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笔趣馆 > 主神崛起 > 第七百六十六章 冲突

            第七百六十六章 冲突

                “此事重大,虽然欺骗蛮夷没有什么,但冒用我圣天子的名义……实在?#34892;?#19981;妥。ranw?enw?w?w?.?r?a?n?w?e?n?a`com”
              
                  术师缓缓摇了摇头。
              
                  “这倒是……”
              
                  张帆一怔,旋即点头:“容我再想想……”
              
                  “船主大人,还有一事!”
              
                  术师表情凝重:“我等借用此港修养,虽是一时权宜之计,但?#35828;?#20284;乎是有领主的,能否容纳我等,还是未知之数!”
              
                  “我原本也想准备礼物,拜访这位地主,可是我等人生地不熟,冒然行事,只怕?#23835;?#26469;觊觎……一开始相见的时候,那些渔夫渔妇,就将我等当成怪物魔鬼,看来我等东方样貌,在这里实在?#34892;?#24825;眼……”
              
                  张帆也说出了自己的担忧:“好在王国上层,应该有着一些见识广博之辈,说不定还有前往东方的海图呢。”
              
                  对于这个,纵然术师等人,也是重视非常。
              
                  毕竟,这关系到他们还能否在有生之年回到故土。
              
                  “大人,?#35828;?#34429;然落后愚昧,但强者恐怕也不少,还请谨慎行事!”
              
                  术师再次提醒:“比如那位不老者威廉,能在百岁之际还青春常驻,镇压一国,显然是一位强大的传奇领域者,纵然在帝国之中,也只有寥寥能与其比肩!”
              
                  “我知道,我知道!”
              
                  张帆无奈苦笑:“你等莫非还真以为我小说话本看多?想效仿前人,一人灭一国?我老张有着多少斤两,自己还是清楚的。”
              
                  “那就好,那就好!”
              
                  术师与旁边几个老成持重的水手大?#26412;?#30342;点头。
              
                  没办法,发现一块新大陆的利益,实在太过庞大了。
              
                  在历史上,不论东西方,都有着一船水手发现了某个土著帝国,结果凭借着一船人甚至数十人,征服了一块大陆,获得金银无数的记载。
              
                  这也很是刺激了帝国的冒险者进行远洋航行探险。
              
                  但唯有知情者才知晓,那些船员后来的下场,都不是怎么好,甚至最大的果实,也?#32531;?#38754;紧随而上的帝国卿士与贵族所窃取。
              
                  与其这么冒险,不如带着航海图回去,仅凭着发?#20013;?#22823;陆的功绩与荣誉,?#22949;?#20197;他们下半辈子躺在功劳簿上混吃?#20154;?#20102;。
              
                  “有情况!”
              
                  只是这时候,宝船上专门的望员指着远方,突然大叫起来。
              
                  ……
              
                  铁勒堡子爵的领地虽然很贫瘠,但毕竟是一位中等贵族,更有着属于自己的私兵编制。
              
                  至少,在领地上,随时拉出上百人全副武装的?#28216;椋?#27809;有丝毫问题。
              
                  此时,出于对巨船上财富的贪婪,铁勒堡子爵毫不犹豫地将自己所有的人手都尽数派了出来,还有自己麾下的五名骑士,响应他们封君的号召,穿着铁甲,带着扈从,同样来到了小渔村之外。
              
                  “那就是那群异教徒的船么?果然很大!”
              
                  ?#23545;?#24471;,?#28216;?#37324;面的铁勒堡子爵?#22836;?#29616;了停泊在岸边的宝船,那?#25351;?#24230;,令他立即回想到了当初见过的铁甲舰队。
              
                  “虽然只是民用,也没有装?#23376;?#22823;炮,但如果拿来运输的话,一定会牟取暴利的!”
              
                  铁勒堡子爵以一种惊叹的声音说道。
              
                  “子爵大人,我们只需要审判异端,至于这艘船与上面的货物,您可以全权处置,教会只需要其中价值的三成!”
              
                  梅尔克主教穿着牧师袍,在一边代表教会开出了条件。
              
                  “三成,你怎么不去抢劫?”
              
                  铁勒堡子爵立即夸张地叫了出来:“我带来了五个骑士与一百五十名士兵,而你!只带了几个牧师。”
              
                  “是的,但至少他们在治疗与驱除魔鬼诅咒方面,有着极为惊人的作用!”
              
                  梅尔克主教寸步不让地道。
              
                  这也是瑟尔大陆的特点,利益完全可以摆上桌讨论,不需要遮遮掩掩。
              
                  “异教徒与魔鬼信众的诅咒……?#20882;桑?#25105;答应了。”
              
                  如果梅尔克主教只是吹嘘他们几个教士的力量有着多么强大,铁勒堡子爵一定嗤之以鼻,但面对诅咒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他不由还是?#34892;?#24515;虚。
              
                  “加快速度,不要让那群异教徒跑了!”
              
                  几名穿着铁罐头一般的盔甲,骑着大马的骑士纷纷呼啸。
              
                  “不用着急!”
              
                  梅尔克主教却是诡异地笑了笑:“那样一艘大船,要开动起来,可不是一时半会的事……并且,他们还有很多水手,早已厌倦了船?#20185;?#27963;,在陆地上流连忘?#30340;兀 ?br />  
                  看得出来,他对于这些陌生人所做的准备还是非常充分的。
              
                  ……
              
                  “船主大人,怎么办?”
              
                  大队人马被发现,引起巨大的骚动,宝船上的水手都用担忧的表情注视着张帆。
              
                  “我下去交涉,你们先做开船的准备!”
              
                  张帆咬了咬牙齿。
              
                  现在的宝船,就是他最大的后路,只要能开动起来,立即就可以远走高飞,因此心里倒也有着一点底气。
              
                  他点了几个人,与术师一起,来到渔村中,看着大路上掀起的?#39029;尽?br />  
                  一群黑影渐渐浮现,当先就是五名甲胄齐全的骑士,后面则是一?#29992;?#20853;,队长以上都穿着皮甲,手上拿着武器,虽然很?#34892;?#20044;合之众的味道,但渔民们已经害怕地躲回家里,并关死了房门。
              
                  “不知道诸位到来,有何贵干?”
              
                  张帆瞥了眼旁边的术师,对方立即将一个‘通晓语言’的法术加持在他身上。
              
                  原本这个术法还有永久性作用的,奈?#25105;?#24352;帆的身份地位,根本请不起这样的大术师,随船法师只能鼓捣出这个临时版本,效力只有十几个时辰,不过也足够使用就是了。
              
                  “异乡人!我是本地领主,铁勒堡子爵!”
              
                  两排骑士与士兵分开,?#24187;?#36286;高气昂的年青贵族走了出来,他穿着绸缎做的长袍,皮肤因为长久没有接触阳光而显得?#34892;?#30149;态的苍白,双眼中带着血丝,还有黑眼圈与眼袋,不知道多久没休息好了。
              
                  “你们不宣而入,侵犯了我的领地,并且违法进行商业活动,还没有缴纳赋税!”
              
                  只是纵然看起来很?#31169;鄭?#38081;勒堡子爵还是得意洋洋地宣布了张帆等人的罪名:“现在,你们需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等一等,这位尊敬的子爵大人!”
              
                  张帆立即摇了摇手:“我等只是被一场风暴无意中刮到这里,因为船只需要急修,才不得不借贵地停泊,我们愿意为此支付租金!”
              
                  ?#30333;?#37329;?”
              
                  铁勒堡子爵舔了舔嘴唇,仿佛已经看到了那些?#30629;?#28548;的小可爱在向自己招手。
              
                  只是张帆并不知晓,自己的屈服,却被对方看作了软弱的表现。
              
                  毕竟,相比于一点微不足道的赔偿,自然还是整条船与货物更有价?#25285;?#29978;至如果不是梅尔克主教一力坚持审判异端,铁勒堡子爵连将这帮水手卖为奴隶的心思都有了。
              
                  掌握一技之长的奴隶,在市场上还是能卖出一个好价钱的,更不用说还有发色与瞳孔这个绝佳的噱头,想必有的是猎奇的奴隶主需要他们。
              
                  “很好,港口的事情可以放下,但你们在我的领地上进行交易,却没有支付赋税,已经违反了我领地的法令!”
              
                  铁勒堡子爵嘴角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按照我制定的法令,所有违规的财物,都必须要没收,当然,也包括那条船!”
              
                  ?#23736;?#25163;!”
              
                  他一挥手,诸多狞笑着的士兵与骑士就围了?#20384;礎?br />  
                  “我就知道,番邦蛮夷,果然狼子野心!”
              
                  张帆叹息一声,从腰带上抽出一柄卷尺般的软剑:?#23736;?#25163;吧!”
              
                  “天地风云,听我号令,疾!”
              
                  早有准备的术师一掐诀,一蓬白色的云雾就在人群中炸开。
              
                  虽?#24187;?#26377;多少杀伤力,但?#20174;行?#22320;阻隔了士兵们的视线。
              
                  嗖!
              
                  就在这混乱的一?#24067;洌?#24352;帆整个人仿佛?#21592;?#19968;样扑了出去,目标赫然是得意表情还残留在脸上的铁勒堡子爵。
              
                  咻咻!
              
                  软剑在他手上,一下挺得笔直,散发出青蒙蒙的光晕,宛如一泉清水一般,又带着难以言喻的锋锐,几个士兵眉心与咽喉浮现出一道红线,就这么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作为一船之主,远洋的海上冒险家,张帆自然不是普通人,甚?#20102;?#36825;一手柳絮如风剑法,还是付出大笔金铢钱,在扶风郡最大的剑道学宫中习得的。
              
                  “?#35753; ?br />  
                  相比之下,铁勒堡子爵却将他父辈的勇武丢到了不知道哪个角落,被吓得直接从马上滚下来,狼狈到了极点。
              
                  ?#21543;保 ?br />  
                  倒是他的几个骑士封臣,此时纷?#30528;?#21742;,斗气爆发,仿佛黑熊般扑了过来。
              
                  “好力气,?#19978;?#22826;过蛮干!”
              
                  张帆嗤笑一声,身形灵活得如同影子一般,在与?#24187;?#39569;士?#36130;?#19968;记之后,立即转身,软剑仿佛有着自己的生命一样,从骑士铠甲的缝隙中刺了进去。
              
                  噗!
              
                  鲜血飞溅,?#24187;?#39569;士软软倒下,而张帆则是上前,抓着铁勒堡子爵的衣领:“都不要过来!”
              
                  “放箭!”
              
                  谁知道这时候,一直待在旁边,仿佛人畜无害的梅尔克主教大喊一声:“净化!”
              
                  几名牧师手上都放出光华,半空中的云雾飞快散去,术师口鼻溢血,倒退几步:“大人快退,我的法术被打断了!”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五子棋先手必胜开局图 香港赛马会一肖中特料一己公开 黑龙江时时彩历史号码 湖北快3专用走势图 福建十一选五前三 小时候玩电子游戏机 黑龙江p62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一肖中特彩图 ok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 六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哪里可以买幸运赛车 可以玩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 贵州快3连线走势图今天 辽宁十一选五推荐 qq游戏有梭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