;时立即发挥了作用。
              
                  红影一闪,她又回到了浴室内,几名老嬷嬷屏息凝神,眼睛盯着脚尖,听着武雉的命令。
              
                  “剑秋果然是埋伏在我身边的暗子,就是不知是我父亲的,还是定侯那边的……”
              
                  武雉躺在软椅上,后面一名嬷嬷自动上前,为她揉着眉角,?#24178;?#32454;气地道:“小姐……要不要?”
              
                  这些却是她真正的心腹,已经被彻底收服的了死?#25671;?br />  
                  “不必了……”
              
                  武雉冷声道:?#32610;?#35201;她放出消息,才好迷惑他人,我现在有怨望才是正常,若是若无其事,我父亲与两个哥哥才睡觉都不会安稳呢!”
              
                  “现在还愿意效忠我的人,有多少?”
              
                  “我?#21069;?#20013;联络了小姐旧部,一半人已经写了血书!”
              
                  “很好,一切按照计划进行,你?#31373;?#19979;去!”
              
                  武雉挥挥手,让这几名心腹下去,直到只有一个人的时候,她?#21589;?#32531;叹息一声,脸上浮现出一?#31185;?#20518;。
              
                  纵然她之前算无遗策,帮助家族度过诸多难关又如何?
              
                  身为女身,就是她最大的弱点与破绽!麾下将领乃?#21015;?#33145;,一旦受到武家真正家主的命令,还肯?#20035;来?#22905;的?#35828;降子?#22810;少,实在不值得期待。
              
                  ?#26263;?#26159;吴晴姐姐……还有那个吴明,现在送上这个,是?#25105;?#24605;呢?”
              
                  武雉?#32456;?#19968;翻,沧海月明珠浮现出来,放着光芒,与凝脂如玉的肌肤交相辉?#24120;?#30456;得益彰。
              
                  ……
              
                  大旗招展,迎风猎猎作响,玄黑旗面之上,金色的‘定’字笔力?#21017;埃?#36234;发显眼。
              
                  一支数百人的车队,已经来到?#22235;?#20964;郡边界,马车连绵,上面是一箱箱的绫罗绸缎,珍宝古玩,车轮吃土甚深,看来金银也是装了不少,一路上让众多?#32451;?#30524;红不已,?#19978;?#21364;没有?#29238;?#25954;来冒犯的。
              
                  毕竟,这可是定侯的车队!自大周乱世以来,纵然路面不靖,但在定州之中,不论何方势力,都得卖定侯几?#30452;?#38754;。
              
                  偶尔有不开眼的,这随行的一百名精锐牙兵,自然?#19981;?#20998;分钟教他们如何做人。
              
                  牙兵乃是精锐,弓马娴熟,这一百骑兵,几乎可以硬冲一千人的步卒方阵,并?#19968;?#28291;之,有这武力,自然横行无忌。
              
                  “世子,前面就是南凤郡地界了!”
              
                  这时,一名管家模样的人,就向定侯世子石岳说着。
              
                  石岳二十来岁年纪,剑眉星目,却没有坐在舒适的马车中,反而骑在一批毛色纯白、没有一丝杂色的骏马之上,?#26376;?#20986;一手良好的骑术。
              
                  乱世之中,纵然是诸侯世子,也要习得弓马保身!
              
                  “嗯!吩咐下去,安营扎寨,我们在此休息一晚,并且派人去武家报信!”
              
                  石岳就传下命令。
              
                  此时车队行的是军法,号令传下之后,众人立?#20174;?#26465;不紊地扎下营地,旁边牙兵刀弓不离手,警惕地巡视着四?#21073;?#20805;满了一种令行禁止的精锐味道。
              
                  “焦大!叫上一什人,随我去打猎!”
              
                  石岳看了看天色,却是又传下命令,顿时亲兵什长焦大就带了十个牙兵,随他一起出?#28020;?br />  
                  咻!
              
                  这石?#20848;?#26415;不错,加上?#20540;?#19979;人有意奉承,暗?#21040;?#37326;兔、獐子等驱赶到他马前,因此收获倒是颇丰。
              
                  “世子好箭术!”
              
                  “今夜我们有口福了,都是托了世?#21448;?#31119;啊……”
              
                  ……
              
                  “呵呵……都是小野兽,不得狩猎之趣,还是要进山打老虎野猪才过瘾!”
              
                  石岳兴头起来,就要追入山林。
              
                  “世子不可,天色已晚!”
              
                  随行来的侯府管家求救地望了焦大一眼,焦大眉头一皱,就上前说着:“现在入山,恐怕有伤马蹄,并且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世子何等尊贵之身?怎能白龙鱼服?”
              
                  这里离营地不远,纵然有事,十个牙兵也能?#20540;?#19968;时,随后呼叫营地救援,但入了深山,却真不好说了。
              
                  职责所在,纵然管家不求,焦大也得说着。
              
                  “也罢!我们就回去吧!”
              
                  石岳一叹,忽然见得林中一片光芒,不由一惊:“那是什么?”
              
                  “保护世子!”
              
                  焦大一声呼喝,五名牙兵立即上前,将石岳团?#21589;?#20303;,其它几名牙兵则是草菅人命惯了的,飞马上前,弯弓如满月,就是一放,箭矢如流?#21069;?#23556;出。
              
                  咻!
              
                  箭矢破空,飞到一半,却又被一条黑色的气蛇叼住,一口咬为两截。
              
                  “道术?!”
              
                  焦大一惊,石岳反而叫道:“是周大先生,不要动手!”
              
                  “呵呵……好箭术!当真好箭术!”
              
                  一名身穿葛?#39057;?#34957;的?#24515;?#36947;人就自丛林中走出,稽首道:“周元真见过世子殿下!”
              
                  “原来是周大先生!”
              
                  这人焦大与管家都认识,乃是侯府的首席大供奉,原本与他们一路的,却被世子派遣先走,不知道去办何事。
              
                  “周大先生一路辛苦,不知事情办得如何了?”
              
                  石岳大笑一身,下马亲自将周元真扶起,温言问道。
              
                  他知道这周元真乃是一个有着真本事的道人,连父侯也颇为?#20804;兀?#33258;然不会摆什么架子。
              
                  “贫道数日前秘密潜入南风郡城当中,?#34892;?#35265;得世子妃气象……果然应了凤运,贵不可?#38405;牛?#24685;喜世子!贺喜世子!”
              
                  周元真微笑道。
              
                  在他眼里,这石岳同样有着气数,山根青气勃发,形如蟒纹,乃是大贵之相。
              
                  若再得?#22235;?#27494;家之女,却是未尝不可化为蛟龙,至少一个定州王是跑不了的。
              
                  等到那一日,他辅佐石岳成龙,却也大有功德,道功大进,福泽?#25490;桑?#37117;是少不了。
              
                  “子不语怪力乱神,气运之说,终不可信!”
              
                  这时候,一直跟在石岳旁边的一名青衣文士就是说着,面上浩然之气充满,也是不可小觑。
              
                  “哈哈……你是儒家,我是道家,自然说不到一起去!”
              
                  周大先生却是大笑:“不过我们不说气运,先说兵法!”
              
                  “武家乃是虎**子,当初武?#39029;?#20107;,多赖武家小姐运筹帷幄,很得人心,这是其一!”
              
                  “武家家主得侯爷助力,必然迫不?#25353;?#21457;兵讨伐楚凤郡,这是其二!”
              
                  “我家侯爷英明神武,治下定原郡百姓安居?#24544;担?#26377;兵甲上万,文武用命,这是其三!”
              
                  周大先生颇有那么几分羽扇纶巾,运筹帷幄的气质:“武家立足未稳,就要急急发兵讨伐楚凤,只要一有挫折,必然要向小姐姑爷求援!”
              
                  “到时候,世子得凤格之运,以世子妃收揽人心,侯爷的封号也是应了这定州大?#30130;?#20197;女婿之身继承武?#19968;担?#21448;有何不可?”
              
                  这一番话,直说得石岳浑身一震,热血沸腾。
              
                  他家定侯虽然声威赫赫,却也困守一郡,与节度使齐麟互相对峙消?#27169;?#26356;受朝廷压迫,但若一连得了两郡,却是大势已成,席卷定州七郡,毫无?#20365;猓?#24403;即?#32526;?#36947;:
              
                  “哈哈……周大先生真乃大才!”(未完待续。)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手机江西时时彩 双色球ac值计算 31选7开奖直播 战神天书两码中特 深圳风采2019091 体彩新11选5最优玩法 六合图库深圳红姐 北京pk10输了了20万 体彩青海11选5开奖号码 福彩辽宁35选7走势图贴吧 体彩20选5复式计算表 新疆25选7开奖时间 32张小牌九技术 杀肖杀码固定公式规律 17年焰舞福彩3d字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