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笔趣馆 > 主神崛起 > 第八百四十八章 闭门

            第八百四十八章 闭门

            坤元三年。
              
              泽州夷人?#20102;?#30058;王起兵为乱,大武朝派林飞冲率兵讨伐。
              
              林飞冲初至泽州,当即征发民夫,收编地方厢兵,并且屡次出战,均颇有斩获,官军?#31185;?#20026;之大振。
              
              七月,与?#20102;?#32852;军大战,阵斩数千,缴获无数,并?#39029;?#32988;收复数县,兵锋攻入新风郡之?#23567;?br />  
              消息传至,朝廷上下,顿时为之欢呼雀跃。
              
              景阳城,太子府。
              
              “殿下大喜,林将军又得一城,想必定能在今年内平乱!”
              
              几名文武谄媚地奉承着。
              
              “嗯……”
              
              武定坐在主位上,手里拿着战报,却是陷入了沉吟:“林飞冲的能力,孤自然相信,只是害怕他迫于压力,太过冒进……”
              
              到了他这个地步,自然知晓平时的才能,与战时能发挥的才能,完全是两码事。
              
              纵然林飞冲在府上夸夸其谈,但放出去?#38381;?#26159;否能打能战,还是未知之数,幸好,此人用行动表明,还是值得自己信任与投资的。
              
              只是希望他不要因为自己,压力过大,而勉强出击,那便应该大局无碍如果没有其它势力继续插手的话!
              
              武定想到这里,脸上就浮现出一层阴霾。
              
              张翰林很是得力,奉命调查之后,很快就将礼部侍郎吴越的底细翻了个底朝天,给他的感觉就是一个略微?#20102;?#20070;的官员,没有任?#25105;?#24120;,甚至还?#34892;?#20542;向于太子,明显是一个潜在的太子党。
              
              越是如此,武定却越是心惊胆颤,因为这一切的一切,都说明有着一股可怕而善于匿藏的势力,在暗中针对自己。
              
              “呼……”
              
              武定长出口气:“又不知是何等凶徒,竟敢如此,?#38381;?#19981;怕被夷灭九族么?”
              
              对于坊间的一些事情,他可是无比清楚。
              
              由于?#21592;?#38480;制,纵然在刀斧逼迫之下,那些士绅面前承认了武雉这位圣人陛下,但终究心不甘情不?#28014;?br />  
              在他们理想中,治国之君必然要一位男子,纵然只是摆设!否则须眉男儿的面子过不去。
              
              因此,很多力量都希望将武定顶上去,甚至以?#39029;甲在肌?br />  
              奈何这样的?#39029;迹?#22312;他看来,却完全就是帮倒忙的。
              
              不过,这次出现的势力,却又明显不是这么简单,而是真的意图对自己不利!
              
              武定步入庭园,看了看?#34892;?#40657;压压的天空,蓦然心里一沉,多了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殿下!”
              
              “殿下!”
              
              步履声响起,带着匆匆的呼喊。
              
              武定只感觉胸口沉闷欲堵,眼角恍惚间,就看见张翰林疾步而来的身影:“道法传讯,千里加急!”
              
              他来到武定面前,深行一礼,语速飞快:“破虏将军林飞冲轻敌冒进,被?#20102;?#24043;骨毒引入瘴林伏击,当场阵亡,大军?#37070;?#26080;算!”
              
              “什么?”
              
              武定心里一惊,握着玉如意的略微一抖:“竟然如此?”
              
              林飞冲的才能他素来知晓,必不可能是贪功冒进,这其中绝对有着暗手。
              
              但无论如何,损兵折将,大损朝廷颜面,却是事实,纵然能活着回来,下场也好不到哪去。
              
              “不仅如此!”
              
              张翰林深吸口气:“坊间还有传言兴起,说圣人欲改国号为‘坤’!日后以阴主德,当代代传位于女,以女子临朝!”
              
              “这什么?#21482;埃?#24320;什么玩笑!”
              
              武定嗤之?#21592;牵?#33080;色却又白了一白。
              
              “空穴来风,未必无因,更何况圣人近几日的确预备更改国号,这与流言一?#24076;?#39039;时容易令愚夫愚妇产生联想,那些?#22312;?#20026;太子党之人,?#19981;崠来?#27442;动啊!”
              
              “这……”
              
              到了此时,纵然武定,也?#34892;?#22833;神:“你以为,应当如何?”
              
              “以小臣之见……”
              
              张翰林刚刚想说几个以不变应万变的老成谋国之策,心里却又是一抖,毕竟这可是太子啊!若再进一步,就是人君!
              
              拥立之功,谁不想要?并且此时的太?#28216;?#35770;才智谋略,还是党羽器量,都有着向那宝座发起冲击的资格!
              
              只是他到底有根基了,咽了口口水,强行将这些心思压下,正要开口,突然门外?#24187;?#20365;卫就匆匆跑来:“有旨意!”
              
              “传圣人口谕!”
              
              这侍卫还未站稳,外面一群太监就涌了进来,一个尖利的声音响起:“太子识人?#24187;鰨?#20196;朝廷损兵折将,命闭门思过反省,钦此!”
              
              “儿臣……”
              
              武定一个激灵,右手的玉如意终于摔在地上,啪得一下四?#27835;?#35010;。
              
              纵然他天?#24066;?#27985;,后天又有着大运,但在皇权加霸权面前,还是不堪一击。
              
              这旨意一下,周围太子府的侍卫太监都簌簌发抖,张翰林更是额头冷?#24618;?#27969;,有?#27966;?#38632;欲来风满楼之?#23567;?br />  
              ……
              
              “太子被勒令闭门思过?”
              
              丞相府内,一株碧玉般翠绿的树下,曾玉一手持黑,一手持白,正在左右对弈,听到这个,立即惊讶地顿了一顿。
              
              “是的,老爷,坊间都传遍了,说当今圣人有意改天换日,以后以坤为号,阴德主朝呢!”
              
              老管家吐了吐?#21988;貳?br />  
              “胡闹!”
              
              曾玉原本温润不变的脸上终于起了波澜:“纵然圣人有意更改国号,与太子又有何关系?如此牵强附会!还有,太子府的消息,为?#20301;?#20256;得这样快?你速速下去,告诉我府上的人,若再乱?#37070;嗤?#26681;子,当心你们的脑袋!”
              
              说这话时,曾玉眼睛微微眯起,带?#27966;?#27668;。
              
              老管家一个激灵,顿时知道这事?#29616;兀?#32769;爷可真?#19988;?#26432;人的,当即化为了点头虫:?#30333;?#21629;!老爷,老奴这就下去!”
              
              “唉……”
              
              等到战战兢兢的老管家离开之后,曾玉放下棋子,又是蓦然一叹。
              
              作为武雉后来最重要的?#31508;浚?#20182;对于这位主公的性格可谓了解非常,刚毅果决,明断过人,但自?#28216;?#20844;子走后,却是越发深沉难测起来。
              
              此次攻击太子之事,刻意痕迹太过浓重,圣人却如此做法,任凭这些贼人掀风搅雨,实在令人不安。
              
              “莫非……圣人有意放长线,钓大鱼?”
              
              曾玉突然间一个激灵,望着皇城方向,登时感觉到一股深?#26519;?#26497;,直入骨髓的寒意。
              
              “若是如此,我也不宜参与太多……”
              
              历朝历代,能善始善终的开国丞相,又有几个?
              
              一想到这个,曾玉顿?#31508;?#20040;雄心?#25345;?#37117;没有了,?#24613;?#31435;即闭门谢客,静观事态发展。
              
              “以圣人的心思,这些跳梁小丑,纵然蹦达得再欢实,又有何用?”
              
              ……
              
              “好!西南之事,想不到清灵门竟然能做到如此程度!”
              
              还是上次的密室,几个道人汇聚一起,脸上都带着喜色:“如今女帝已经?#20826;?#22826;子,责令闭门思过,这就是圣眷已衰了。”
              
              “错了!”
              
              ?#21592;咭幻?#36947;人却?#19988;?#22836;,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女帝说一?#27426;头?#20998;明,这次太子有错,却只是小错,闭门思过,罚了也就没事了!相反,一直憋着不说,才是恐怖!并且……这闭门谢客,也未尝没有保护之意!”
              
              这话也有道理,众?#35828;?#26102;面面相觑:“?#19988;?#36947;兄之见,该当如何?”
              
              “诸位都是高才,我的一点浅薄之见,又算得了什么?”
              
              道人先谦逊了句,面色复又转为凝重:“离间天家骨肉,我?#20154;?#20570;的,乃是世间一等一行险之事,稍不注意就要身死族灭,因此必须考虑万全!”
              
              “这其一,纵然女帝心思如何我们不解,但不妨碍我们继续散播流言,太子失宠,甚至要被?#24076;?#21153;必让群情汹汹,激起反抗。”
              
              “其二,还有一股力量,必须借助起来。那就是武家!”
              
              “武家?”
              
              几名道人面色怔怔,若有所悟。
              
              “没错,武雉乃武家之人,今日得了天下,你想原本那些亲眷会有何想法?更何况,这太子虽然姓武,但实际上,却终究非是武家之人,?#22303;?#27494;雉本人,也是嫁出的女儿泼出的水,让整个天下十九州变成别人?#19968;?#19994;,你说武家之人如?#25991;?#24525;?”
              
              “这……倒是个妙计!至不济?#37096;?#35753;朝廷内乱!只是……女帝夫婿,不就是那位道门无名仙尊么?”
              
              ?#24187;?#36947;人迟疑说着:“我等如此做,那位仙尊?#23835;?#20309;反应,可实在不好说的。”
              
              “嘿嘿……到了如今这个地步,还有这些顾虑么?”
              
              献策?#20934;?#30340;道人直接冷笑:“再说,虽然我等都知晓,女帝背后,靠着一位天仙,起家之时,颇多依助,甚至现在仍然伉俪情深,在金銮殿上都设着空椅,足见一斑。只是这位吴明天仙,已经多年未现,?#22303;?#20960;位仙尊都找不到,或许早就?#24179;?#32780;去或者陨落了……否则,有着一尊天仙?#21448;行?#35843;,我等与新朝关系,也未必?#23835;?#27492;僵,弄到这个地步!”
              
              这?#20843;?#20102;,几个道人都是沉默。
              
              纵然已经做下如此多事情,对于能否颠覆大武朝,他们?#36291;?#27809;有多少底气。
              
              奈何武雉上台之后,对于道门与其它教派多有打压,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若女帝?#25954;?#31036;敬道门,就好比对大周对玉清道脉一样,广开道院,扶持道学,那纵然之前有天大仇怨,也不是不可商量。
              
              只?#19978;В?#29616;在再说这些,已经没有丝毫作用了。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code id="fbir7"></code>

                          <big id="fbir7"></big>
                            <big id="fbir7"></big>

                              <thead id="fbir7"><sup id="fbir7"></sup></thead>

                                福彩3d带连线走势图 福建快三走势图结果 2019年法甲赛程 七乐彩走势图200 北京赛车pk1o平台 山东11选5任务最大遗漏 北单比分直播大彩 欢乐斗地主头像 全天计划pk10下载 18选7开奖结果今天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 保山排列5中奖彩票 25选5基本走势图 `足球比分 安徽时时彩遗漏