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笔趣馆 > 主神崛起 > 第四百五十三章 定计

            第四百五十三章 定计

                楚凤郡外,一队骑兵疾驰。天『籁小说?#31069;鰲唬祝孩玻常裕兀裕茫希?br />  
                  数十骑人马如龙,旗帜鲜明,整齐?#34892;潁?#36828;远望去竟然如同一条黑蟒般席卷而来。
              
                  等到骑兵近了,才现这些骑士人人着甲,腰胯长刀,脸上悍气逼人,一望就是一等一的牙兵精锐!
              
                  “大帅!楚凤郡到了!”
              
                  远远一骑飙来,在阵前一勒缰绳,人马立停,令行禁止,又慨然拜下道。
              
                  此人气息又比这些牙兵更强一分,身上妖气凛然,穿麒麟铠,赫然是麒麟卫中的一员。
              
                  “我已经不是什?#21019;?#24069;了……”
              
                  能御使麒麟卫的,自然只有平山郡节度使齐麟。
              
                  此时的他,却是看着远远楚凤郡的喧嚣,面上浮现出苦笑:“蒙武镇看重,委任我镇北将军之职,你们以后便称我为将军吧!”
              
                  “遵命!将军!”
              
                  底下牙兵轰然应诺,但实际上,他们与齐麟早已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区区称号变了,当真什么都算不上,却是一个姿态。
              
                  齐麟虽然做久了藩镇,但现在为人臣下,这点不会不懂。
              
                  ‘……最近主神殿少有任务,却正是我英雄用命之时,我乃?#21040;?#21448;有?#21482;?#32773;的顾忌,不能长久居于将位,当立下功勋,再慷慨退之,扶后人一把,才是保全之道……’
              
                  这计?#20445;?#36824;是他以前谋主出的,连齐麟也不得不承认,的确很有道理。
              
                  “这楚凤郡城,为何如此热闹?”
              
                  他心里想着这些,策马扬鞭,来到一处高坡,又见到郡城中?#35834;平?#24425;之景,不由问道。
              
                  “启禀将军,标下正想禀告!”
              
                  那麒麟?#26469;?#22768;道:“今日节度使府传出喜讯,武镇得孕,命解宵禁,小赦刑狱,减赋税,赐酒肉……是以满城欢欣,家?#19968;?#25143;?#35834;平?#24425;,为麟儿祈福!”
              
                  “武镇有孕?”
              
                  齐麟一怔,面上的表情就非常奇怪。
              
                  他自?#24187;?#26377;什么其它的想法,毕竟,就是当初除?#22235;?#22805;兽,?#20154;幻?#30340;恐怖仙道高手,也不是区区一个小藩镇能?#27426;?#20184;。
              
                  只是,偏偏就在这时,武雉即将一统全州的时候,蓦然有了喜讯,实在是不能不令他有着一种‘天命’的感觉。
              
                  历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在争霸天下的过程中更加重要。
              
                  只有有了正式而合法的继承人,底下的人才能找到效忠对象,日后的荣华?#36824;?#25165;有?#26377;?#19979;去,代代不绝的保障!
              
                  虽然武雉身份特殊了一点,但若喜?#26126;?#20799;,再以‘太后’身份摄政,那天下悠悠之口也尽可堵得。
              
                  毕竟,历?#21019;?#24088;听政之事,史书不绝于耳,更出过不少挽天倾于既倒的贤明太后,再多这一个也没有什么。
              
                  “准备重礼!”
              
                  他思绪回转之后,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这个。
              
                  原本来朝觐大帅,礼物自然准备了,但听到这个消息,自然还需加上一笔。
              
                  “诺!”
              
                  底下人同样?#34892;?#27427;喜地下去准?#31119;?#27494;雉事业蒸蒸日上,代表着他们日后也有了效忠对象,或者说,至少是?#26377;?#20107;业,不被敌人清算的可能,自然欣喜非常。
              
                  唯有齐麟本人,欣喜之余,心里又有一点苦笑。
              
                  武雉要安胎,想必整个藩镇一年内不会大动,定州事稳,自己要沙场效命,立下军功,可就没有多少指望了。
              
                  ……
              
                  “恭喜主公!贺喜主公!”
              
                  吴家堡之内。
              
                  听闻武雉有喜,不仅吴铁虎,便连曾玉、陈敬宗、陈顺成等人都是飞马?#20384;?#24198;贺。
              
                  对于他们这些属下而言,要承受武雉牝鸡司晨流言的压力最大,此?#27604;?#26159;带着欣慰之色。
              
                  吴明在一边淡淡看着,心里却?#34892;?#22909;笑。
              
                  ‘从望气?#20384;?#30475;,武雉这些下属的忠心还有保证,只是一个个?#20035;?#21160;摇,?#39034;?#37117;是打着辅佐少主的主意……’
              
                  不得不说,武雉直接站出来,对世俗的挑战还是太大。
              
                  天下十九州之民,纵然可以接受一个生杀予夺,挟天子以令文武的太后,却绝对接受不了一个勤政爱民、仁厚慈爱的女皇!
              
                  有时候,纵然只是一个幌子,也足以令很多?#19968;?#21487;以心安理得地继续装鸵鸟,像武雉这样明刀明枪,摆明车马的,就是将他们?#30001;匙又?#30828;生生扯出,再也退避不得。
              
                  但吴明很清楚,武雉可丝毫没有退让的打算!
              
                  她纵然要将自己的儿子扶上皇位,也不介意在此之前自?#21512;?#22352;坐龙椅!
              
                  因此,某些大男?#26377;?#24577;?#30002;?#20869;心的想法,也只能是个奢望罢了。
              
                  “报!镇北大将军齐麟,前来述职!”
              
                  这时候,?#24187;?#28779;凤?#26469;?#21254;进来,叩禀告道。
              
                  “终于来了!”
              
                  武雉起身,大喜道:“本镇亲自去迎!”
              
                  “末将齐麟,拜见节度使大人!”
              
                  齐麟见到武雉,姿态摆得相当之?#20572;?#30452;接行大礼:?#38712;?#31069;节度使大人喜?#26126;?#20799;!”
              
                  一挥手,?#21592;?#30340;亲兵就呈?#20384;?#21333;,都是相当贵重之物,还有后面匆匆添上的几件,明显是恭贺得孕之喜的器物,这就很是用心了。
              
                  “论资历,你还是我的前辈,快快请起!”
              
                  武雉看到齐麟真心归降,心里也大是开?#24120;?#36830;忙吩咐:“传令下去,镇北大将军劳苦功高,日后见本镇,行半礼即可!”
              
                  这就是投桃报李,齐麟听了,心里一松,知道节度使至少不会现在就?#35748;?#33258;己动手,削减兵权之类。
              
                  站起身后,见到武雉?#21592;?#30340;吴明,先是一怔,旋即不再理会,一如往常一般。
              
                  武雉先命下人设宴,这才将齐麟请到议事堂:“这次本镇请镇北将军过来,乃是有着要事相托!”
              
                  “大人有命,末将万死不辞!”
              
                  齐麟立即表态。
              
                  ?#21543;疲 ?br />  
                  武雉摊开地图,玉手猛地一盖,将整个定州都按在掌内:“本镇有意,月后兵,破州城,擒州牧,一统定州,镇北将军可愿助我?”
              
                  此言一出,除了吴明有着准备之外,满堂之人都惊呆了。
              
                  对定州用兵,这是自然的事,谁都不惧。
              
                  但他们怎么也想象不到武雉竟然如此烈性,有孕在身,竟还要掀起战火。
              
                  “莫非准备委任我为三军统帅?”
              
                  虽?#24187;?#30693;道不可能,但齐麟的心还是不争气地跳了下来,不管怎么说,现在有战可打,乃是大合他心意之事,当?#21019;?#22768;道:?#38712;?#20026;大帅效犬马之?#20572; ?br />  
                  “很好!这次本镇亲自领军!务必要一举竟得全功,灭此朝?#24120; ?br />  
                  武雉凛然道,更加令下面?#38469;?#24778;惧。
              
                  齐麟瞳孔一缩:‘居然还要亲征,果然巾帼不让须眉!’
              
                  吴明冷眼旁观,却是知道武雉的苦衷,整个武镇之内,能领兵的大将不是没有,但陈敬宗、吴铁虎之流毕竟加入不久,独当?#24187;?#21193;强还可,但将三军兵权交付,还是没有这个器量。
              
                  齐麟一镇节度,威名远播,倒是勉强镇压得住,但武雉根本不会放心的,这无关信任,只在实力!
              
                  若是三军在手,太阿倒持,齐麟纵然自己不想走叛逆之路,底下的将门也要逼他造反!
              
                  至于吴明自己?
              
                  虽然他以武雉夫婿的身份,也能镇得住场,奈何底下兵卒与中下军官哪个?#40092;?#20182;?
              
                  特别是,现在基业新立,统一定州这样的功勋,武雉能交给别人么?
              
                  因此,除了亲征之外,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好走。
              
                  “大帅……兵凶战危,纵然不临前线,也要日夜操?#20572;北?#37325;身体啊……等到明年,照样可以一统定州!”
              
                  这种事,曾玉,陈敬宗等外人连半个字都不敢提,唯有一个武家宗族中的老将,出来说道。
              
                  “此时乃是天赐良机!”
              
                  武雉毫不介意地一笑:“你们以为本镇有孕在身,年内必然不会起兵,州牧等人必然也如此想,这就是出其不意的大?#27809;?#20250;!”
              
                  “至于本镇安危,有火凤卫在足矣!”
              
                  她说着,眼睛又瞥了一眼吴明,令吴明心里很是无语地翻了一个白眼。
              
                  面对武雉‘挟腹子以令生?#28014;?#36825;招,他的?#20998;?#33021;随军而行,为她安胎保命的。
              
                  ‘好在我别的法宝没有,就是主神殿中的原力?#27426;啵?#30452;接分出一个化身来也就是了……本尊直接坐镇主神殿当中,选拔?#21482;?#32773;,探索大周西域记世界,两相不误……’
              
                  他听了几句,接下来不过排兵布阵,粮草调度之类,当?#27492;?#32500;散开,借助主神殿,又开始神游大周。
              
                  这时候,武雉也说到了最后:“定州七郡,有四郡都在我手,其余三郡世家,也多有反正之辈,等到兵临城下的时候,便可依为助力!谢家、林家、花家、苗家……都要?#20161;?#25506;反应……”
              
                  此时根本无人现吴明的不对,更不知道疏忽间,位于?#35828;?#30340;已经是一个分身:“林家没有问题,倒是谢家态度?#34892;?#25671;摆……毕竟是当年的从龙世家之一……”
              
                  “从龙?”
              
                  武雉淡淡一笑:“新朝革鼎之际,前代从龙世家,又算得了什么?#24656;?#25509;告诉他们,勿谓言之不预也!”
              
                  “此女果然有混元天下之意!!”
              
                  ?#21592;?#30340;齐麟,还是第一次听得武雉吐露胸中抱负,顿?#26412;?#31070;一振。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足彩探讨微信群 中国福彩网积分兑换 排列5基本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杀号规律 澳洲幸运8开奖网记录 江苏快三怎么买能赚钱 安徽11选5 河南快三开奖走势图 免费一波中特 湖南彩票领奖地址 桦南大乐透彩票中奖 体育彩票e球彩进球数 彩票销售情况 彩宝网福彩3d开机号试机号 香港六合彩开奖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