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笔趣馆 > 主神崛起 > 第五百六十四章 神迹

            第五百六十四章 神迹


              沙沙!
              
              阳光透过窗台,照射在书房当中,令空气中仿佛飘满一层?#39029;尽?br />  
              静静的书房之内,只有吴明翻阅书籍的声音响动。
              
              “原来古书上,将这片大陆称为瑟尔大陆,风萤平原只是当中的一部分,还有高地、风暴角、大学之城、翡翠港等等巨大的领土版块,诞生了诸多大大小小的王国与公国……”
              
              “在风萤平原上,首先一统的是征服者塔勒,他是最初的蓝血者,建立的王国在两百多年之后分裂,?#20013;?#25104;了大大小小的贵族,是风萤平原上的决定性力量,称为蓝血贵族,强烈地排斥着其它的外人与圈子……”
              
              “教会曾经一度扩张过,信奉的‘主’展露过神迹,只是后来因为插手贵族与王权,受到大陆的一致抵制,此时的教会,不仅要面对诸多泛信仰与图腾祖先崇拜的挑战,更要受到贵族的敌视,传教权属于领主,如果未经领主同意就传教,领主有权吊死那个传教士!”
              
              从一份记录中,吴明清晰地看到了神与人的界限:“让神的归于神,人间的归于王者与贵族!”
              
              虽然只是短短一行,但神权与王权的斗争,那种血淋淋的恐怖,几乎要从每个字母中满溢出来。
              
              “要熟知史,才能更加明白现在的局面……”
              
              吴明略微弄懂风萤平原的情况之后,又将精力放在骑士与其它超凡力量之上了。
              
              限制如此严苛的世界,甚至连神都不能轻易插手的世间,所发展出来的,又该是怎么样的力量?
              
              “神迹……”
              
              对于那个教会的‘主’,曾经展露过的力量,吴明自然最?#34892;?#36259;。
              
              “主说,我分开山川与河流而来,我的代行者将会获得力量的权柄……圣者加百利是我所眷顾的人……”
              
              “?#28872;?#20043;年,圣者加百利遵照神谕,带着一千名主的信徒,来到?#22235;?#39740;大海峡边上,他说主赐予我们行走于海中之权柄!大海蓦然分开,回应着圣者的唿唤……”
              
              吴明读到一段记?#36857;骸?#20998;开大海?果然是神迹……特别是在这种世界当?#23567;?br />  
              圣者加百利的时代,是教会最为辉煌的年代,但自从那次之后,他们信仰的神祗就再也没有展露过神迹,连加百利都逐渐衰老而死。
              
              “该不会是入不敷出,赔得血本无归了吧?”
              
              吴明恶意地猜想着。
              
              以这个世界的严苛而言,要改变现实到如此程度,所需要付出的力量简直如山如海,纵然有着信仰补充,恐怕也是?#23545;恫还弧?br />  
              神祗也是需要经营的,一旦信仰之力入不敷出,恐怕就只有重伤?#20102;?#20102;。
              
              他强?#19968;?#30097;,这也是教会衰落?#20004;瘢?#20027;却没有降下任何明确神谕的原因。
              
              看完这本宗教简史之后,吴明又打开另外一份学者的手稿,是有关于骑士的奥秘的。
              
              “骑士的晋级,一度被认为是主的恩赐,直到其它大贵族也发现了圣油的奥秘,能够单独完成骑士洗礼为止……”
              
              “在骑士洗礼中,圣油、还有誓言与仪式,都是非常重要的,前者决定了基础,而后者决定提升的幅度……”
              
              “在教会当中,荣耀骑士披上?#30528;?#30340;同时,需要宣布放弃世俗的一切,同时为主效忠,终生为神祗而战!”
              
              “其它大贵族的骑士洗礼类似,宣誓对象却改变为了所效忠的领主本人……”
              
              “由此可以推知,誓言与仪式只是表面,真正决定晋升幅度与成败的,还是骑士本身的信念!狂热与坚定的信仰,都有助于骑士的突破……”
              
              这份手稿显然对骑士极有研究,也不知道是哪个学者留下的,分析得相当有道理,令吴明看得连连点头。
              
              “信念!实际上……这就是对于精神力的要求!”
              
              他放下书稿,揉了揉眼睛:?#21543;?#20307;素质达到种族极限,精神力满足要求,再加上钥匙一般的圣油,是开启超凡的三大要素!”
              
              从来没有一个学者有着他这样的见识,能从根本上高屋建瓴地?#21019;?#38382;题。
              
              “骑士的晋升,除了圣油的成份之外,对我已经没有丝毫秘密了……”
              
              吴明略微?#34892;?#36951;憾地想着:“翻遍了几个学者的藏书,只能找到一点牧师超凡的线索……但我怎么可能真的信仰某个神祗?”
              
              六级大能,可引动世界之力,在本身世界便如同神祗一般。
              
              甚至碰到愚昧点的种族,五级、乃至四级的实力都会被当成神祗膜拜。
              
              但在吴明看来,纵然七级金仙,甚至八级的大罗,也没有令自己纳头便拜,献上信仰的可能。
              
              “除?#22235;?#24072;之外,就只有一点故事一般的有关奇术师与巫师的传说……”
              
              吴明挠?#22235;?#33041;袋。
              
              自从看到教会的衰亡史之后,他就有着一种预?#23567;?br />  
              似乎是从神祗展露神迹的时候开?#36857;?#36825;片世界,甚至宇宙,就开?#35760;?#28872;地排斥法系的力量。
              
              毕竟这个宇宙的构?#19978;?#24403;奇特,并非众多世界的集合,而是只有中间这个世界,或者说,这个瑟尔世界,就是整个宇宙的核心!
              
              “这么说来的话,若是更改此世界之线,所获得的?#20040;Γ?#25110;许会超出想象!”
              
              吴明走出书房,礼貌地向管家告别,并?#20202;?#20182;向?#20223;?#23398;者问好。
              
              ……
              
              “不论如何,先获得超凡力量的种子再说……比武大赛当中,可是会有自由骑士加入的……”
              
              这种自由骑士,就是通过各种手段搞来了圣油,并且好运度过了骑士洗礼,拥有骑士实力的?#19968;鎩?br />  
              他们空有力量,却没有对应的荣誉与权利,只能在冒?#29031;?#19982;佣兵中间厮混,等待机会的到来。
              
              在上次蓝山伯爵与?#28216;?#20122;子爵的大战中,就有不少这样的骑士投靠了?#28216;?#20122;子爵,成为了摧垮伯爵军力的中坚力量。
              
              现在,蓝山伯爵也认识到他们的作用了。
              
              与自由骑士相对的,还有一种‘贵族骑士’,指的是空有骑士册封与采邑,却没有骑士实力的?#19968;鎩?br />  
              吴明虽然对自己的综合实力有着自信,并且这种自由骑士也相当少见,大部分已经投靠?#28216;?#20122;子爵,获得了骑士的册封,但不保证这次大赛中就冒出几个。
              
              多做几手准备,总是相当有必要的。
              
              ?#30333;?#25964;的威廉先生,得到你的通知,我已经以最快的速度?#20384;?#20102;!”
              
              旅店中,吴明点了两柄金?#35475;罰?#30475;着面前的三角眼。
              
              他是上?#25105;?#22270;盗窃,又被吴明教训了一顿的?#19968;錚?#22806;号老鼠夸克,对唿啸城阴暗之地无比熟悉。
              
              此时在吴明面前,老鼠夸克却谦卑地低下了头:“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
              
              “我要去黑市,唿啸城最大的!”
              
              吴明盯着夸克的眼睛。
              
              “这很简单,?#28784;?#24744;在?#24049;?#32773;面前展露出足够的财力,我很愿意为您引见!”
              
              夸克听到这个,立即轻?#19978;?#26469;。
              
              想到当日威廉的表现,他已经将对方当成经过骑士洗礼的自由骑士一类的人物了。
              
              这样的人,要么是贵族家庭的次子三子,?#23576;吧?#21402;,要么就是掌握了佣兵团,公会等强大的势力,每一个都不好惹。
              
              若是扯上了关系,对他的未来也有着助益。
              
              “冒昧的问一句,请?#35475;?#20934;备在黑市上购买什么?”
              
              夸克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当然是……”
              
              吴明声音有若蚊鸣,却清晰地传入了夸克的耳朵。
              
              “果然……”
              
              听到这个之后,夸克的脸上也浮现出苦笑:“这种东西,只有唿啸城的黑市才有可能?#23567;?#19981;过,大?#22235;?#20934;备好了足够的代价了么?”
              
              “这个不需要你操心!”
              
              足够完成骑士洗礼的圣油,无论在哪里都不是一笔小数目。
              
              毕竟要涂抹在身体上,一连几天!
              
              但吴明的要求不同,他只需要一小勺的份量,剩下的就是自己尝试推演配方的事了。
              
              当然,这个是他的秘密,自然不会对夸克说。
              
              “在两天之后的午夜,刚好有着一个黑市的?#28784;住?#24819;必先生所需求的物品也会出现,到时候我来邀请先生如何?”
              
              夸克想了想,回答道。
              
              “两天之后,午夜?我记住了……”
              
              吴明摆摆手,夸克将面前的金?#35475;?#19968;饮而尽,连一滴都没有错过,又在侍女送上吴明的牛排之前,恭敬地躬身离开。
              
              “威廉先生,你的牛排!”
              
              旅店的侍女将吴明的晚餐放好,又抛了一个媚眼。
              
              这?#33268;?#24215;的侍女,通常都有第二职业的兼职,再加上吴明出手阔绰,长得也不赖,自然成为了非常炙手可热的目标。
              
              “谢谢!”
              
              吴明礼貌地道谢,又给了小费。
              
              女侍应的脸上却浮现出一丝哀怨之色,转身离开。
              
              ……
              
              两天之后,?#20999;?#19982;月亮爬满了天空,给大地镀上一层银辉。
              
              吴明穿着斗篷,将脸遮住,来到了约定的地方,一处断?#25490;?#36793;。
              
              “大人,是你么?”
              
              片刻之后,从桥洞中传来夸克的声音。
              
              “是我!”
              
              吴明耳朵动了动,对夸克的识趣很是满意。
              
              其实他也?#34892;?#22810;疑了,虽然夸克背后也有一定势力,但怎么也不敢对一位正式骑士动手。(未完待续。如果您?#19981;?#36825;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20445;?#24744;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21482;没?#35831;到m.阅读。)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腾讯分分彩号码怎么查 体彩福建时时彩开奖 南昌麻将 如何下载浙江快乐12选5 平特一肖规律算法 北京十一选五一定牛图 竞彩什么是总进球 上海天天彩选4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河北快三遗漏分布图 四肖中特铁算盘 福利彩票排列7走势图 新曾道人内部玄机97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记录结果 老钱庄三肖中特 七星彩走势图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