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笔趣馆 > 主神崛起 > 第四百三十五章 琐事 7600加

            第四百三十五章 琐事 7600加

            平安六年。
              
              大周世界,定州、楚凤郡、云平县,吴家坞堡之?#23567;?br />  
              时至初夏,天气中略带暑热,吴明从竹床上起身,惬意地伸了个懒腰,走出精舍。
              
              “少爷醒了?”
              
              恭候的侍女,就见得?#24187;?#20108;十左右的青年漫步踏出,穿着单薄的纱衣,面如冠玉,眸子中带着温润之色,嘴?#38738;?#30528;一丝笑容,充满了平易近人之意,令人一见之下就不由生出好?#23567;?br />  
              “嗯……”
              
              吴明慵懒地接过毛巾,擦了擦脸:“今日可有什么事来?”
              
              “有呢!少爷日前种下的那株‘金郁香蔻’,已经有了三个骨朵呢……”
              
              “夫人又送了一批珍馐与古玩过来,还有少爷上次吩咐的三十方美玉,也找着了,听闻还是从凤血山开出的极品,价值连城……”
              
              两个侍女巧笑嫣然,一见?#19978;玻?#20035;是武家自小培养,不仅眉目如画,体态风***擅一整套伺候人的功夫,更是有着一点修为在身,一人练武,一人修道,关键时刻还能护卫主家,非常难得,外界万金难求。
              
              不过吴明自然是毫不客气地取用了,并?#19968;?#32473;起名为侍琴、侍画,算是提拔为自己的贴身丫鬟,倒让其它侍女很是吃醋羡慕了良久。
              
              “还?#23567;?#23601;是之前吴管家,并吴将军也前来求见过一次,不过少爷正在闭关,我们姐妹不敢打扰……”
              
              侍画给吴明取来折?#21462;?#39321;囊,旁边的侍琴则是整理着吴明的发髻,吐气如兰,轻轻说着。
              
              “哦?可知是何事?”
              
              所谓的闭关云云,自然是之前去收拾幻灵世界。
              
              那时候,精舍之内都被吴明布置下法界,别说这两个侍女不敢打扰,就算想强?#24120;?#20063;是?#34892;?#26080;力的。
              
              “应该是夫人大胜之事吧?”
              
              侍画说着,脸上的笑意越发浓重,显然也是为武雉而高兴。
              
              毕竟,若是武雉能一统定州,她们这些丫鬟婢女的地位,也肯定能随之水涨船高的。
              
              “婢子倒是听闻,因为夫人大胜,定州许多世家已经暗中派人输诚,节度使府门前车水马龙,水泄不通,一些世家恐怕也想来走少爷的门路呢!”
              
              侍琴抿唇一笑:“毕竟夫人还是得听少爷的嘛!”
              
              “你这个小灵精,这么快就奉承起新主人,忘记旧家了?”
              
              吴明哈哈一笑,在侍琴小巧玲珑的鼻子上刮了刮。
              
              “少爷……奴婢两个,生是少爷与夫人的人,死是夫人与少爷的鬼,跟其它人都再无关?#30340;兀 ?br />  
              作为大宅从小培训出来的侍女,对于这个自然十?#32622;?#24863;,立?#21767;?#23624;着表忠心。
              
              “罢了……我去花园一行,顺便叫吴管家过来!”
              
              吴明披上外袍,负手来到花?#26263;敝小?br />  
              “定州形势,若无外力,已经毫无可虑,连带着整个节度使府,与我这里的气数,都是随之大盛呢……”
              
              他眼里精光?#20102;福?#29305;别是见到自己外运之中,都多了一股强盛的金青之气后,不由很是?#34892;?#26080;语。
              
              定州乃大周十九州之一,此时各州大乱,朝廷?#34892;?#26080;力之下,的?#21545;?#27809;有什么能阻挡武雉一统脚步的了。
              
              “定州七郡、楚凤、南凤是娥姁的大本营,平山郡齐麟也已经归降,定原郡?#36824;?#19979;,这就七分中已经占据了四分,州?#20102;?#28982;坐拥日南、朱武、九德三郡,但势力已衰,之前大将张文振率三万州兵,尚且被娥姁逼退,再主动出击也没有可能……”
              
              “因此州?#21015;?#28147;也似乎看清了形势,还要为娥姁上表请得册封,不过此一时、彼一时,娥姁恐怕都已经不需要这层大义名分了……”
              
              吴明默默沉吟着,又来到一片花圃前停下。
              
              绿草如茵的?#34892;模?#19968;株金郁香蔻摇曳多姿,更有一股清香四溢。
              
              ?#23433;?#24871;是灵种,?#19978;?#32437;然多方收集,娥姁这等世俗势力,比起那些真正的千年世家,万年大派,洞天福地,?#33258;?#19978;还是要差了一些……”
              
              他摸了摸下?#20572;?#33509;有所思地想着。
              
              地仙自生福地,吴明的黄庭福地不仅乃是避劫圣?#24120;?#21516;时由于汲取了主神?#21344;?#20043;力,其地气之浓郁,也是所有福地之冠,不培养一些灵花灵草,乃至仙禽异兽,实在太?#19978;?#20102;一点。
              
              ?#23433;?#36807;这灵种之事,还是要徐徐图之……要想一蹴而就,除非直接?#21767;?#20160;么洞天福地的宝库……”
              
              正在思索的时候,?#24187;?#20307;相富态的管家已经进来,啪得一下跪在地上:“老奴见过大少!”
              
              “起来吧!”
              
              吴明看着自己这个家养的狗腿子。
              
              说实话,这吴管家之前帮助纨绔子着?#24213;?#20102;不少孽,不过唯一的优点就是忠心,这就顶得上一?#23567;?br />  
              此时,吴明不怎么管事,吴管家的地位与权势自然也是水涨船高,随着待人?#28216;?#22280;子的不断提升,竟然也有?#22235;?#20040;一丝雍容之态。
              
              当然,在吴明面前,还是一副狗腿子的模样。
              
              ‘嗯……这就是从普通乡下豪族的狗腿子,向公卿朱紫的老牌管家过渡么?’
              
              吴明随口问道:“前来云平县的世家,很多么?”
              
              “数不胜数……”
              
              吴管家明显也是历练出来了:“老奴一一打发了,幸好有少爷虎威镇着,他们也不敢闹事,留下的拜帖也已经?#32622;?#21035;类,大多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唯有两家需要注意,一家是洛水谢家,上次少爷大婚,他们同样来庆贺的,还有林家,乃是书香门第,在定州文坛上的名望甚至还要超过谢家一筹的……”
              
              “谢家?”
              
              吴明面上的表情?#34892;?#22855;异:“使者是哪位?”
              
              “谢家大执事谢?#27169;?#19981;过上?#25991;?#20301;谢灵儿姑娘也在其内……”
              
              吴管家眼观鼻、鼻观心,似毫无所觉地回答道,心里却是默道:‘这谢家果然是个知情识趣的,来送羊入虎口了……’
              
              “那就这谢家,还有林家,抽个时间,见一见吧!”
              
              对于吴明来说,?#39312;?#22312;是一件很无所谓的事情,不过恰好可以当作业余的一点调剂,倒是?#38381;?#19981;错。
              
              只是忽然间,一种隐约的预感,就浮现出来:‘嗯?好胆子,?#39312;?#26377;人在?#24949;?#25105;?嘿嘿……’
              
              ……
              
              与?#36865;?#26102;,云平县,李家大宅之内。
              
              这李家也是县中大户,关系网遍布全郡,很是?#34892;?#21517;声。
              
              当然,在谢家与林家这等州级的庞然大物之前,却是根本算不得什么。
              
              这两家人出来,自然不可能住客栈,作为地头蛇的李家就将家宅都出借大半,还得一路鞍前马后的服侍,唯恐有着什么招待不周之处。
              
              在李家后宅,有着一个花园,园中有着一个小亭,修建在池塘之中,水波如碧,内有金鲤洄游,乃是盛夏一个上好的避暑所在。
              
              此时,亭子之内,端坐着两人,面前是?#30041;?#30333;烟升腾的香炉,还有一副玉质围棋。
              
              两人对?#27169;?#19968;人中年模样,穿着青衫,神态悠闲,乃是谢家谢弈。
              
              还有一人,似乎只有二三十模样,唇红齿白,剑眉星目,卖相颇为不俗,有着一股少年老成之气,纵?#24187;?#23545;谢弈也是丝毫不落下风。
              
              一局既罢,谢?#30446;?#31505;着放下棋子:“世侄棋力不俗,下次对?#27169;?#24656;怕要饶我一二子,老夫才敢下场的……”
              
              “世叔谬赞了,林夕有着多少斤两,还是自己清楚的……”
              
              青年林夕微微一笑,慢慢收拾着棋子,一片淡然之色。
              
              谢?#30446;?#24471;,却是目中精光一闪,思绪飞快转动起来:‘胜不骄,败不馁!久闻林家这一代子弟中,就以这林夕为冠,想不到居然将他派来了……?#38381;?#26159;下了血本!’
              
              他想了想,继续道:“世侄文采风流,纵然白身,节度使府也必然会勘验?#21152;茫?#20309;必?#21019;耍?#21463;这怠慢之气呢?”
              
              林夕摇了摇象牙白玉扇子,同样?#27425;剩骸?#35874;家世代公侯,尊贵至极,同样何必?#21019;耍?#19981;都是为?#22235;?#20154;么?”
              
              “哈哈……?#39312;?#33521;雄所见略同!”
              
              谢弈缓缓点头,面色转为凝重:“武镇天之骄女,巾帼不让须眉,能?#20040;?#22899;折节?#24405;蓿?#24517;是非常之人!我在?#35828;兀?#20063;曾多方打?#21073;?#20294;你知道打探到了什么?唉……那吴家子之前行径,简?#31508;恰?#19981;堪入目!倒是其姐,很是天资惊人,日后说不得在道业上还能有一番成就的!”
              
              纵然这些世家情报网再怎么无孔不入,也不可能查到吴明前世去。
              
              因此,这之前十几年,查到的尽是那纨绔子欺男霸女的恶劣行经,令所有调查者都是一头雾水。
              
              纵然自污,也没有这样的啊!并且,武雉为何会?#24405;?#27492;人,更是一个天大的谜团了。
              
              “世家风流,少年心性,自古如此!”
              
              林夕不以为然:?#23433;?#24517;太过求全责?#28014;?#20498;是只要确认此人对武镇大有影响力,便是足够了!甚至,这对夫妻究竟?#36816;?#20026;主,也不是不可?#34164;?#30340;!”
              
              “你准备如何做?切记莫要给林家惹祸!”谢弈沉声道。
              
              “无妨……”
              
              林夕哈哈一笑:“小侄这次备了美姬二十名,预备当作礼物送给吴君,就看其敢不敢收了,哈哈……”
              
              “这……倒还真是个办法……”
              
              谢弈?#34892;?#21884;笑皆非,忘了这林夕同样也是世家子心性,说不得正好与那吴家子臭味相投的。(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2-2809:01:59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360篮球比分网 澳门网上正规赌场 887333老奇人资料资料 体彩超级大乐透规则及奖金 足彩胜负彩的玩法 重庆幸运农场最长遗漏多少期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 双色球蓝球号码分布图 江苏11选5任六遗漏 江苏快3开奖时间 辽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 双色球带坐标连线走势图带 欢乐斗地主只能速配 排球扣球技术教学图解 竞彩篮球让分胜负玩法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