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笔趣馆 > 主神崛起 > 第两百七十一章 出走 3600加

            第两百七十一章 出走 3600加

                平安六年,元月初二。
              
                  武雉几乎是迫不及待地赶到了南凤郡,武家之中,开始了大清洗。
              
                  “我不管你们之前如?#25105;欣下?#32769;,现在都给我认清楚一件事,卖族者,杀无赦!”
              
                  在武雉的怒喝当中,几名面色惨白的年?#23835;?#23574;叫着被推出祠堂,旋即就有惨叫响起,又寂寥无声。
              
                  这情景,很是震慑了一批人。
              
                  武雉看向武家族人前排,几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秀眉微蹙:“武通天家老,还有其?#28216;?#24605;,沟通外人,泄我军情,按族规也该杀了,不过看在他劳苦功高,暂且饶了一命!”
              
                  还没有等其余人大松口气,武雉的冷笑声接着响起:?#23433;还?#27515;罪可免,活罪难饶,今废了武通天与武思的一切职位,并且抄家!……放心,?#19968;?#32473;他们留下一间屋子,十亩薄田,日后子嗣还可去族中学堂武馆……”
              
                  这实际比直接杀了还要凄惨。
              
                  甚至是在族内设立一个榜样,只要见到这家惨状,下次再反抗的时候,必然?#19981;?#33041;袋一清。
              
                  “现在,我以家主之尊下命,废了武?#39029;?#32769;会,你们有?#25105;?#20041;?#20426;?br />  
                  以雷霆手段,处置了叛族者后,面对武雉的意气风发,所有的武家族?#35828;?#21363;选择了退让。
              
                  而通过这次大清洗,更是令她?#27807;?#25484;握武家大权,甚至提拔一批亲近的族人,令权柄愈发巩固。
              
                  ……
              
                  “奉节度使之命,捉拿乱党,闲杂?#35828;?#36864;避!”
              
                  踏踏!
              
                  伴随着大吼,一队数十人的骑兵就突入一小镇之中,将唯一的客栈团团包围。
              
                  “是南凤骑兵!”
              
                  望着这骁勇彪悍的骑士,镇上家?#19968;?#25143;当即关紧门窗,躲到被窝中簌簌发抖。
              
                  而倒霉的居住在此客栈的其它行人、客商,却是面色煞白,有着大祸临头之?#23567;?br />  
                  “军爷!我们是良民!良民啊!”
              
                  掌柜的早就跪了,生怕对方看不顺眼给自己一刀,那就是死了也白死。
              
                  纵然不死,给抓到牢狱当中,不狠狠出一番血也是休想出来。
              
                  “大人!属下行人司探子王三!前来复命!”
              
                  一名皂衣麻鞋,带着两片老鼠胡的瘦竹竿汉子却是起身:“已经查明敌间所在!”
              
                  “善!”
              
                  骑将一挥手,五六名甲士立即上前,跟着瘦竹竿将一间客房包围。
              
                  ?#23433;?#22909;!必是邹?#21152;?#27494;烈的事情犯了!”
              
                  房间当中,一名黑衣人立起,赫然正是当日邹先生背后的主使者,定侯在?#35828;?#30340;暗间头目。
              
                  早在马蹄声响起之时,此人便有警觉,靠在窗边,微微掀起一丝缝隙查探。
              
                  待得看到骑兵涌入,还有外面十几人四处游走,团团包围的时候,额头不由浮现出冷汗,脸上也带着绝望之色。
              
                  敌我悬殊,又成瓮中捉鳖之局,当真跑不了。
              
                  哐当!
              
                  脚步声临近,大门一下被撞开,五六个披坚执锐的甲士就涌入。
              
                  这些都是军中精锐,可与一般镇帅的牙兵相比,身?#20185;?#27668;凛然,联起手来,宗师之下都要头疼一二,更百?#23433;?#20405;。
              
                  此时面无表情,就抽出了长刀。
              
                  “等等!”
              
                  黑衣人一咬牙,当即跪了:“我愿降!愿降!我乃是定侯暗谍总管,整个楚凤、南凤二郡的J细之底细尽数知晓!”
              
                  “哈哈……康先生的大名,在下可是久仰了,果然识时务者为俊杰!”
              
                  进来的骑将一愣,旋即哈哈大笑。
              
                  相比于一个死人,自然是将情报网连根拔起功劳更大。
              
                  ?#30333;?#21476;?#35760;?#25321;木而栖……”
              
                  康先生苦笑着回答,心里却是暗暗?#31389;?br />  
                  知道若自己反水之事传出,位于定原郡,被定侯攥在手里的家人族人都要遭劫。
              
                  奈何千古艰难惟一死!
              
                  本来以为自己也是慷慨侠义之士,至不济为了亲人,?#24808;?#25379;个杀身成仁的烈士之衔,但真正到了生死关头,却发现这个选择竟是如此之艰难!
              
                  ……
              
                  云平县,吴家堡之?#23567;?br />  
                  “玉清道法,我已经倾囊相授,姐姐为何还要执意往山门一行?#20426;?br />  
                  腊梅之下,吴明皱着眉头询问。
              
                  玉清道人可是只老狐狸,虽然地仙绝非无所不知,更不可能一眼就?#28216;?#26228;推算到与他的关系,但终究不是很好。
              
                  “道法只是一方面……阿弟你知道的,姐姐一心求道,既然知道世上有D天福地,又怎么能不去看看?#20426;?br />  
                  吴晴穿着雪白的狐皮大衣,怯生生立在一株苍劲虬结的腊梅树下,桃面映红,却是人比花?#20426;?br />  
                  这时伸出如玉般的柔荑,为吴明整理着衣领:“现在阿弟已经长大成婚,不需要姐姐的保护了……”
              
                  语气似是甚为?#29282;浚?#21556;明听得心里一阵感动,又是一阵叹息。
              
                  感动自然是为这姐弟之情,叹息却是自己早已不是之前的纨绔子了。
              
                  而这个秘密,更是永远都不会告诉吴晴的。
              
                  “既然姐姐如此执着,小弟也只能预祝你一路顺风,未来道?#20826;?#23601;,位列天仙,天地同寿了……”
              
                  吴明似无奈地道,说起来,这还是他默写逍遥游记一类?#28216;牛?#34987;吴晴看到才惹出的恶果。
              
                  “油嘴滑舌!不过还是承你吉言了!”
              
                  吴晴嘴角勾起一丝荡人心魄的笑意,忽然间一柄赤色法剑浮现,化为遁光,将她整个人包裹,惊龙一般消失不见。
              
                  唯有若丝竹箫管一般的低吟,还在原处回荡:
              
                  “杨柳青青江水平,闻?#23665;?#19978;踏歌声。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有情无情,又是何苦何必?#20426;?br />  
                  吴明默立良久,复?#36843;?#19968;叹,起身踱步,不知不觉间就来到吴晴的闺房。
              
                  “啊!明少爷!”
              
                  身后一个?#25381;?#20986;来,双手揉弄着裙角,略微不安地行礼,赫然是心如鹿撞,又不知道该不该坦白的李秀云。
              
                  “秀云,跟我来!”
              
                  吴明推开了房门,就见吴晴房间摆设还是一如既往的清雅,只是墙壁上自己所作的画卷却消失不见,以吴家今日之?#37070;藎?#21556;晴此去,也不过带了这一物罢了。
              
                  ?#25353;?#22788;,日后交给你打理,务必要原封不动,明白么?#20426;?br />  
                  吴明忽然道。
              
                  “明……明白了!婢子一定会每日亲自前?#27425;?#22823;小姐打扫!”
              
                  李秀云微微一福:“还……还?#23567;?#23569;爷,秀云……”
              
                  “你怎么了?#20426;?br />  
                  吴明回过头,眼睛微眯,却是见得李秀?#36843;?#20170;已经灵台清明,身带清气,乃是识海已开,正?#23047;?#20837;受箓道士位阶的修为,放在外界也足以自立谋生,一辈子衣食无忧了。
              
                  “没……没什么,只是少爷,秀云已经变得很有用了!”
              
                  李秀云对上吴明的眸子,脸上没来由得一红,更是连要说什么都一股脑忘了。
              
                  “嗯,你很有用!很有用!”
              
                  吴明?#24213;?#32763;着白眼:“要是这小白痴真的告诉我主神殿之事,不就什么都露馅了么?至少肯定猜得到我也是?#21482;?#32773;!不对……以这小娘们的大脑回路,跟黄莺还是没得比的……”
              
                  “以后记着,少说话,多做事,记得每日前来清扫,便足够了……”
              
                  吴明见着李秀?#36843;?#27492;,又略微?#34892;?#19981;忍:“我已经?#24895;?#20102;吴管家,你日后有何物短?#34987;?#40635;烦,尽管去找他,他都会为你解决!我过不久就会外出……这里之事交给你,?#19968;?#26159;很放心的!”
              
                  一个受箓道士,在县中大户里都可以做一个高级食客,安安稳稳过一辈子了。
              
                  吴明觉得自己如此虐待女工,被外人知道了一定会口诛笔伐,也是时候提升下待遇了。
              
                  “少爷要走?#20426;?br />  
                  李秀云明显只听到了后半句:“去哪里?#20426;?br />  
                  似是知道无礼,又是脸上微微一红:“奴婢只是觉得,一路舟?#36947;?#39039;,需要人伺候……”
              
                  “这个……真不用了!”
              
                  吴明囧了一下,既然穿成古代富家少爷,纵然洗心革面,但出入奴仆成?#28023;?#36824;有美婢丫鬟暖床的**生涯还是必不可少的。
              
                  奈何这次出去乃是隐秘至极,事关歃血盟之事,再带个尾巴?
              
                  吴明觉得自己还不至于如此愚蠢。
              
                  “还得跟武雉说一句……”
              
                  打发走依依不舍的李秀云之后,吴明才无奈地揉了揉眉角:?#23433;还?#27492;女正忙着犁庭扫X,大清洗麾下,再换上?#20506;?#20043;人,随后搞不好还要对定原郡用兵,早就忙成狗了,应该也没什?#21019;?#38382;题……”
              
                  ……
              
                  嗡!
              
                  一道遁光一闪而逝,疏忽间远出数十丈,才现出吴明的身?#21834;?br />  
                  办完一堆事务之后,他立即外出,正是要赶着这难得的?#34987;?#21435;将歃血盟以及其它权限者处理了。
              
                  “娥姁倒是很快答应下来,没有多少哀怨……”
              
                  吴明感觉此女与自己的关系,更加类?#39057;?#20387;,有着那么一丝?#23601;?#36947;合的味道。
              
                  只不过自己?#38750;?#30340;乃是个人超脱,而她所求的乃是平天下之志,整个世界的超?#36873;?br />  
                  “奈何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啊,我有着预感,哪怕最后武雉削平天下诸侯,一统神州,到头来只怕还是要坑!”
              
                  叹息一声之后,吴明灵识一扫,确?#29616;?#22260;无人,脸上又带起一?#25239;?#24322;的笑意:“也是时候了!”(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1-1509:05:00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新疆25选7的开奖号码是多少钱 重庆欢乐生肖走势图 娱乐城9月注册送 天津快乐十分分析专家 2019年免费金牌三肖中特 澳洲幸运10开奖链接 3d近十期开机号 广东快乐十分钟选3前走 街机游戏棒球小子 欢乐生肖玩法 竞彩混合过关最佳方法 江苏快3开奖号码今天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 学二八杠千术去哪里 河北排列7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