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笔趣馆 > 主神崛起 > 第两百一十八章 更改

            第两百一十八章 更改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数有常,而你们两个,却是‘无常’!”
              
              吴明眸中放着精光,好似已经?#21019;?#20102;黄莺与李秀云最后的秘密与?#30528;疲?#20196;这两女心惊胆颤,更是生出不可抗拒的念头。
              
              “?#35828;?#22825;机不测之人,历朝历代都没有几个,但出现一次,就代表着大劫难!”
              
              吴明微微一笑,没有继续去吓这两个小女子:“只是大劫难也往往代表着大机缘!你们本身命数混淆,更有可能通过法术,将这?#21482;?#28102;不?#20384;?#22823;,最后传递给别人!”
              
              ‘原来不是身份被看破!’
              
              黄莺心里长松口气,却又绷着脸道:“真?#35828;?#24213;意欲何为?”
              
              不知不觉中,却是更多加了三分恭敬。
              
              “贫道一脉,与一眉王气数相连,这都不必说了……”
              
              吴明长吁一声:“而贫道穷究命理,却是知道自己当下就有一大劫,若度不过去,几有着身死道消之厄……却是需要借助你们两人的命数之力了!”
              
              “原来如此!”
              
              这算开诚布公,黄莺点点头,拉着李秀云就是拜了下去:“既然如此,我们姐妹一定竭尽全力,辅助师尊度过这劫难!”
              
              李秀云虽然听得似懂非懂,但至少不是那种最可怕的下场,当下?#24425;?#27426;欣鼓舞。
              
              “好好好!”
              
              吴明哈哈大笑,状极欢快:“只要你们一心一意侍奉贫道,贫道也自会保得你们周全!”
              
              却是不像之前,动辄就说要炼魂采阴的狠话了。
              
              而更令黄莺二女惊讶的事情突然发生!
              
              【叮!】
              
              吴明的话音一落,主神殿的提示声音就在她们耳边浮现:
              
              【?#21482;?#32773;编号庚申六十六!你的任务发生变更!】
              
              【主修任务目标变更为:辅助摘星子逃过死劫,并且帮助韩虎?#21482;?#36133;一次朝廷围剿,?#21482;?#32773;自身存活至乱世结束,即?#28216;?#23436;成任务,奖励大功五百!】
              
              【支线任务:杀戮者!击杀敌对?#21482;?#32773;,以及?#30475;?#21095;情人物,将会获得功勋!】
              
              ……
              
              “什么?我……”
              
              刹那间,黄莺差点爆了粗口。
              
              她之?#20843;?#28982;还?#34892;?#25252;持李秀云,但面对主神任务的死?#23835;?#26159;一筹莫展,却怎么也想象不到,只是如今寥寥跟摘星子谈了几句,任务内容立即发生了变化。
              
              “乖徒儿,怎么了?”
              
              暗中动手脚的吴明面带笑意,故作惊讶?#39318;擰?br />  
              “没……没事!徒儿先告退了!”
              
              黄?#22909;?#24102;狂喜,又藏着隐约的惊惧之色,立即拉了李秀云出来。
              
              “黄莺姐姐……刚才那道人,好像跟之前大不一样了,你说他到底是真是假?”
              
              一回到自家营帐,李秀云就?#34892;?#24613;不可耐地问道。
              
              “纵然他是假,这主神殿的任务变更,难道?#24425;?#20551;的?”
              
              黄莺咯咯一笑,搂着李秀云的肩膀:“自从遇到妹妹以来,姐姐却是觉得自己连交好运呢!……主线任务变更,这下我们算是有救了!”
              
              “这很难?#22969;矗俊?br />  
              “自然难得到了极点!纵然在主神殿当中,这种传闻我也只是听其它?#21482;?#32773;说过一次,并且真假难辨,想不到如今居然可以碰到……”
              
              黄莺脸上?#26029;?#19981;尽的表情忽然散去,化为凝重之色:“这个摘星子,绝对不简单!说不得身上还有其他支线任务可以触发!妹妹你不知道什么是触发支线任务?……反正你只需要知道,他身上好处很多就是了……可要牢牢抓住!不能?#25490;?#20102;!”
              
              李秀云眨巴着眼睛:“可是姐姐之前不是还?#30340;?#25688;星子道人穷凶极恶,阴邪恐怖,要伺机逃走么?”
              
              被她这么一提醒,黄莺一个激灵,似是终于回忆起来刚才险些被吴明喝破身份的事情,不由缩了缩脖子,脸上一红:“这是权宜之计!不错,就是权宜之计!”
              
              过了片刻,又带着神秘之色,略微靠近:“秀云妹妹,我告诉你!男人都是坏水,纵然那个摘星子法力神通高强,也同样如此,姐姐教你几手,你可要小心……”
              
              ……
              
              “这两女……实在是……”
              
              一直偷窥的吴明却是?#34892;?#26080;语,以手扶额,作仰望苍天无语状。
              
              水镜术当中,黄莺与李秀云的姿态却是越发亲昵,让吴明略微?#34892;?#24618;异:“听闻一些女子受得刺激之后,就会不喜男子,转而偏向同好……看这架势……黄莺却也有向此发展的情况,我后花园葡萄架倒是颇为危?#30504;?#25630;不好要倒……”
              
              “师叔大人!圣母有请!”
              
              这个时候,外面一个声音传来,吴明立即撤了水镜术,作得道高人状:“进来!”
              
              一名一眉王队正模样的军官就入内,叩首说着:“圣母有请!”
              
              “嗯!你?#24425;?#32418;莲教的弟子?可知是为了何事?”
              
              “小的乃是圣母麾下,新进提拔的红莲!”
              
              提到这个,军官的脸上就浮现出一丝狂热:“圣?#25913;?#23064;厚恩,小的唯有粉身以报!”
              
              ‘?#23567;?#23558;教派渗透到军队中,明显是想插手军权啊,红莲圣母这是生怕死的不够快么?’
              
              吴明眸中冷色一闪,又听这军官说着:“至于圣?#25913;?#23064;所请,似乎是为了军议之事!”
              
              朝廷大将军蒙阔?#26102;?#26469;伐,便是如今的第一?#21364;?#20107;!
              
              吴明自然也推脱不得,跟着这军士来到红莲圣?#21018;?#31735;之内,一进来,却又微微一怔,因为一眉王韩虎林也赫然在座。
              
              “见过大王!”
              
              连忙稽首行礼,韩虎林却将手一挥,极为豪爽地道:“俺以前是粗人,不必讲究如此多礼数,道长快坐!”
              
              直接上前,拉着吴明的手入座。
              
              吴明推辞不过,在下首略略坐下,?#23376;?#33714;换了一声女装,头上扎着一个金环,尽显风流婉转,又跪坐上前,为吴明斟满了一杯美酒。
              
              叮咚!
              
              鼓乐之声响起,场中跃出一名舞姬,体态?#40723;齲?#20570;飞燕之舞,身上的红绸飘荡,宛然如云霞蒸腾,舞艺精湛,?#20474;?#33402;盖当代。
              
              “好!”
              
              韩虎林率先一叫:“本将一生,好杀生、好美酒、好美人……自微寒农户起兵,能见京娘此舞,此生已无憾矣!”
              
              “大王此言差矣!”
              
              一曲既?#30504;?#32418;莲散落,现出红莲圣母动人心魄的?#25381;埃?#36330;坐到韩虎林之前,将柔美的身段尽情展?#21486;?#21448;献上一杯美酒:“大王此次必可旗开得胜!”
              
              “哈哈!”
              
              韩虎林举酒樽,一饮而尽,酒液顺着胡须滴落,又弹剑高歌,甚是豪爽。
              
              “这红莲圣母,一开始的舞蹈还不错,最后这几句,却是以邪派勾魂法迷人心智,不当人子!”
              
              吴明暗中,却是撇了撇嘴。
              
              也不知多了多久,红莲圣母换了装束入座,又有几名文士与武将进来,就开始军议了。
              
              “朝廷大将军蒙阔来袭,听闻有步军两万,骑兵数千,诸位有何教我?”
              
              韩虎林大马金刀地坐在主位,之前的那些沉迷酒色之气就消失无踪,显然还是?#34892;?#27668;数。
              
              “蒙阔?#35828;?#26397;猛将,听闻此行又有兵家传人相助,窃以为只可智取,不可力敌!不若出动死士,奇袭将主如何?”
              
              “哼!我却知晓,那蒙阔本人便是兵家传人,一身武艺神通在军中无往不利,你想要我们儿郎找死么?”
              
              “下官以为,不如求援!”
              
              “向何人求?”
              
              “盖天王徐宗武如何?”
              
              “不妥!此时盖天王要求群雄会盟,意在盟主之位,我们率先服软,置大王英名于何地?”
              
              “再说……十绝关千里迢迢,盖天王纵然英姿勃发,但被商朝重点围剿,却也抽不出多少人马啊……”
              
              ……
              
              刹那间,其下文武就吵成一团。
              
              吴明皱着眉头,感受着杂乱的气场,还有那纠缠错连的气运,眉头?#24425;前底?#30385;起。
              
              人乃生而有灵!更有不屈之志!这些文臣武将都是一时之选,自然更加如此,拉帮结派,利益?#33722;幔彩?#19981;用说了。
              
              而为人主者,就必须总理阴阳,协调各?#21073;?#23601;是吴明有着天眼神通,见到这错综复杂、一?#24597;?#40635;的气运?#24425;怯行?#21457;?#21361;?#26356;何况普通人?
              
              因此人主既是大福缘,?#24425;?#22823;功果,一旦有着错漏,或者肆意妄为,底下这些纠缠的气运因果却也得独自承受。
              
              既然承担了大位,就得接着因果,享受权力,就得承担义务!
              
              一进一出,天道?#21482;兀?#25165;是至理!
              
              有着这个明悟,吴明只觉自己道行又深入一层,却是更加把握到了‘天道’之意。
              
              “诸位!”
              
              这时候,红莲圣母却娇笑一声。
              
              她纵然无?#25300;?#22312;身,于大军中地位却是颇高,这一开口,顿时满?#30473;?#38745;。
              
              “兵家真人,又有何惧?”
              
              红莲圣母掩唇笑道:“我师弟黑心道人,已经于?#20960;?#21439;,斩杀七兵真人!断了蒙阔一臂!”
              
              “七兵真人?”
              
              一语出,满堂惊!
              
              在座的都不是白?#30504;?#33258;然知道一个真人的份量,众多目光不由就落在吴明身上。
              
              吴明却是面色不变,心里?#24213;?#24819;着:“这娘们拿?#39029;?#26469;当?#25925;埂?#21482;是机关算尽太聪明,不要到头?#31383;?#36215;石头砸自己的脚才好!”
              
              “大王,妾身保举黑心道人!只要有我这师弟在,纵然大商千万雄师,也得立成齑粉!”
              
              红莲圣母柔声道。
              
              “好!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就这么定下!”
              
              韩虎林眸中精光一闪,哈哈大笑道。(未完待续。)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1997年中国彩票开奖号 秒速飞艇开奖 噢百万彩票走势图 qq欢乐斗地主算牌器 有通比牛牛的游戏中心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分布 云南省的三张牌部署 搜狐彩票app 彩票开奖2019086 南非国际娱乐平台 极速快乐十分 大乐透前选号方法 排五012坐标走势图 007皇家赌场快播 福利新疆35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