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笔趣馆 > 主神崛起 > 第六百零二章 谗言

            第六百零二章 谗言


              “?#28216;?#20122;杀害了一位蓝血男爵,他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蓝山伯爵脸色十分难看,发誓道。
              
              在他身后的贵族将领们也纷纷面色肃穆。
              
              即使风萤平原之间的乱战不断,但骑士以上的贵族很少有着战死的,纵然上一次狮虎之争都没有!
              
              而现在,在战局一开场,一位男爵就用生命给了他们血淋淋的启示,这次的战争,已经开始不同了!
              
              ‘既然如此,刚才为什么不趁胜追击?’
              
              吴明心里默默腹诽,不过也知道贵族间的规则。
              
              纵然两军交战,另外一方主动收兵撤退,就代表着面子上的服软,真正有风度的贵族都会给他们留出余暇,好重整旗鼓的。
              
              贵族的礼仪与习惯,早已融入了这些古?#20384;?#34880;们的方方面面。
              
              比如一旦骑士被击败,只要交出自己的长剑与战甲,就会得到俘虏待遇,任何人都不得伤害与羞辱他们,甚至生活上还可以得到优待。
              
              最关键的是,纵然兵败被围,一旦对方的主君要?#20248;埽?#33258;己这方的任何贵族与骑士都不能追赶,这是对主君的尊重。
              
              ‘实际上……这些?#27492;?#32321;琐的规矩,都是蓝血贵族们为了避免内耗而想出来的,却自顾自地套上了谦虚、礼貌等等的标签……特别是,连后人都被洗脑了!’
              
              吴明?#34892;?#24604;悯地看着蓝山伯爵。
              
              很显然,那位来自高地的雄师,可不是与他同血同种的蓝血传承,必然会好好利用这?#20301;?#20250;,给伯爵大人留下永生难忘的教训的。
              
              特里夫男爵已经用自己的死亡,向蓝山伯爵展示了这并非蓝血们的内战,就看他什么时候能明白过来了。
              
              “我的骑士,威廉!”
              
              蓝山伯爵深吸口气,或许将之前男爵的死亡当成了一场意外。
              
              不过特里夫的离去,令骑兵失去了统领,这必须立即有人上前填补。
              
              因此他根本没有多少选择,将长剑放在吴明的肩膀上:“我现在任命你为骑兵统帅,此命令即刻生效!”
              
              来担任贵族军队统领的,必然要有着一个爵位。
              
              对于?#24187;?#29237;士而言,统领五百骑兵还是略微?#34892;?#36229;出,一些明眼人看着吴明的目光已经亮了起来。
              
              因为伯爵这个举动,已经告诉了其他人,如果没有意外,并且这位威廉爵士能够保持如此的勇武,等到战争之后,或许就可以安上一个男爵的名头了。
              
              在蓝山伯爵看来,一个男爵爵位,再加上一位女儿,换来威廉华莱士的效忠与大量献金,也是相?#34987;?#31639;的事情。
              
              ?#19978;В?#21556;明现在的目光已经不仅仅盯在男爵上了,他想要的更多!
              
              “?#34892;?#24744;的信任!我必将统帅骑士团,奋勇杀敌!”
              
              他微微一笑,简洁地回答道。
              
              ……
              
              第一天的战斗很快结束。
              
              虽然有着一位男爵死亡,给开战之?#31456;?#24494;蒙上了阴影,但蓝虎旗帜取得优势,却是众目睽睽之事。
              
              在略微为男爵默哀片刻之后,蓝山伯爵立即兴奋地决定举行宴会,并且拿出大量的腌肉、盐巴、白面包赏赐士兵,准备第二天一鼓作气地将对面的军队打垮,并且逼迫?#28216;?#20122;子爵认输。
              
              吴明看着满面红光的蓝山伯爵,暗自估算对方可能连让?#28216;?#20122;子爵付出的代价,甚至在战争结束酒会上的祝酒词都想好了。
              
              他回到营帐,看着喧嚣的军营,默然不语。
              
              “大人!”
              
              一个黑影声音?#32479;粒?#20174;他身后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我是?#27515;?#20811;,教会派来的联络?#20445; ?br />  
              “我在你身上,看到了阴影力量……”
              
              吴明眼中闪过一丝精光,瞬间就令?#27515;?#20811;感觉好像被十头老虎盯着一样!不,纵然他一个人,赤手空拳地便对一窝座狼的时候,也没有如此无助过。
              
              “大人!”
              
              他再次行礼,态度恭敬非常:“大主教派我来,完成您要求的任何事!”
              
              “你是个不错的刺客,我也明白大主教的打算,只是这却非我之道!”
              
              吴明摇了摇头。
              
              那点阴影力量,最多令?#27515;?#20811;在黑夜?#34892;?#21160;更快,躲藏更为隐蔽,不会为人发觉。
              
              如果刺杀的话,倒是有可能取了蓝山伯爵的性命,但这就不值得了,纵然蓝山伯爵死亡,对吴明也没有多少利益。
              
              最重要的是,任何事情,只要做下,就会留有痕迹。
              
              对于将来要以王者之身,统治整个风萤平原的人,在还有选择的前提之下,他并不愿意让自己的王冠沾惹太多的阴影。
              
              “不过你是个不错的联络?#20445;?#21548;着!”
              
              吴明转过身,眸子的精光似乎要将?#27515;?#20811;刺穿:“我需要你立即回去,将几个消息通告大主教,并且密切关注高地的动静!”
              
              “您的意志,将会得到施行!”
              
              ?#27515;?#20811;躬身,退入了阴暗当中,不知道何时离开了。
              
              他这种身法,对于普通人而言就好像鬼魂幽灵一般,纵然骑士都发现不了,但在吴明的感知与精神力下,却是无所遁形。
              
              纵然已经准备与教会合作,吴明却也留了一手。
              
              就好比现在,如果有一天,?#27515;?#20811;前?#21019;?#26432;他,那必然死得?#20063;?#24525;睹。
              
              “阿瓦!”
              
              等到?#27515;死?#24320;之后,吴明想了想,又叫来自己的扈从:“你去将特里男爵、威尔弗男爵、还有塔娜勋爵请来!”
              
              这几个小贵族,如今已经结成了一个小小的圈子,虽然关系有远有近,但在保障自身利益的大前提之下,还是比较亲密的。
              
              预感到大变在即,吴明开始尽可能地拉拢倾向自己的力量。
              
              ……
              
              就在吴明与两位男爵谈好,又独自对付塔娜那名黑寡妇的时候,在军营的?#34892;模?#34013;山伯爵同样没?#34892;?#24687;。
              
              金色的烛台上面九支蜡烛熊熊燃烧,大量的蜡油将底座几乎铺满。
              
              蓝山伯爵坐在一张紫檀木的软椅上,面前是大量的羊皮纸与杂乱无序的各种印鉴。
              
              传递信息的乌鸦时刻盘旋在军营上空,令他无时无刻都?#20040;?#29702;着大量的公务。
              
              将近万人的衣食住行,都要一一安排过来,在古代,这简?#26412;?#26159;一场可怕的灾难不提损耗,催收,就是为了将这些补给?#35828;?#36825;里,路上的消耗也是数倍。
              
              甚至,这灾难还将继续持续下去。
              
              幸好,从今天的迹象来看,?#28216;?#20122;子爵实力明显不敌,或许他会明智地认清现实,还有自己所递出的善意,在明天就选择体面的投降。
              
              蓝山伯爵?#34892;?#28902;恼地揉了揉眉心,这样一来的话,或许他回到领地之后,就不会看到?#26222;?#23448;那一副要上吊的表情了。
              
              “伯爵大人!”
              
              这时候,营帐被掀开,另外?#24187;?#24180;青的贵族走了进来。
              
              他长相非常?#34892;?#21270;,杏眼桃腮,皮肤?#23562;?#30053;微打扮一下,简直比一些女人还要优雅动人。
              
              而从他可以不经通秉,就进入伯爵的帐篷,便可以知道他与伯爵大人的关系是何等‘亲密’。
              
              被打扰思路,蓝山伯爵眉?#20998;?#36215;,但等到看到这位贵族的时候,脸上还是绽放出笑容:“理查?#25314;?#20320;来得正好,我需要你的智慧!”
              
              这位理查德荣誉勋爵,不仅是蓝山伯爵的亲密朋友,更是他的智?#25671;?br />  
              “伯爵大人,您可是为了战后的问题而烦恼?”
              
              理查德询问道。
              
              “不错,纵然?#28216;?#20122;愿意赔偿大量的土地,但它们不能立即变?#23665;?#24503;隆……而一旦战争拖延下去,我们领地的?#26222;?#29366;况,已经不足以支撑下去了……”
              
              蓝山伯爵无?#25105;惶尽?br />  
              “因此,您才要拉拢那位?#24179;?#39569;士?”
              
              理查德狡黠一笑:“我听说卡罗斯领的财富,比十个伯爵的藏宝库还要多!”
              
              “哈哈……你也相信这种无稽之谈么?”
              
              蓝山伯爵虽然在笑,但眼睛中已经冒出了精光。
              
              “恕我直言!”
              
              理查德勋爵心里冷笑,脸上却做出担忧之色:“威廉虽然是一位勇武的骑士,但他?#38405;?#30340;?#39029;希?#21487;?#23545;?#27604;其它封地骑士低……”
              
              “可是……你也不得不承认,在我所有的骑士中,他也是最会赚钱,并且对我贡献最多的……”
              
              蓝山伯爵扭了扭身体:“并且……他能动用龙心,身上也流?#39318;?#34013;血,我的小埃达已经十六岁了……”
              
              “一位女儿,还有一个男爵的爵位,换取所有的财富,那位威廉爵士或许还会不?#24066;?#21602;……”
              
              听到蓝山伯爵如此说,理查德的内心几乎已经被嫉妒所充满。
              
              他纵然再得蓝山伯爵的宠爱,也只不过一个荣誉勋爵,但那个威廉,从平民?#20449;?#36215;来的肮脏?#19968;錚?#31455;然即将成为一位地位尊崇,可以?#32769;?#30340;男爵,并?#19968;?#23558;迎娶一位伯爵的女儿!
              
              ‘这一切,本来就不应该属于他,而应该属于我……理查德比利兹!’
              
              理查德心里狂吼着,话语却如毒蛇?#33713;?#20013;的汁液。
              
              “威廉爵士的?#39029;希俊?br />  
              果然,一听到这个,蓝山伯爵立即就开始迟疑了。
              
              ?#26247;梗?#21556;明来自异世界,对于贵族先天就缺少?#27425;罰?#36825;种微妙的态度,已经隐约被伯爵察觉出来。(未完待续。。)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足彩半全场投注技巧 福彩中心在那里 体育彩票中奖号码 三肖中特期期准黄大仙准黄大8 两码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广东11选5遗漏走势 快速时时彩能玩吗 安徽快3走势图 高频彩合法吗 吉林快3走势图淘宝 一肖中平特怎么赔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l 广东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爱彩乐 竞彩混合过关奖金 山东十一选五现场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