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笔趣馆 > 主神崛起 > 第两百一十章 天下 6600加

            第两百一十章 天下 6600加

                渭岗县。
              
                  此县位于大商中部,有着盐铁之利,道路四通八达,此时还未落入反贼之手,只是戒备异常森严,外面流民众多,吴明排了半天的队,又出示了道牒,饶是如此,也是被勒索了两吊大钱,才得以进入城内。
              
                  城池之中,治安就大是不错,纵然行人面有饥色,却也多了几分生气。
              
                  吴明径自找了一家饭馆,里面客人稀稀,跑堂的小二肩膀上搭着羊肚白的毛巾,见到吴明进来,立即上前,满脸堆笑:“这位道长,可是要用饭?”
              
                  “嗯,给我上两盘馒头,再来一荤一素!”
              
                  吴明坐下,见小二不走,面带难色,不由一笑:“怎么?怕我付不起银钱么?”
              
                  “?#39057;?#38271;您说的……只是世道不易,我们东家也难做啊……还请先……”这小二脸上就带着难色。
              
                  “好吧!”
              
                  吴明微微一笑,取出一枚银子,起码有着五两,放在桌上:“这些做饭钱,足够了吧?”
              
                  ?#30333;?#22815;了!足够了!恐怕还有的找呢!”
              
                  小二大喜,上前的手掌却又被拦住,却是吴明?#39318;牛骸?#25105;也不要你找钱,只要你回答我几个问题,这剩下的便给你做了赏钱如何?”
              
                  “这怎么使得?”
              
                  小二搓着手,这赏格,却很重了,当即道:“这位道长您有话?#36824;?#38382;,小的知无不言!”
              
                  “我久在山?#34892;?#28860;,现在世道看来是乱了,不知现在市面上米面价格如何?”
              
                  “道长真是清修之士,不受这凡尘苦扰……”
              
                  小二苦着?#24120;骸?#33258;从去年以来,米价就连连上涨,现在要四两银子一石……”
              
                  这价格,纵然是吴明也?#34892;?#21507;惊,不由接着问:“那天下情况如何,十三路反王,二十七路烽烟呢?#30475;?#21040;哪里了?”
              
                  “这个……小的只知道距离咱们渭岗县最近的一路反王,乃是号为‘一眉王’的韩虎林,而自从上面有着?#23478;猓?#35201;收缴天下兵刃,去铸造那什么劳什子金人之后,世道就是越来越乱,连我们店里都被强征了一两银子的金铁税呢……”
              
                  看得出来,小二很想赚这笔银子,奈?#25991;?#27700;有限,见闻也是有限,抓耳挠腮,想不出更多东西了。
              
                  “哈哈……这位道长若想知道天下事,不若请我喝一杯如何?”
              
                  这时候,旁门一名穿着青衫的中年人就是起身笑道,胡子半黑半白,衣衫破旧,有着一点风霜之气。
              
                  “相逢即是有缘,这位朋友不若来喝一杯!”
              
                  吴明自然乐得如此,让小二下去,又多叫了壶酒。
              
                  片刻之后,小二就捧着托盘?#20384;矗?#28422;红色的木盘上是一碟蕨菜,一碗酱肉,还有十几个白生生的馒头。
              
                  又拿来一壶老酒,两个杯子,恭敬地倒满,这才退下。
              
                  虽然很是简单,但吴明就注意到不少客人就看着自己这桌,眼睛?#21152;行?#21457;直。
              
                  “这位朋友,请了,还不知该如何称呼?”
              
                  吴明微微一笑,端起酒杯。
              
                  “在下胡信,本地人,也曾中得童生,现在?#36175;?#20026;业……”
              
                  这胡?#24597;?#24494;介绍了句,当即举起酒杯,微微抿了一口,双眼就是眯起,胡须一翘一翘,似舍不得,又似挣扎片刻,才一饮而尽,当即脸色微微涨红,又是满足地叹了一口长气,当下夹了一筷子酱肉,狼吞虎咽地吃下,片刻之后,叹息一声,告罪道:“数月不见荤腥,见笑了!”
              
                  “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先生这是洒脱,何必道歉?”
              
                  “好!此句深得我心,?#22791;?#19968;大白!”
              
                  胡信大喜,又饮了一杯,才道:“道长若有何想问,在下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倒也没有别的,就是天下局势如何?”
              
                  吴明平静道。
              
                  “这小县,若是你?#26102;?#20154;,当真没几个知道,?#36824;?#25105;几个好友在郡守幕下中做事,也曾与我有着书信往来……”
              
                  胡信微微眯着眼:“若说大事,当今天下无过两件,第一就是姬易起兵,尽?#35760;?#24030;、云州,朝廷已经封了王,封号为‘武’!”
              
                  这就是安抚,?#36824;?#21556;明熟知历史,知道这完全没?#34892;?#26524;。
              
                  倒是姬易称武王之后,羽翼彻底丰满,只等天下四十路烽烟消散,就要出兵伐商,彻底灭了大商社稷。
              
                  “那第二件事呢?”
              
                  “第二件,就是十三路反王之首的‘盖天王’徐宗武,已经攻下了十绝关,正准备邀请诸路反王会盟,共讨盛京,并?#20197;?#23450;先下盛京者为帝!”
              
                  这胡信压低声音,说出了这个石破天惊的消息。
              
                  ‘原来历史已经到了这里了!’
              
                  吴明听得,心里却是一动。
              
                  十绝关下,金池之会!
              
                  这在大周史书上,也是不能不提及的浓墨重彩之一笔!
              
                  盛京便是大商帝都,这十绝关之于盛京,就如同虎牢关之于洛阳一般。
              
                  徐宗武攻下十绝关,又召集四十路反贼集会,并?#20197;?#23450;‘先下盛京者帝’,乃是要会盟天下反商势力,并且为总盟主!
              
                  一旦给他成功,武王姬易纵然坐拥两州,面对整个天下,也只能徒呼奈何。
              
                  当然,吴明读过史书,知道这个金池之会,最后却是没有成功,反而成就了大商最后一代神将,平山王郭子和‘单枪挑八王,马踏十三将,火烧连营八十里’的传奇英名。
              
                  ?#31508;?#30475;史书,只觉得郭子和此人用兵如神,并且天降大运,居然可以偷袭成功,但现在处于真实的历史之中,却令吴明略微?#34892;?#30097;惑。
              
                  “除非这些反王、大将都是傻子,否则绝对不会被人一网打尽,这当中必有惊天变?#21097;?#21482;是又被掩埋在历史中了……”
              
                  吴明吃着酒菜,不时听着这胡信高谈阔论,却是已经渐渐明晰了天下大势。
              
                  虽然史书不能尽信,但大势推演,总体走向,却是没有什么问题。
              
                  “唉……?#19978;一?#26159;见识太少,否则大周三百年,总该?#34892;?#23494;藏或者传承之类,现在就可去尝试挖掘一下……”
              
                  吴明心里惋惜非常,又是忽然一动:“倒是那些?#21482;?#32773;,说不定还真有这么干的……唉,这片世界,到底是真是假?庄周梦蝶,蝶梦庄周,实在难说得很啊……”
              
                  “呜呼……我苦读多年,到头来却是百无一用,奈?#25991;?#20309;……”
              
                  胡信酒?#21487;跚常?#21917;到最后却是酒不醉人人自醉,直接趴在案桌上,喃喃着:“枉我饱读诗书,却是报国无门,呜呼哀哉……天下大乱,朱门酒臭,路有?#25318;牵?#33485;天无眼……”
              
                  “却是个愤世嫉俗的!”
              
                  吴明看着他头上文气,也不是如何浓郁,不由下了定语。
              
                  “好!天下大乱,正是我们用武之时!桀帝昏聩,我们便去投了那盖天王、一眉王,快意恩仇,?#31508;?#20154;生一大乐事!”
              
                  忽然间,旁边一张桌子上,两名少年任侠却是痛饮烈酒,猛地喝道。
              
                  ‘靠!哪里来的二愣子?’
              
                  之前胡信纵论天下,已经令满堂食客心惊胆颤,没想到还有更大胆的,居然在大周控制的县内直接呼喊,当即就将周围人吓得面无人色,不少客人直接起身离座,显然怕受到牵连。
              
                  吴明也是?#34892;?#37057;闷,又望了一眼,眸子却是微微一凝。
              
                  只见这两人都穿着黑衣劲装,背负长剑,英姿勃发,最关键的是内运之中,两道剑气纯白如霜,带着寒意,却是实打实的剑道二级,小县城中,就非常难得了。
              
                  ‘这是故意吸引官差注意,准?#24178;?#19996;击西??#21482;?#32773;杀公差做投名状?’
              
                  看到这两个剑客虽然作派粗犷,但实际上粗中有细,时刻眼观八?#21073;?#19968;手更是不离剑柄,吴明立即起身。
              
                  他虽然不怕事,却也不是个?#19981;?#24825;事的,当即就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处。
              
                  “那道?#35828;?#31561;!”
              
                  见到他要走,其中一名年青剑客却是一笑:“道长你不在深山清修,却出?#21019;?#21548;这种事,必然也是胸怀天下之辈,正好我们兄弟也正想做一番事业,不若今日我们在此义结金兰,一起去投了一眉王如何?”
              
                  此时这两个少年,就很像话本小说中那些‘少?#25509;攏?#21916;侠节,一言不合,血溅五步’的血勇之士。
              
                  但吴明听得,却是很想翻白眼,深刻理解了‘你不找事,事却找你’的含义。
              
                  当下摆摆手:“两位高义,贫道却是不敢高?#21097;?#21578;辞告?#29301; ?br />  
                  脚步一闪,刹那间已经远出丈许。
              
                  “大哥,刚才为何不让我试试他,那道人希奇古怪,颇有可能也是红莲教中人!”
              
                  见到吴明走开,那弟弟顿时拨开哥哥阻拦的手掌,不满问道。
              
                  只是这声音只在数尺内传播,唯有那年长剑客一人?#21830;?#24471;。
              
                  “我们奉兵家真人之命,前来讨伐红莲教,不要沾?#30631;?#23427;……那道士我见得是个真有道行的,也不一定是红莲教之人,不要妄树仇敌!”
              
                  ?#19978;?#36825;两人却没有发现,吴明之前的桌椅上,一点灵光就是?#20102;浮?br />  
                  “兵家?红莲教?却是修行界内斗,我不必管了!”
              
                  数条街道之外,吴明心里一动,旋即又看向另外一处,语气森冷:“大胆,竟敢跟踪我?”
              
                  “果然是师叔!”
              
                  两名红莲教弟子从阴影中走出,脸上都带着喜色,猛地跪下:“恭喜师叔神功大成!”(未完待续))。如果您?#19981;?#36825;部作品,?#38431;?#24744;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福彩开奖直播 组选杀号 临武两码中特正版 广东十一选五下午精选 贵州十一选五前三直 鄂尔多斯中大乐透大奖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结景 海南飞鱼开奖查询 曾道人中特网4026 安徽25选5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河南11选5开奖走势图 31选7什么时候开奖 香港马会内部一波中特免费下载 试机号福彩3d试机号走势图 陕西快乐十分任四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